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也可以提高香港新聞自由

2015/2/12 — 21:21

雖然一直以來我都是以個人名義寫博客,但這裡還是想強調一下 ── 請先不要把我當做記者。

總部設在法國的「無國界記者」發表報告,就 180 個國家地區的新聞自由度作出排名,香港排在第 70 位,比去年下跌 9 位,是連續第 3 年排名下跌,處於 14 年來新低。

報道一出,網民熱傳,紛紛留言,批評中港政權用各種方式打壓媒體報道。我也算是身受其害者,香港人關注新聞自由,無論如何都是好事。

廣告

不過我又想,強權打壓傳媒已經不是第一日做,香港人也不是第一日鬧,問題係現在公眾一路鬧,強權一路打,新聞自由排名一路跌。那公眾除了鬧,還可以做甚麼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得問:甚麼因素影響新聞自由?

廣告

其實係咁:當記者做一單新聞,其面對的壓力並不是 100% 源於政府打擊、或警察阻截、或老總干涉。也有很多時候,是源於市場 ── 不是廣告市場,是讀者市場。

舉個例。

A 君踢爆某公司做假賬,寫了一單新聞:「XX 公司造數害人」。標題煽情敏感,毫無懸念,爆紅。B 君專搞繁複的法例條文研究,花時間花人力花物力,始發現其實這家 XX 公司是啞子吃黃蓮,被屈無路訴。A 君是怪錯人了。B 君想平反,卻發現解釋起來既沉悶又複雜。儘管如此,B 君還是捱了一個通宵寫了 ── 自不待言,B 君的報道刊出後,只得到很少 like 和 share。

少人 like 和 share ,就少人睇見這些報道。在這個時候,A 君的報道依然繼續像流感那樣,人傳人得厲害。儘管 B 君已經為 XX 公司平反,但整個社會的討論還停留在 A 君的「XX 公司造數害人」上面。甚至有朋友問 B 君,「喂,XX 公司做數呀,怎麼你不跟進?」B 君垂頭喪氣,反駁:「我跟咗啦,平反埋啦,你睇唔到咋嘛!」心想,下次就乾脆不搞甚麼法律條文了,根本無人會讀。

當然你可以講一句:「人哋點講唔使理,做好自己就得。」反而責怪 B 軟弱,貪 like ,唔夠堅持。可是就算他捱得過這一關,難道他又能輕易捱過下一關嗎?第三關呢?第四關呢?三番四次努力無人欣賞,也能捱過去嗎?好,當他是強人,能夠一直捱過去。那 C 捱得過嗎?D 捱得過嗎?

結果是,愈來愈多人放棄做深入難懂但有價值的報道,人人旦求爆紅。這,當然,也是對新聞自由的摧殘。

如果你看無國界記者評價新聞自由的準則,你就會發現他們先寫 media pluralism and independence,第二才是 respect for the safety and freedom of journalists。甚麼是 media pluralism?那就是媒體多元,就是你不會只聽到「爆」的聲音。不那麼「爆」的也有生存空間,也能獲得一定讀者群,足夠生存,維持 independence。這一點就算不比 safety and freedom 重要,最少也是對等的。而這一點,得靠讀者去支持。

我不下一次跟朋友談到這一點,我想請求他們:不要用「爆」來衡量 like 唔 like 一篇報道,要用「好」。好新聞未必爆,但如果它好,唔該多 like 多 share;爆新聞未必好,可能推論粗疏甚至資料大誤。如果是這樣的話,請盡量不要 like 不要 share 。

然而每當我這樣說,通常朋友只會一笑,回應道:「嘩,like 下啫,唔使講咁多嘢呀!我鍾意咪 like ,唔鍾意咪唔 like 囉!」

當然 like 甚麼是你的個人自由,我無權也無權干涉。不過如果你以為 click 個 like 不用付出代價而亂 click 亂 like,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你付出的,是香港新聞自由下跌的代價。如果他朝有日香港所有記者寫新聞已經只求爆唔求深,那你會知道,背後是甚麼原因。

作為一個記者,這樣寫通常會被直斥:「做你既嘢啦,鬧乜讀者啫。」或者:「依家係咪無人睇你啲文,唔 gur 呀。」第一,我沒有鬧讀者呀,我只是建議他們可以 like 前諗諗。第二,如我在文首所言,本文不代表除了我之外任何群體任何人的立場,我只是在想,如果把新聞自由下跌完全歸咎於政府,那是推論得太簡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