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們真的尊重和確認教師的專業資歷嗎

2018/10/20 — 12:48

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資料圖片)

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資料圖片)

校長和副校長,你們真的尊重和確認學位教師的「專業資歷」嗎?

早前特首林鄭月娥發表了上任後的第二份《施政報告》,就教育部分而言,投放大量資源改善教育生態環境,穩定和爭取教師人心,雖然細節安排有待進一步探討,若干政策環節還未有觸及,不過,總的來說,筆者認為基本方向還是正面的,尤其是一步到位的「教師全面學位化」建議,相信都是前線教師所樂見。

嚴格來說,「教師全面學位化」是確認學位教師的合格專業資歷,予以相應的教席和薪酬,理順過去不少中小學教師獲得有關資歷卻未能得到同等職級和待遇的不公平問題,從行政角度而言,可說是一次過「重新釐訂職級 (Regrading)」的處理方法。  在過去一段日子,中小學「學位教席」僧多粥少的現實情況下,不少學校管理層把「學位教席」視作「晉升職級 (Promotional grade)」來處理,一來藉此作「選賢與能」的篩選,二來是要求學位教師承擔額外行政責任。 這種處理手法對學校管理層而言,在心態上認為是「理所當然」和「不言而喻」的行政手段。

廣告

過去筆者身為校長時也曾就「重新釐訂職級 (Regrading)」和處理「晉升職級 (Promotional grade)」這兩方面的原則問題與校監和校董會「據理力爭」的辯解。 筆者一直堅持,「重新釐訂職級 (Regrading)」是教師本身因應其專業資歷而應有的權利,與透過工作表現或其他原因得到校方認可而獲得「晉升職級 (Promotional grade)」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一併處理。

如今教育當局「撥亂反正」的讓擁有學位專業資歷的所有中小學教師都可以恰如其分的得到「學位教席」,顯示其尊重和確認教師的專業資歷,當然值得讚賞。 可是,原來仍有不少學校管理層的校長和副校長竟然一時之間改變不了習以為常而自以為是的「校長行政主導思維」,執迷於以「晉升職級 (Promotional grade)」處理手法代取「重新釐訂職級 (Regrading)」的正常程序,因為前者的晉升權完全掌握在學校管理層手中,校長甚至可以「為所欲為」,而後者是按資歷重新釐訂職級的行政程序,校方必須按規定合理跟進,不能妄自處理。

廣告

事緣那一個以校長和副校長為主體而一向吹噓所謂「教育專業」的「評議會」組織,在一份<對施政報告中「教師全面學位化」的建議>公開文件中,竟然提出「應考慮在學位教師編制中,設立學位教師一、教師二兩級,學位教師一的教師要進修合符要求的專業教師時數,方可過渡至學校教師二的編制」。  如此的建議完全反映出這幫學校管理人員漠視教師同工專業資歷的心態。 況且,那些校長和副校長自己曾經循照既有制度的階梯得以安在高位,如今竟然轉過頭來,想出這樣的下三濫主意,拆除現行階梯的設計,加裝所謂「學位教師一」和「學位教師二」的關卡,以「專業進修要求」為由製造屏障,窒礙學位教師在正常架構內應有的合理和合法權益,明顯巧立名目的阻撓著學位教師按年正常調整薪級的現行安排。

筆者完全同意,教師持續專業進修的安排、學位教師承擔額外行政工作的需要,以至歷史遺留下來文憑與學位教師的分工問題等等,當然是重要而必須認真處理的事宜,教育當局責無旁貸首先必須在學位教師架構上想方設法,可是,絕對不能因而將學位教師專業資歷的職級制度捆綁一起處理。 筆者以為,教育當局在尊重和確認學位教師的專業資歷這方面已邁開了第一步,豈容那個由校長和副校長把持著的「評議會」組織拖拉後腿,更借「專業進修要求」為名趁機在學位教師身上踩踏兩腳!  筆者籲請全港學位教師必須睜開雙眼,好好看清楚這個高舉教育專業旗幟的「評議會」那些校長和副校長的醜惡嘴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