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的最高尚 別人都不行

2017/7/25 — 12:46

香港書展資料圖片

香港書展資料圖片

就七年前,那一年我考A-Level,中化科的題目剛好開正了所有人都預計的問題 — 具體的問題我忘了,但大意就是到底寫真應不應該放到書展內發售,這是高尚還是低俗。

那時候我答了:哪管它高尚還是低俗,只要根據現行法例而行事,暴力色情評作三級不得公開展示,其他的都一切如常就好。

記憶之中唯一一次如實地把自己真實的想法答出來又拿到高分,實用文分卷拿了A。

廣告

現在出書的確很容易,只要自己有錢就能出書就能成為作家,那管你是寫了什麼在賣什麼。容易出書質素當然會有參差,但好的書壞的書於我看來分別就只在於它對於購買的人能不能達到所要的目的。一本旅遊書只要把景點講好,一本投資書把投資理好,一本寫真把模特兒拍好,那麼它就算是一本好書。

書的本身也可以是一種反映時代趨勢的指標,很多時候是哪一類的東西開始風行了,出了書來賣才有市場。要憑一己之力以出書來「糾正社會風氣」,「提高讀者水平」,也不完全是本末倒置,而只是十年都難出這樣的一個作家。

廣告

談到媒體水平和公信力,區家麟先生也說到現在社交媒體眾人皆可各自發聲,又有市場和廣告因素,各種以往具公信力的媒體被削弱是不爭事實。然而,兩者取捨之間又是否一無是處?倡議言論自由者相信Common Sense越討論越明,相信多一點觀點多一點考慮問題的角度才能解決問題,現時百花齊放的現象才恰好證明言論自由的可貴。

品味可能有,但最怕是有個人走出來,然後就開始指指點點,說其他的書都不行,只有他認可的書才應該在書展放。品味就像政府的政策討論,沒有人否定,大家可以討論,但是不可能有共識,也不能靠任何人一鎚定音說了算,標准和龍門還不論在過程中可以四處飄移。

何況,對某些人高品味的書而言,寫真集還可能比較好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