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自星星的 PK vs 來自推論的上帝

2015/9/16 — 17:08

《來自星星的 PK》批判宗教,輕鬆之餘又不失深度,所以頗獲好評。電影可供反思的地方不少,但作為一個基督徒,我關心的卻是,我們應該怎樣看《PK》批判宗教的邏輯呢?我們會否在興高采烈地批判各種宗教八股時,錯過了我們的上帝?

(注意:下有輕微劇透)

「如果我們是神的兒女」:來自推論的上帝

廣告

PK 檢視主流宗教是否「搭錯線」的方法,就是去用一些簡單的原則和推論去檢視這些宗教的教導是否合理。所以他會說,如果我們是上帝的兒女,上帝又怎麼會要求我們跑走二千公里外的廟去拜祂然後才可以令妻子得到醫治呢?這樣不合理的教導和要求,自然是「搭錯線」。

但這方法的問題在於,我們假設了憑我們的理性我們可以知道一些上帝的特質(例:上帝是愛、全能、無限、完美等),或上帝和我們的關係(例:我們是上帝的兒女)的「先驗原則」(a priori principles),然後從這些「先驗原則」慢慢推論建構出一個上帝,和這個上帝應該怎樣對待我們(上帝是我們的父親;若我們是上帝的兒女就不用跑老遠去祈求),然後我們說,這才是那個宇宙真實永恆的上帝。

廣告

然後我們將這個「真實的上帝」和透過在歷史和我們相遇,並藉聖經和傳統告訴我們祂是誰的上帝互相比較。當我們發現兩者不完全相同時,我們就說聖經或傳統中的上帝只是一個神棍們創造出來的上帝。按這個講法,基督教中「道成肉身」的那個上帝一定是假的:因為,套用 PK 的邏輯,如果我們是上帝的兒女,上帝又何必「千里迢迢」來到我們中間,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才可以救贖我們?直接打開家門歡迎我們回去就可以了。由此「推論」,上帝沒有成為真正的人,來到我們中間。

於是我們無形中將上帝置於一個必須受我們理性檢視的位置,祂不能是那個祂說自己是的上帝 (He cannot be the God whom He says He is),祂只能是那個能通過我們的理性檢定的上帝:一個來自我們推論的上帝。

我們創造的上帝難免一死

PK 指責教長的上帝只是一個他創造出來的上帝,但其實這個來自推論的上帝也只是我們的傑作,而這個來自推論的上帝最後也必然會死。

當我們將那些關於上帝「搭錯線」的內容拿走,上帝就剩下那些最「離地」最基本 (bare bones)的要素,祂不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上帝,而只是一個思考系統中的概念:一個解釋萬物起源、自然界的秩序(或代我們掌管自然)、和維持我們道德價值的概念。

但當科學開始令我們可以明白宇宙的起源(大爆炸和進化論),也慢慢能解釋那些令古人望而生畏的自然現象是怎樣形成,而各式各樣的道德哲學慢慢為我們提供一個不需要上帝的道德基礎時(例如效益主義、定然律令 (categorical imperative)、市場經濟等等),上帝連這些功能性的作用也被取代了。於是,這個「沒有用」的上帝「概念」最後只以「迷信」或「搭錯線」之名被拋進歷史長河中,正式壽終正寢。

結語:重新和那個尋找我們的上帝相遇

作為基督徒,我們應該何去何從呢?我覺得答案就是回到我們的起點:上帝因為愛,決定創造並和我們同行,祂在我們相遇時向我們介紹祂自己,並在我們轉身離開後仍親自尋找並主動和使我們和祂復和:祂是這樣的一位有血有肉的上帝。祂不是一個偉大的原則,不是一個思想系統和架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更不是我們推論的產物。我們不需要幻想一些「上帝應該是這樣」的「先驗原則」,因為上帝已經親自告訴我們祂是一個怎樣的上帝。而若我們要重新認識祂,我們不需要用推論建構宏偉複雜的架構,我們只需要真誠的和祂相遇;而祂早已在等候我們。

所以我們可以盡情批判各種的宗教八股,但請不要因此而錯過這位雖偶爾被宗教規條和八股遮蓋,但卻永能被之取代的上帝。這個上帝有時只能在矛盾中向我們顯明自己:天地間榮耀的主,卻以無助的嬰孩的形體在一個卑微的馬糟來到我們面前;絕對公義的上帝,卻選擇以憐憫救贖而不是審判回應罪人。若我們要勉強上帝合乎我們的推論,或許,我們最終只能和這位上帝擦身而過。

 

啱睇就 like 埋我個專頁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