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9/7/9 - 15:55

余震宇:讀歷史捍衛真相

余震宇由創建網頁香港舊照片,到撰寫歷史叢書系列、舉辦講座,只為令香港歷史研究走入尋常家。(Fung 攝)

余震宇由創建網頁香港舊照片,到撰寫歷史叢書系列、舉辦講座,只為令香港歷史研究走入尋常家。(Fung 攝)

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
最近,我們都參與了一段重要的香港歷史。可是,來來的他們,會否看到歷史的真相呢?
香港舊照片創辦人余震宇這樣認為:「舉辦運動型的表態,譬如遊行、抗爭等,是有需要的,但文化思想的薰陶才是長遠而有力。極權國度是要消滅歷史,最好的捍衛方法就是讀歷史,因為當你知道歷史的發展,就會懂得借古鑒今,令你知道如何面對今天與將來。」

歷史具警世意味

余震宇是位中學教師。他曾經是個自我形象低,終日流連遊戲機舖的少年,後來因為沉迷《三國志》和《信長之野望》兩款戰略遊戲,對中國歷史產生興趣。歷代中,他最愛戰國時代:「那時代發生過許多大型戰爭,出了不少軍事領袖如吳起、趙括等,還有多位有名的思想家,包括孔子、孟子、荀子、莊子、老子等。」那是一個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朝代,後來幾乎是絕無僅有。「秦朝以後,中國已變成一個思想統一的國家,直到今天。」他認為歷史有警世意味,那就是前人做錯的事,今時的人該如何避免重複犯錯。

廣告

走出叛逆少年期,余震宇發奮讀書,後來考進樹仁學院(現升格為樹仁大學)中文系,其後到北京大學修讀碩士。畢業後,他曾當研究助理,負責文獻校對,悶得慌了,決定投身教職,最初是教中國歷史。「課程是把清朝到六四,壓縮成薄薄的一部近代史,只得年份、事件、地點、人物,學生難以明白箇中的曲折。」他就想到用圖片來說歷史故事:「無論是 Facebook、Instagram,還是 Snapchat,都是照片掛帥;照片本身是一個事實的反映,借一張照片來說故事,容易引起學生的興趣。」

開初,他只在網上找照片,然後教學時用上。「後來發覺已經儲了二、三千張照片,與其只放進電腦,倒不如公諸同好。」他先是建立香港舊照片網頁,後來開了 Facebook 專頁,那年是 2012 年。「反應好得出乎意料之外,後來才出現同類的專頁,希望有自己的特色,於是開始向網民徵集舊照片,自己也去拍賣網買較罕見的,逐步建立起藏相庫。」迄今,專頁已累積超過 18 萬粉絲。

他曾應出版社邀請,撰寫過 《港島海岸綫》、《九龍海岸綫》《戰後香港寫照》及《上半山、下中環》等香港歷史叢書。「手上第一批照片,大部份是 19 世紀末、20 世紀初的香港海邊。當時想到,與其逐張放到專頁,不如看看能否串連成為一個海岸,來看香港填海發展。」他說研究填海歷史,幾乎等如研究香港歷史的一大部份。

所說的研究,不是靠 Google、維基百科,而是翻閱舊報紙,隨時看幾十、幾百份,也只看到故事的一部分。不過,那是他的興趣:「因為這是業餘、是興趣,可以有心力才去做,或者放假才做,而且可以慢慢做,做到很 detail(細緻)。」2018 年初,他漸漸從看過的文獻得出一些總結,又想走多一步:「逐漸發覺中國歷史和香港歷史是無法分割的,加上香港近年發生很多問題,就想透過研究香港歷史,去看能怎樣解決這些問題。」

1930 年代,從山頂俯瞰中環(余震宇提供)

1930 年代,從山頂俯瞰中環(余震宇提供)

文化薰陶長遠而有力

這次,他不只想從舊照片懷勉香港昔日,而是整合文獻,以故事形式說說香港歷史,撰寫《壹街一個故事》,就如當年以圖片說故事引起學生的興趣般。只是,這次對象,是你與我,是大家。「米蘭昆德拉曾說:『極權的國度是要消滅你的歷史。』我想捍衛歷史最好的方法,以及令香港人懂得發聲的方法,就是讀歷史。」他認為,知道歷史發展才會懂得借古鑒今,知道如何面對今天和將來。「搞運動型的表態,例如遊行、抗爭等,是有需要的,但文化思想的薰陶才見長遠而有力。」

香港自 1841 年開埠,歷史短短百餘年,你我大概沒讀過多少段,更枉論甚麼借古鑒今。究竟,該從何讀起?余震宇就曾多次公開撰文論六七暴動:「一個盲目愛國的思想訴諸武力,今天會否重蹈覆轍?會否令香港走上一條歪路?再說,當時港英政府的處理手法是果斷的,雖然嚴厲打擊左派,但亦有網開一面的空間;那對比今天政府處理政治犯時,是否有另外的啟發?」

他也數出當年被打擊的左派人士,卻成為今天的政治領袖:「他們所做的是否對呢?當年的危害可有延至今天?」更重要是有人認為事件需要平反,似乎有人在動搖當年的真相,「研究歷史另一目的就是要捍衛真相。就如教科書談六四,只得幾行字,甚至指六四是清場而非鎮壓。」他經常舉這個例子:「香港人知道 1967 年有文革(文化大革命),但這一代的學生卻不知道有六七暴動,甚至連(香港)政府也說這事件雖然過了 50 年,但因為不夠遙遠,學生不需要讀。」

2009 年遷拆皇后碼頭,市民以行動形式保衛歷史之餘,也談保育。余震宇認為,這些周變的歷史政治變遷,倒是令香港人開始關注香港、關注香港歷史。「香港本身是個奇跡。當初英國接收香港時,是覺得沒有價值的,但只三、四十年間,已搖身變成國際都市,這個亮點已足以吸引外國人了解香港歷史。」

以史為鑑,明辨是非。

以史為鑑,明辨是非。

人人可參與歷史研究

「中國多次發生所謂的內亂,香港都成為最重要的避難之所;為甚麼當時的華人寧願來香港發展,也不寧願留在中國?那是因為想離開中國的暴政,投奔香港法治精神。」余震宇愈深入研究,就愈覺得需要更多人的參與:「現階段來說,香港人對本土歷史的認知比較低,所以先跟大家說故事,讓大家有普及的認知,然後才可以談較深一層的議題。」

當大眾都有基本認知,才可以談歷史的目的:「多了知音人,無論是執行政策,去凝聚市民,抑或動員能力也好,都可以發揮更好、更正面的作用。」長遠來說,歷史研究亦不限於大學,而是所有市民都可以參與,力量更大。

余震宇坦言,身為老師,或者未能夠這麼前線投入在許多社會運動中:「最理想是做回天職,就是用文字、用文化,去薰陶思想,那就是我想做的事。」

各司其職,余震宇就在薰陶思想上下功夫。(Fung 攝)

各司其職,余震宇就在薰陶思想上下功夫。(Fung 攝)

Facebook 專頁香港舊照片
Instagramㅤㅤoldhkphoto

Acknowledgement  
VenueSky100 Hong Kong Observation Deck

 

短片記者ㅤㅤGrace Chan 
拍攝及剪接ㅤTrevor Tse

原刊於《一點》
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