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休整是學生自主的重要一步

2016/4/30 — 21:51

4月28日,屯門官立中學試辦休整日

4月28日,屯門官立中學試辦休整日

【文:戚本盛 @進步教師同盟】

學校休整日竟然在一間官立中學優先實踐,雖說只是先導計劃,仍然應予肯定和敬禮。不過,不必只看到個別校長和教師的努力,追求自主,追求反思,可以「思想自覺」(MINDFUL)來貫串的教育改進運動,其實為「休整」這種「無用之用」的探索,提供了落實的土壤。

「元認知」是2000年教育改革特別標榜的重點,其理念不難明瞭,但在學校教育實踐起來卻殊不容易,雖然如此,重視學習技巧或思維策略的種種嘗試,其實早為後來的自主學習和思想自覺播下種子。「自主學習」在香港被認為是近年的又一改革風潮,學校情境裡的自主能否真正自主、學習是否必然自主以致自主學習成為同義反覆,都是學習原理以及教育哲學上值得反覆思考的話題。若理解自主學習為某些學習模式,則強調內在動機、自制力和專注力的學習,的確在不同程度上指向思想的自覺。

廣告

針對教師的「反思式教學」或「教師作為反思實踐者」給提出來少說也逾廿年,但有沒有空間實踐,則難以一概而論,至於學生,自主學習也很強調「反思」,可惜現實是,應用於學習上的反思,要求學生作後設的檢視、分析甚或判別自己的學習,到底是一種高階思維,若沒有足夠的學習或指引,例如邀請「諍友」(Critical Friend),回顧自己的能力已經欠奉,更遑論公正評判自己的不足。無論FaceBook上的「圍爐取暖」現象或不少組織受Group Think主宰而不自知,都可見反思並不容易。

當然,反思若過了頭,變成共產黨鬥爭的自我檢討,又是自延安整風以來使人聞風喪膽的利器,於是,在兩極之間要有良好定位,既不停在浮光掠影的感受層次,又不怕被利用為踰越私隱界線的思想暴力,必須在循序漸進培育完整的、獨立的人格的同時,養成回溯自己意識或思想的慣性和能力,這便是「思想自覺」的力量所在,也是在迷失於繁忙生活壓力下尋回自我的能耐。

廣告

香港多年來已慢慢演變成一個超級功利主義的社會,成本效益、效率或效能以至性價比之類,早已無條件在生活中生根、滋長,不過,晚近不少在社會打滾多年的中年人士毅然離休反思人生意義,據悉好些大學的公共歷史和哲學的長短期課程學額需求甚殷,足證中環價值和人文精神的拉鋸已有了新的形勢。人文精神的起點,其實便是對一個人(A Person)、對個人(An Individual)的肯定,沒有「思想自覺」的話,這種肯定便無從談起,由此可見,今天屯門官立中學騰出半天讓學生反思,讓學生思想自覺,正是人文復興的一小步。

休整也好,退修也好,retreat是高階思維,紋理豐富。思維要形成習慣,形成價值觀,甚至形成品格,當然不能求諸半天的活動,屯門官中校長和教師嘗試的勇氣,以及學會學習2.0以來的氛圍,都為思想自覺運動奠下良好基礎。又或者說,教育局近年投放資源於自主學習,思想自覺必然是重要的一著,於此,休整的意義已不只是整頓行裝,不只是給沒有方向、只有重量的生活提供一個止息和反思的機會,更實在是學習和人生的指南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