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佛教創新(一)誤會

2016/4/24 — 22:42

日本的「佛寺 cafe」最近很受談論。(圖片來源:寺カフェマガジン -teracafe- facebook)

日本的「佛寺 cafe」最近很受談論。(圖片來源:寺カフェマガジン -teracafe- facebook)

【文:AG Han】

前陣子,王維基先生在專欄提到佩服日本僧侶創新和突破傳統思維開了家“寺咖啡店”。我默默地無法同意,久久無法釋懷。然後,想到維基先生心胸豁大,我還是可以寫一寫箇中無明。

佛教的所謂創新在這十幾年間,實在層出不窮,尤其是在台灣幾個佛教山頭與它們的全球分道場的漢傳佛教,商業伎倆盡出,開餐廳端出一道道模仿葷菜的素食、不理逼遷農戶住民或違法改變土地用途大興主題公園似的佛教道場紀念館、冒結緣品之名而不斷生產售賣各式樣的所謂佛教商品、多元化累積財富,投資股票基金房地產錢滾錢等等,狡猾的利用一般中國人的不安全感、恐懼感與迷信以斂財。凡此各大佛教山頭,以創新為口號,主旨瘋狂吸納徒眾人數、功德捐款、持續自醉於被供養的權力地位物質之中。佛教山頭教主們忽略教育佛教內涵,或言行不一,理念口號多多卻完全不能躬行已說。

廣告

舉幾個簡單例子:

佛教教導天人合一,同體共生,既然物我一如,我們當愛護大自然,佛陀確是環保的先行者。

廣告

今天環保的大敵說穿了就是消費與浪費。佛教大山頭卻不斷生產不必要的大小紀念品,化名為結緣品,煞有介事的不叫買賣,卻大力邀請信徒、遊客“請”這些結緣品回家,現金、信用卡、銀行過戶付款也可以。結緣品如雕像、墨寶、稀木寶石佛珠、沈香固然有,衣服絲巾包包、文具玩具、仿樂高佛陀像積木、手機吊飾、USB、耳筒、喇叭、應節食品飾品、紅封包、燈籠等等(不)應有盡有,只要貼上佛山頭的嘜頭,或一片菩提葉,或一個卡通小沙彌就是自家結緣品。迪士尼可也靠著品牌授權才間接生產數以萬計的消費品。一個佛山頭竟隻手弄出如此消費產業,成就過度製造。莫說已經廣為建立的佛教咖啡廳,佛教“shopping centre”也成了事實。你急著讚嘆它“創意”無限時,請稍停下來,思量如斯樂此不疲推動消費與浪費破壞環境也荼毒心靈對佛教的傷害。

佛陀提倡身教眾生平等,眾生意義廣大,有情眾生、十法界在此暫且不提。但人我平等是佛教基本。佛陀突破印度嚴密種姓制度,宣揚民主、自由、平等的身體力行事跡有詳細記載。

現在的佛教山頭卻掌握了凡夫對階級地位的膜拜,極力耗盡大家的虛榮心,大搞階級與會員制。每年好幾會的龐大法會聚會中,僧侶為捐獻不同功德款額的功德主戴上不同顏色襟花彩帶以茲識別,不同襟花功德主入住不同水準的大樓房間,分別進出不同堂口禮拜,三餐在不同的包廂吃不同的菜式。就是同一殿堂裡,也分別安排有桌有座有放經書架子在佛像主法面前的寬敞位置,層層舒適度遞減至遠方門口沒有桌子也沒有拜墊在硬地上鋪一張薄薄的地毯的“苦行座”。當中在苦行座上沒有半點怨言,身心合一敬拜誦經,午齋時捧著蜂擁派發的便當也滿心法喜的信徒固然還有。但,更多的是真假富貴信徒在吃飯包廂裡跟相熟法師長老打交道,爭取一窺下回大型法會的功德項目清單,早淘一個動輒20萬港幣的好位置,搶先戴上下一回合的金色襟花!

凡此虛榮行為都是佛山頭在背後精心調度,其中有一個由長老親自策劃,核心法師執行的“功德主會”,鉅細無遺的記錄徒眾歷來的功德捐款,以配合不同的拉攏動作。定時舉辦不對外開放的功德主貴賓活動,參與長老飯局,與高層僧人(高層僧人可不是高僧喔!)遊覽外國新寺,陪伴退居僧侶遊方賞世界美景。最高層次者獲安排與神化了的佛山頭頭號人物握手、拍照,會面、吃飯等等。然後,各自再掏腰包持續功德主禮待。

佛教引入會員制度,貴賓服務也算是創新。但,同時,也引入了烏烟瘴氣的銅臭,更把貧富懸殊之苦延伸至佛門內。

一位派駐香港不久的台灣法師就曾經在大型戶外活動時施展她的突破思維。從台北當晨空運來了數千個台灣口味便當給香港維園參加活動的信徒作午餐。 一口冷飯吃得大家窩心,大媽信徒們更懾服於新住持動員台灣便當義工與航運的影響力,大家好不驕傲。

佛門有正念進食的習慣與修行。那一天,維園法師與徒眾在嘴嚼粒粒米飯時可有觀照出它底子裡的酸臭嗎?那罔顧食物安全監管的自以為是、不環保的即棄飯盒餐具、污染環境的飛行里數都是逆現代價值觀與佛教教育,這些虛榮擺架子的台灣便當何其惡臭!

于我而言,創新幾乎與佛學一樣神聖莊嚴。(改天,當再討論創新的意義)

現在,佛教山頭教主們施展的商業化、物質化、市場化、功利化恰好是創新的相反。跟著潮流俗世走實在太容易,太慵懶。承著人的劣根性發展,是自古以來,唯利是圖的商人所為,徹底的迂腐。

大概,許多人會聳聳肩拋下一句:現在是佛教末法時期,沒有辦法,正法完蛋。我可不盡認同。(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