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志平涉貪案】塞內加爾前外長作證:何志平求見乍得總統 送 200 萬美金企圖賄賂

2018/11/28 — 13:47

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涉賄賂案,進入第二日聆訊。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Cheikh Gadio)以控方污點證人身份出庭作證。他指自己在2014年經朋友認識何志平,何當時已要求認識乍得總統德比,加廸奧為二人穿針引綫,並在當年年底見面。何志平當時送一個禮物盒給德比,事後才知道內裡有 200 萬元美金,直指此舉是企圖賄賂(bribery attempt)。

加迪奧是案中第三名證人,他與何志平同期被捕,但和美國司法部達成「不起訴協議」(Non-Prosecution Agreement),變成控方污點證人換取當局撤銷他所有控罪。他指自己在 2014 年 9 月經一個共同朋友認識何志平,二人在紐約見面,何志平當場向他表示希望認識乍得總統德比(Idriss Déby Itno),他於是介紹二人認識。

乍得受國內多個恐怖組織困援擾

廣告

到12月,何志平帶領華信能源人員到訪乍得和德比會面,何志平送一個禮物盒給德比,控方指內裡藏有 200 萬美元現金。加迪奧當時亦在場,他在法庭上承認無親眼看見盒內有現金,但事後知道仍感到震驚,並認為此舉只能是企圖賄賂。

控方檢察官 Douglas Zolkind 問加迪奧,為何覺得事件涉及賄賂仍繼續協助何志平,他解釋指自己在整件事付出很多努力,希望可得到回報,Zolkind 問他是否獲到回報,加迪奧承認收取 40 萬美元。加迪奧在庭上亦透露,乍得對非洲是一個非常有象徵意義的國家,乍得先後對抗伊斯蘭國、阿爾蓋達、以及困擾尼利亞的博科聖地,令到乍得陷入困局,國家經濟衰退而且沒有資源,廸加奧相信促成乍得與華信的合作是非常重要。

廣告

控方亦詢問加迪奧的私人顧問公司「Sarata Holding」性質,加迪奧指公司屬牟利,與他的兒子及一個曾任大使的外交官共同營運,公司目標是「協助非洲與世界聯繫」。加迪奧明日將繼續作供。

塞國外長當華信顧問三年

而在早上,控方傳召第一名證人,聯合國大會前主席、塞爾維亞前外長 Vuk Jeremić 作供。由於中華能源基金會當時是聯合國的特別諮詢組織,而何志平是基金會秘書長,二人在 2012年一個文化活動中首度見面。雙方認識後關係密切,Jeremić 在擔任聯大主席期間,三度應何志平邀請訪問中國。其中一次是出席海南博鰲論壇,他在開幕時致辭,國家主席習近平以東道主身份主持會議;另一次是何志平邀請他到上海一間私人會所見面,以歡送他離任聯大主席,這次他和首次和華信能源主席葉簡明見面。

Jeremić 作供時亦披露,即使擔任聯大主席,他有為何志平及華信「拉生意」,包括應何志平要求,介紹何志平認識墨西哥能源公司 Pemex 的主席。Jeremić 離任後,他擔任華信顧問最少 3 年,每年薪金高達 33.3萬美元,需要向何志平匯報工作。他作供時表示,他負責聯繫何志平與數個國家的高層官員,並為華信打開外交之門,以拓展全球事業。事實上 Jeremić 多番為何志平穿針引綫,介紹他認識多國元首,包括南非前總統祖馬、土耳其前總統居爾,以及也曾任聯合國大會主席的烏干達外長庫泰薩(Sam Kutesa)。

而加廸奧亦是經 Jeremić 認識何志平。時為 2014 年 9 月,何志平電郵他,希望和乍得總統見面。他回覆指自己不認識乍得總統,後來找到認識乍得總統的加廸奧,再把他介紹給何志平。

現時在塞爾維亞領導反對黨的 Jeremić 表示,他因牽涉入何志平案而在祖國備受「誹謗」,「這被描繪成好像我在接受審判。」他說,「為保塞爾維亞的清白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對於何志平的為人, Jeremić 在法院外表示「我從未目睹過他在我生命中說過任何不當行為。」

烏干達之行新聞稿無提捐款

控方亦曾傳召「中華能源基金會美國」(CEFC USA)前職員朱為文(David Wen Riccardi-Zhu),他在 2014 年至 2017 期間受僱於基金會,工作由何志平安排,包括寫專欄及新聞稿。他又指自己主要以電郵和何志平聯絡,例如寫完新聞稿,都要交給何志平過目才發放。

對於控罪中指基金會曾向烏干達外長庫泰薩匯款 50 萬美元,但何志平辯解是「捐款」。朱為文作供時表明不知道基金會曾向烏干達捐款;控方其後向向朱為文展示兩份基金會的新聞稿,其中一份是由朱為文所寫,提及基金會向聯合國捐出 100 萬美元,作為推動再生能源項目的獎金;另一份則是基金會成員訪問烏干達的情況,這份新聞稿不是朱為文撰寫,控方向他提及文中沒有提及任何捐款,檢控官再問他如果有慈善事業是否一定在新聞稿裡提及,朱為文同意。

相關報道

蘋果日報 / Chron.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