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侮辱與定型

2015/5/16 — 19:02

最近見到兩個關於性別定型與弱勢的說法,一個來自健吾,另一個來自陶傑

先講健吾。他在其專頁貼上一張截圖,是有人於面書上(因陶君行侮辱梁麗幗一事)談及網絡上很多人攻擊女性政敵的手法,然後健吾點評︰「他們同情李X煙,覺得她是弱勢啊?呵。」。

健吾自己也不滿被人於花生台(因政見不同)攻擊其性取向,下一句卻認為別人批評侮辱李偲嫣的手法是「同情」、認為她是弱勢,言下之意就是犯不着同情李。假如 不是雙重標準,合理的解釋恐怕是︰他認為批評別人針對女性身份去攻擊,就是以「同情弱者」的姿態去聲援被攻擊者,而李偲嫣既然是支持建制、暴政的打手,這 些標準便不適用於李身上,否則就是「混淆視聽」。

廣告

暫把性別議題放在一旁,醜化、人身攻擊等手段本來就對公共討論有害無益,健吾是電台主持又寫專欄,應該明白這點。即使從最實際的角度,這樣做只會所謂「落人口實」、「給對家彈藥」(為免誤會,得說清楚︰我不會視那些改圖者為「自己人」),貪一時過癮便顯得無謂。

(慢着,在面書上看得過癮呃到 like 好像就夠了,其餘免談。)

廣告

更何況,其截圖說的是侮辱女人有問題,跟同情無關。就像健吾被人攻擊性取向,我再討厭健吾也會反對這些攻擊,卻非出於同情健吾,而是這些言論本來就有問題。 除了因為是上段提及的人身攻擊外,而且只有同性戀者會受到這些攻擊,令其他同性戀參與公共討論的代價比異性戀者大。女性的身份也是同樣道理,如此簡單,大 學講師不會不明白,呵。

這自然不代表要為李偲嫣的立場辯護,不能混為一談。把反對某些攻擊手段說成同情,才是混淆視聽。

至於陶傑,之前寫過一篇批評他的文章(其實只是在面書上越寫越長直接貼上來),畢竟那是說戴卓爾夫人成為首相就再無男女平等問題的陶傑啊,你還能期望甚麼?(同樣思路,奧巴馬當美國總統種族後問題就完滿解決了,稍有讀過近來的新聞都知道這脫離現實。)不過剛好見到,順手多寫兩句。

他說︰「報紙雜誌刊登纖體瘦身廣告,令婦女『受到壓力』?你不看這些廣告,就沒有壓力了,或者看了廣告,有主見、有意志、有獨立思考,就沒有壓力了。有壓力,因為你自己軟弱,而達爾文的物競天擇論:這個世界,弱者應該受淘汰。」

媒體不斷灌輸「女性應該如何」的規範洗腦,加上社會、文化的壓力,比起很多主流價值,比方說要讀好書進大學找份好工買樓結婚生仔才算「上進」,更無孔不入。 以為一句「不要軟弱」便可以解決問題,實在天真得可以。這些定型不單影響女性,還影響所有人如何對待女性,例如可能導致隱性偏見( implicit bias ,不自覺的歧視)、定型威脅( stereotype threat ,不同範疇的表現會受到定型影響,雖然有不少相關研究,這效應是否存在仍有爭議)等。

不過陶傑用意都只是嘲弄一下「左膠」、「婦團」這些群體,順便老屈,各自說甚麼到底不重要。不如乾脆點,學獅子山學會的研究助理盧銘軒,甚麼都「左膠囉」就好。話說回來,「弱者應該受洶汰」,不是達爾文的演化論,是納粹暴政屠殺的藉口。但我相信他並非「新納粹暴政的萌芽」。

借朋友的一個問題作結︰陶傑的格言是「崇優、尚智、鄙愚」,可是假如真的崇優尚智,為甚麼會讀陶傑的文章?

原刊於 etc-ter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