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但,其實真的懂得我嗎?

2015/8/5 — 13:12

「事實上,這十年是有OT過,努力工作的,也很感激你chur爆我十年仍不休,但其實我愛過個project嗎似乎沒有。」(《羅生門》MV截圖 )

「事實上,這十年是有OT過,努力工作的,也很感激你chur爆我十年仍不休,但其實我愛過個project嗎似乎沒有。」(《羅生門》MV截圖 )

【文:Bianca M】

羅生門,其實只是一個「一廂情願」的小故事而已。

男孩與女神分開了,強迫自己耿耿於懷六百週,「優化」每一段失敗的戀情,試圖把自己包裝成為一位用情至專的「至尊寶」。差一點還沒有邀請盧冠廷出場獻唱一首「一生所愛」作陪襯,但也足夠令全城曾經或以為自己是主角的男(女)士們,為心中存在着的那位謝安琪點起一根煙,輕輕慨嘆。

廣告

夢醒了嗎?原來現實中的謝安琪也不好意思要說一聲「Arigato」,隱晦的回敬男孩一句「是誤會了吧」。女神當然有真心感激過那十年的念念不忘(well,不是每人也有資格成為葉問念念不忘的宮二先生的),但對於那十年每夜遊蕩的纏綿黑影,到現在還以為自己是哈囉mimi super fans的那個 EX,還是不禁打了一個冷顫,緩緩的吐出一句「Don’t be silly」。說穿了,只是一個「一廂情願」的小故事。

正當大家有如考古學者上身,對黃偉文的歌詞鉅細無遺的研究一遍,試圖在這故事上找出半點自己的影子時,有否想過你和你老細的關係也是如此的「一廂情願」呢?

廣告

當然,你好清楚自己是謝安琪吧。

事實上,這十年是有OT過,努力工作的,也很感激你「chur爆」我十年仍不休,但其實我愛過個project嗎似乎沒有。CPA / CFA 的 mock paper經常陪伴左右,但我有如漫畫般喜愛嗎誤會了吧?所以那朝九晚十二的動人時光,真的不用常回看。畢竟我已經不是當天你那條team的小A仔,或許走去pantry路上重遇時會笑笑問你近況,但你每晚send出的email /whatsapp卻無謂看。

不要誤會,我個人真心強烈的認為有一個覺得你chur-able的老細是一種榮幸,但不代表我願意被誤會成為一位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workaholic。同樣地,我更加不願被「一廂情願」的傳統社會認為,為自己發聲便等於無理抗爭的暴徒。

的而且確,傳統社會一直標榜青年人為未來的棟樑 ,窮盡一身武功去宣傳彼此和諧協作,推動社會的重要性。但其實,他們有否真的懂得我們呢?大學生們溫和表達自己的意見時沒人理,只是稍有行動便給標籤為給政黨操控的「小混蛋」; 當日反水貨客示威告訴你各種的滋擾不行,給拉扯跌倒後卻遭指控為「以胸襲警」, 如此我寫出來也覺得羞恥的罪名, 去杜撰襲警指控; 甚至從朱經緯事件中一廂情願的以為在街上經過的也是暴民,不得不以「延伸手臂」去制止人們。

我同意暴力行為並不值得人鼓勵,我也認為當中有一小撮人士確實為亂而亂,製造機會讓社會指摘發聲的一群。但現實社會有否停下來,細心的聽一聽,了解我們反抗的背後意思?就是那想念太猖狂,一廂情願的以為我們是任人擺佈的小孩子,所以清早與夜來亦望望,唯恐我們在社交媒體上胡亂相信或表達,便使用一切奇怪手段去慫恿大眾,掩蓋我們關心社會的熱誠。但其實只要用心了解我們的出發點,不要盲目的重翻舊案,便可以知道我們為進步的誠意,彼此嘗試尋求溫和的解決方法 。

至少不用再一個去冰島,一個留在褔島,以後原地踏步。

 

原題為〈但其實真懂得我嗎?〉,進步會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