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謂批判性思考?兼論通識教育培養思考的範圍與限制

2019/7/11 — 11:03

不期然於《立場新聞》看到關於羅范淑芬的報導,她認為「通識教育有助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或明辨是非」。我心中不禁懷疑︰這些官員到底是否理解何謂「批判」?若非,則所謂培養學生云云只是空洞之詞,所謂通識教育難免培養出相對主義頭腦,而埋沒真理。本文期望指出何謂「批判性思考」,並依此討論通識教育對把握真理的可能範圍和限制所在。此豈非亦是「批判性思考」的表現乎?

何謂「批判性思考」?

依本人的理解,「批判性思考」乃指「以思想為對象的思考」,亦即揭露某一具體思想所以成立的根本原則或基礎,以至通過此基礎與基礎之間的比較來獲得真理。與「批判性思考」異層的思考,亦是我所見及之現實上通識教育正在培養的思考,是(我稱為)「一般性思考」。例如當討論「選舉有何優點?」一問題時,我們或會提出「增加掌權者的認受性」、「長遠減低市民的怨氣」、「促進社會和諧,經濟發展」等等。此一系列的答案,並不屬於批判性思考,而僅僅屬於「一般性思考」。所謂「一般性思考」,即將某一事件所可能引生的利害一一列出,並依此作出衡量,而形成個人主觀的觀點。所謂「主觀的觀點」,即該觀點僅僅對該特殊的個人有效,因為每人可各自按照其特殊的偏好、個人的利益衝突或可能後果的無窮推論,而給出無數個立場相反的觀點,甚至視某一利為害或某一害為利。於是,該事件是正確還是錯誤,應該或不應該實現的,皆無從決定的,因為此中缺乏決定該事件為正確或錯誤的客觀基礎。正如人們可反駁,若通過選舉將選舉權交還予全社會,此舉或會增加支持不同候選人的市民之間的衝突,反而損害社會和諧云云。於此,選舉既可引致社會和諧,亦可導致社會撕裂,故兩個觀點皆不足以肯定或否定選舉的根本價值,而選舉是否應該實現亦無從決定(按︰或有人云,這可取決於「量化原則」,即要求少數服從多數,但這無異於一種數字暴力,不足以決定客觀的真理)。此所以「一般性思考」只能形成主觀的觀點,而不足以決定真理。但這亦是(就本人所知)大部份通識教育的題目所要求學生作答時需要運用的思考模式。

廣告

「批判性思考」是對「一般性思考」中所提出的觀點作一反省,反省該觀點所以成立的根本原則。如上文所謂「長遠減低市民的怨氣」、「促進社會和諧,經濟發展」,這些觀點乃建基於「利害原則」。但「增加掌權者的認受性」則不必屬於「利害原則」,而可隸屬於「理性原則」。所謂「理性原則」,即「以充份實現每個人的獨立理性和人格尊嚴」(按︰深一點講,是成為具有尊嚴的、具獨立人格的、價值意義的人;淺一點講,是不淪為只關心飲食男女之事而與動物無異的生物學意義的人)作衡量。「理性原則」是涉及價值意義的事,而與一般利害無關,甚至可以違反和否定「利害原則」(按︰正如絕食抗議之為了理想的實現而承受此行動對自然生命的損害)。「增加掌權者的認受性」之所以可屬於「理性原則」,是因為通過選舉可以將選票放在社會上每一人的手中,而不限於一家或一黨,此選票即成為刺激社會上每一人自覺為一公民,關心超出其個人範圍之事而促進其理性和人格的實現。於此,「增加掌權者的認受性」一觀點即根據於「理性原則」而顯示其絕對性、獨立性、非相對性,而足以成為「選舉是應該實現的」之具普遍性的、客觀的觀點。

於上文兩段中,「批判性思考」即表現於對不同觀點所以成立之原則的反省,並在諸原則之間的比較下把握客觀的觀點。由此可見,「一般性思考」多循「利害原則」而進行,因而只能形成主觀的觀點。「批判性思考」則對「一般性思考」進行反省,並在對該觀點背後之原則的揭露下,求取客觀的觀點。

廣告

通識教育的培養範圍與限制

就本人所知,通識教育大部份的題目皆只要求學生作利害的分析,由此論證其立場。如是,則通識教育所能培養的只是「一般性思考」,即培養學生分析利害的能力,促進他們對不同事物的認識、對可能後果的推論和表達立場的論述能力,以形成主觀的觀點,但不必與「批判性思考」有關。因此,通識教育不足以傳授學生形成客觀的觀點、把握真理的能力。所謂「通識教育有助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或明辨是非」之中的「批判性」應改為「一般性」,「明辨是非」應改為「明辨利害」。這是本人為捍衛「批判」二字所獨有的意義而明確宣示,並不意在批評通識教育。

培養「一般性思考」本無問題,不論是政策的推行或個人生活上的種種決定,都需要這種能力以促進整體社會或個人的幸福的實現。但「一般性思考」容易培養出相對主義的頭腦,即認為世界上只存在對每一個人有效的、實用的觀點,一切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並不存在絕對客觀的真理。這種頭腦可以承認「成王敗寇」、「要穩定政權,當然要殺人!」、「要逼政府回應民意和刺激民眾,當然要有青年人受傷!」這類貌似合理(因為符合「利害原則」)但暗中破壞理性(違反「理性原則」)的偽真理,因為「一切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如是,「一般性思考」甚至可能暗中有利政權穩定和管治。(按︰政府官員常言通識老師要持平,提出正反兩方觀點而與學生理性討論云云,在今日的政治環境下,這種言論難免不被懷疑是以「維穩」為目的,並非真心「培養學生思考」。)

「一般性思考」往往如「師奶拗交」,列出無數的觀點(利害)後,依然得不到最後的結論。立法會上討論與種種政策或民生議題時,正是如此,因此只能訴諸於投票。所以有人云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但我們必須認清,當某一議題涉及「理性原則」,或曰涉及人的根本自由或權利時(如「反送中」等),所謂「訴諸投票」亦可於轉眼間形成制度暴力。於此,「一般性思考」雖可刺激部份人為一己的自由或權利而走上街頭抗爭,但「一般性思考」同樣可令只關心安穩生活的人繼續沉默或置之不顧。因此,單單培養「一般性思考」不足以促進香港公民社會的進步。我們更需要真正的「批判性思考」並認清「理性原則」。這亦是推動本人寫文的唯一動力。

最後,希望讀者理解「批判性思考」的真義並自我培養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