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父親,我更沒有退路

2019/9/30 — 12:25

929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929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除非我的孩子性格不像我,否則幾年以後,站在前線捱警棍的便會是她們或她們的朋友。幾年而已,轉眼便到。

每次想起五年前的 9.28,我總會記起當年一個 19 歲的少女。她是我教會中的一個後輩,我第一次留意到她是在講壇上分享宣教的經驗,那時她才中三,說話卻像個成人,追求理想的態度應受了信仰的影響吧。

9.27 那天她在煲底過夜。我出於擔心,也有點接受不了自己身為叔叔卻只懂躲在屏幕後,翌日一早便出去找她。於是我第一次見證「前線」抗爭究竟是怎麼回事,兵慌馬亂,感覺震憾。

廣告

誰又會想到這種場面在五年後的香港已經成為日常?

光陰似箭,那位少女今天應已完成學業了吧?但香港之路沒有在雨傘運動後撥亂反正,在這五年間,急速腐敗。從今天起算五年後,我的孩子 17 歲。若今天香港的大手術不成功,五年後走上街頭的,便可能是我的孩子。若不想看見她 full-gear 的模樣,今天我便得武裝起來奮鬥。

廣告

「今天的青年,為香港付出,問題還未了。若干年之後,走上街頭的是你下一代。」(Benson Tsang 攝,獲授權使用)

「今天的青年,為香港付出,問題還未了。若干年之後,走上街頭的是你下一代。」(Benson Tsang 攝,獲授權使用)

做順民,還是移民?

我不是沒有退路。最少有兩條:做順民,或者移民。

可是除非我的孩子長得不像我,否則她沒可能接受向指鹿為馬的當權者陪笑。如果我勸她忍氣吞聲,恐怕會被她鄙視。而偏偏這孩子的性格各方面都跟我一模一樣,尤其是我行我素和倔強這兩點。所以,做順民,似乎不太行。

那麼移民呢?其實我也萬般不捨。昨天孩子學校去了一個營地活動,我年輕時也有去過,跟她說起了當年一些點滴;大埔、上水、沙田、各處我成長中遊蕩過的地方,她也會有機會造訪;昨午我出席了另一個女孩的婚禮,我認識此女孩時她還是中學生,而現在我母會的禮堂中成婚,主禮者更是當年為我主禮的牧師。我太太比我交遊廣濶得多,要她把生在香港的根拔起,肯定更痛不欲生。

生於斯,長於斯。我也希望孩子能跟我分享這一切。

想孩子真的有選擇

但我永遠無法預計,也許孩子想做一名敢言的記者,一位伸張公義的律師,一位不貪污的商人⋯⋯ 所以我便要再反思為何要移民,因為我想孩子真的有選擇。

時代的記錄 – 鏗鏘說

時代的記錄 – 鏗鏘說 莊梅岩談及對移民的看法

我想孩子生活於香港,也能有真正的選擇。

不做順民,也不移民;那我餘下的路便只有一條:跟荒謬的政權搏鬥,跟手執警棍的死過。我今天便得站出來,為了避免孩子將來要面對更糟榚的社會。反正若今次運動不成功,他朝我還是會站在她身邊為她擋的。

這次運動,從來不只是一兩代人年輕人的事。老、中、青、少,根本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