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打風」 - 微弱北風裏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2016/7/31 — 11:03

2016年7月30日下午一時香港境內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2016年7月30日下午一時香港境內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7月30日下午一時左右,大埔、青衣有雷暴,甚至有落雹報告,當時天文台的雷達圖像顯示香港大部份地區沒有降雨,是一次局部地區性雷暴。

想明白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現象,要從「作打風」講起。菲律賓東面的太平洋海面形成了一個熱帶氣旋,雖然距離香港甚遠,但是與熱帶氣旋相關的氣流背景,為珠三角地區包括香港帶來偏西的北風,凌晨五時香港境內的風向反映了這個情況,不過風力微弱。

2016年7月30日上午五時香港境內大致吹微弱西北風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2016年7月30日上午五時香港境內大致吹微弱西北風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廣告

通常「作打風」天氣晴朗,今天不例外,早上太陽猛烈,新界大片土地曬得非常熱,多處地方的最高氣溫都超過35度,包括打鼓嶺、上水、石崗、沙田、西貢等,正如普通常識所說,熱空氣較輕會上升,周圍海面較涼但是同時較潮濕的空氣會向新界內陸滙聚,到了下午一時,香港境內的風變成另外一個模樣。

廣告

2016年7月30日下午一時香港境內出現海風輻合線(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2016年7月30日下午一時香港境內出現海風輻合線(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新界東部的海風來自東南方海面(大鵬灣),在鄰近東鐵沿線的地方與來自西面的背景西風碰撞,形成一條「輻合線」line of convergence,這裏潮濕的空氣入地無門,惟有上升,水氣在上空冷卻凝結成水點,在強大熱力推動下形成積雨雲,上到高空的水點更凍結成冰,最終行雷、閃電和落下冰雹。隨着海風的到達和大雨的降臨,氣溫快速下降,由上水到沙田各站跌幅達10度,應驗了傳統智慧所說的「物極必反」,又或者像香港俗語「頂住道氣谷到爆」,實在太熱時自有機制「爆炸」,洩洩氣和降降溫,讓世間恢復調和。

其實今天深圳也「谷到爆」,不過因為地理環境不同,它境內的氣流輻合線分成兩部份,東半部的海洋氣流來自大鵬灣,輻合線呈東北-西南走向,西半部的海洋氣流來自珠江口,輻合線呈西北-東南走向,而兩部份連的地方靠近沙頭角,正好跟香港境內的輻合線交叉。

2016年7月30日下午一時深圳境內海風與北風對峙 (底圖鳴謝:深圳氣象局)

2016年7月30日下午一時深圳境內海風與北風對峙 (底圖鳴謝:深圳氣象局)

約一小時後深圳最大雨時的降雨分佈,基本上跟海風與北風相遇的輻合線位置吻合,反映了海風這種「中尺度環流」格局,在今天的天氣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2016年7月30日下午1時42分深和香港兩地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2016年7月30日下午1時42分深和香港兩地的局部地區性雷暴
(底圖鳴謝:香港天文台)

同樣是華南地方,同樣在「作打風」,同樣是海風,同樣受物理定律控制,但是香港和深圳的天氣分佈卻大有不同,所以做事不能「一部通書睇到老」,必須因應具體的天時地利而作出匹配的應對,天氣是這樣,人間世事也一樣。

連結:草雲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