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港升學走捷徑 內地生考 DSE

2018/4/30 — 12:09

大學線製圖

大學線製圖

【記者:朱琳琳、編輯:趙芷君、攝影:趙芷君、朱琳琳、馮婥瑤】

「高考入大學難度是100分,DSE難度只有20分。」內地學生家良(化名)去年應考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以六科38分佳績考入香港中文大學。家良在家鄉名列前茅,一心想來香港讀大學,但深感高考競爭太大,高三時毅然放棄高考,每逢週末坐船來港補習,瘋狂操練試題,最終得償所願。

現時考評局未規限考生國籍,只要年滿19歲即可應考DSE。據數字顯示,2018年合共184位考生持非香港身份證報考,是2017年的三倍多。

廣告

市內尖子 網上認識DSE

家良就讀廣東某市的重點中學,屢考獲全級第一,成績可算市內頂尖。他一直渴望來港讀大學,卻對高考毫無信心:「整個廣東省近70多萬考生,只有十多人能考進港大或中大,名額少得近乎不可能考上,DSE只有六萬多考生,錄取比例高出很多。」初三暑假,他看到網友分享DSE應考經驗,立即向香港朋友了解,借來試卷参考,又來香港的補習社考察,並向考評局確認內地生應考資格。

廣告

多番思量後,家良與學校老師商量,誰料老師十分反對,更擔心家良被升學中介騙取學費。「學校過往沒人考過DSE,老師完全不了解,我怎樣解釋也無法取信老師。」家良唯有轉而游說父母,父母最初半信半疑,反勸家良好好準備高考算了。但後來家良帶父母一同來港探路,終成功令父母改觀,「父母了解後認為考DSE進大學有點可能性,高考卻沒有任何可能,於是肯花錢讓我來港補習試試。」

高三休學備戰 週末來港補習

家良認為,報考程序尚算簡單,只須向考評局提交內地身份證、護照、戶口簿以及由就讀學校提供的文件,證明自己的學科能力已達適當程度,家良找校長及副校長寫推薦信,並附上學校成績證明。

高中首兩年,家良仍要顧及校內考試,一邊在學校準備高考課程,一邊上網學習DSE課程。直至高三時,家良才下定決心休學,全力準備DSE。為考獲佳績,家良於香港書店購買不少參考書及試題練習,每天都溫習至凌晨兩、三點,隔天早起再繼續,日日如是。為上補習班,家良每個週末都坐船來港,再到大型補習社補習中文、英文和通識三科,以拿取補習筆記,練習DSE的題型及答題技巧,他亦會參加補習社的說話訓練,與香港同學同場切磋。

翻牆了解香港時事 通識奪5*

決定報考前,家良曾多次比較高考與DSE,其中一大隱憂是通識科。通識課程內容為香港社會度身而設,亦與時事息息相關,外來人難以掌握。家良直言自己不了解香港社會,溫習時頓覺無所適從,只能研讀補習筆記,不時觀看TVB電視新聞。遇到涉及香港政治的題目,家良會翻牆上網找敏感資料,包括六四和佔中,「翻牆沒有你們想象中困難,北方管制的確較嚴,但廣東這邊很寬鬆,很多人都會翻牆。」由此接觸香港的反對聲音,家良卻不感意外:「我深入了解過佔中事件,亦會於社交平台上關注香港朋友,反對聲音對我並不陌生。」不過,家良不認為通識科能訓練批判思維,只是另一門靠操練的學科。

通識課程中,家良自認在「現代中國」等單元更具備優勢,比如前年的農民工題目,香港學生的熟悉程度或不如他。去年DSE家良的考試題目為少數族裔,可因應內地情況作出聯想,並加入自己的猜測,最終考獲5*的佳績,成意外驚喜。但他直言:「如果是考立法會運作,無辦法就拿個3好了。」

家良:DSE數學只達國內初中程度

家良認為,DSE與高考範圍相似,部分科目更較為淺易。他以數學科為例,高考不准帶計算機入場,而且題目較艱深,坦言DSE數學科只達內地的初中程度。中文科方面,DSE寫作卷題目比高考有較多指示,考生更易捉緊文章脈絡。DSE題目亦常與中國文化概念相關,如五倫和儒家等,有利熟讀古文的內地考生。今年,DSE中文科考試範圍新增了範文,家良看過,發現該批範文為內地高中必背範圍,包括〈岳陽樓記〉等,相信考核範文會成為內地生的優勢。至於選修科如地理和歷史,家良則認為課程內容與高考相似,雖答題形式不同,但只要看懂題目就能答到。

不過,香港的英語教育基礎始終比內地紮實,英語科因此成為家良另一個憂慮。他認為DSE英文科程度艱深,閱讀卷詞彙較學術化,又未接觸過聆聽卷的綜合寫作部分。幸而他從小學習英文,程度比同齡人好,加上在香港補習社操練,足以應付。另一方面,部分大學只計算DSE成績最佳的五科或六科,高考卻要計算所有科目,應考DSE無疑減低風險。經過詳細考慮,家良覺得數學科很有優勢,才下定決心報考DSE。

破釜沉舟 終獲38分佳績

臨近考試的日子,家良亦曾感到十分驚慌,「身邊同學都正準備高考,只有自己一個來香港考DSE,心理上很大壓力,不知道前路如何。有時坐船來港,每每想到考試,都會有點崩潰。」

家良考畢後,亦未有十足把握,覺得自己在通識及語文科表現不佳,擔心會離題。他到每間大學考察,詳細了解各個科目,製成一張很長的選科表格,他當時最好的打算是中大社會科學,最壞的是浸大中文。家良最終考獲六科38分佳績,足以進醫科或法律等頂尖學科,他卻堅持入讀中大社會科學院,「香港的法律與內地有異,回去又要重新再學,而且我對社科很有興趣,將來打算出國讀研究院。」

總結應考DSE的經歷,家良道:「來港考DSE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他為DSE付出的經濟成本,只有2,000多元考試費,另加補習費和車馬費等,相比SAT和IB等國際試動輒十多萬中介費便宜得多,高考補習費亦十分昂貴。即使放榜成績不理想,家良不介意重考一年DSE,「畢竟高考也很可能失敗,以DSE考香港次級大學仍比高考穩當,也能以DSE成績報考外國大學。」可是,當他向學弟妹推薦DSE時,他們仍覺資訊太少,不敢嘗試。

內地補習社開辦DSE課程 考評局幾次派員宣傳

事實上,部分內地補習社已開辦DSE課程。記者曾聯絡設有DSE課程的仁和海外珠海分公司,負責人拒絕受訪,指課程資料需保密。隨後,記者以DSE自修生身分查詢,成功獲取補習宣傳資料,當中包括與香港星河教育合辦「Project D」,以星河教育補習名師如 K.Oten 和 Nixon Chan 作招徠,並提供一條龍服務:補習、協助考生報名、專人指導填報聯合招生辦法(JUPAS),甚至協助入學後申請簽證及大學宿舍等,並說明如何以升學方法取得居港權。文件上更圖文並茂指,考評局曾派專員彭偉波參與星河補習社分享會,向內地生介紹香港DSE資訊,包括報考資格、評分標準、外國認受性等等。本刊翻查各校網站,發現彭偉波曾幾次參與內地學校及教育機構講座,包括順德一中和華美學校等,隨後皆被學校網頁用作宣傳,同時提供報名方法。

 

仁和海外補習宣傳資料以星河教育補習名師如K.Oten和Nixon Chan作招徠。(受訪者提供)

仁和海外補習宣傳資料以星河教育補習名師如K.Oten和Nixon Chan作招徠。(受訪者提供)

 

仁和海外傳單圖文並茂指,考評局曾派專員彭偉波參與星河補習社分享會,向內地生介紹香港DSE資訊。(受訪者提供)

仁和海外傳單圖文並茂指,考評局曾派專員彭偉波參與星河補習社分享會,向內地生介紹香港DSE資訊。(受訪者提供)

考評局回覆查詢時確認,過去三年,的確曾應邀派專員到廣東省四所教育機構,包括星河集團的講座,目的是介紹文憑試最新消息及資歷認可,提升文憑試的認受性,為本地學生拓展多元的升學途徑。考評局稱,其國際及專業考試部的服務對象包括香港以外的人士及機構,故由該部門代表出席。

位於深圳福田區的摘星教育亦有開辦DSE課程。記者佯稱有上海親戚想報讀課程,於四月上旬親身到訪。當時,補習社內並沒有學生,補習社負責人解釋正值考試季節,學生已全部到香港考DSE。他指,報考DSE的考生成績不能太差,入學前須先做測試,如未通過則不建議報讀。「考DSE需要一定水平,不是所有人都考到,只有全國頭10%的尖子機會較大。單說英文科,大部分內地生都很難合格。」

去年,摘星教育招收了30多位學生,負責人稱,近八成學生能升上香港三大(科大、港大和中大)。他又表示,補習社只收高二至高三學生,於每年四月至八月招生。學生至少要讀半年,每天上午八時半至五時半,整天均須於補習社上課,晚上七時至十時亦須要自修。他指,課堂主要由香港三大的畢業生任教,並會從頭教授通識等科目,每年學費85,000元人民幣,住宿另加10,000元。記者問報讀DSE,能否兼顧高考,負責人稱未聽過成功例子:「不是不能同時應考,但我很懷疑有多少人成功,就像連續考兩個DSE,一般人很難做到。」如果DSE報考大學失敗,負責人指依然可持DSE成績報讀外國大學,或香港的副學士,暫時未有學生轉回高考。單張顯示,去年七名學生入讀城大,四名學生入讀暨南大學,三名學生入讀香港副學士。

除了補習社,部分內地中學亦開辦DSE課程,廣州第六中學是其中一間。據了解,該中學今年首度開辦DSE課程,暫時只有五至六位學生參與。該批學生須兼顧兩個考試,平日準備高考,週末回校學習DSE課程。DSE課程是由家長要求開辦,部分家長接觸到DSE資訊,在微信家長群組討論,但由於學校不清楚DSE成功率,並未積極推廣,只協助該批家長和學生組成「學習小組」,由他們自行找校外老師授課。據悉,該校頂尖學生已獲北大和清華保送入讀,現時參與DSE課程的幾位學生成績屬中上游,因擔心高考失利進不了名校,將DSE視為兩手準備。由於學校教授DSE課程目前仍處於摸索階段,而且持DSE成績很難報讀內地大學,學校一般不建議學生放棄高考。

考評局:內地DSE考生不佔本地學生學位

考評局指,香港中學文憑試為完成本港高中課程的學生而設,但任何符合報考資格的人士均可以自修生名義報考,沒有就國籍限制報名資格。數據顯示,持非本港居民身份的文憑試考生逐年上升,由2012年17人急升至2018年184人,佔整體考生0.3%。考評局又稱,內地考生並不會拉高整體分數線:「文憑試採用水平參照匯報考生成績,個別考生表現不會影響其他考生等級。」考評局強調,他們會按考生成績增加摘星人數,只要分數達標,考生就一定可獲5**。

JUPAS網站列明,只要持有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即可透過聯招申請全日制學士。教育局回覆指:「現時教資會資助大學每年所提供的15,000個第一年學士學位課程學額,均須全部用作錄取本地學生。不論非本地生以何種學歷或考試成績提交申請,只可按資助學額的20%為限,以超額收生形式錄取非本地學生。因此,本地學生入讀教資會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的機會應不受非本地學生影響。 」教育局補充,這些學生的學費也不會獲教資會資助。以家良為例,現時他每年需繳交學費145,000元,而本地生每年只需繳交42,100元。家良認為內地考生不會佔用本地生學位:「應考DSE的內地考生很少,我們只用一年學習六年的課程,不算不公平。現代大學應是開放的,我們的學費遠比本地生高,有利大學長遠教育開支。」

就教育局的回覆,記者向八大查證,中大、浸大、嶺大和教大均回覆:「教資會學額百分百均予本地生,非本地生會以超收形式錄取。」嶺大及浸大回應稱,由2012年至今,分別只錄取過一位經JUPAS報讀的內地生,屬非教資會資助學額,需每年繳交十二萬學費,教大則未取錄過內地DSE生。港大拒絕提供取錄數字,而其他院校截稿前仍未回覆。

 

原刊於大學線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