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安護衞員真的可以使用武力?

2016/5/6 — 21:37

恒基地產連日派多名保安,到粉嶺馬屎埔村一塊農地,嘗試收地。(田邊記錄youtube頻道截圖)

恒基地產連日派多名保安,到粉嶺馬屎埔村一塊農地,嘗試收地。(田邊記錄youtube頻道截圖)

【文:吳君韻(民間智庫公共政策研究員)】

恒基地產日前安排百名保安護衞員,到粉嶺馬屎埔村進行所謂的「收地」行動。在各大小媒體中,我們可清楚看見保安員使用非常粗暴的武力對付和驅趕正在守護農地,手無串鐵的村民和市民。

當「拳打腳踢」被捕示威者的暗角七警及「棍打」途人的朱經緯警司都需要因使用不適當武力,而有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時,難道這一眾保安員日前所使用的粗暴武力就完全是合法,而無需負上任何刑事責任?

廣告

根據馬寶寶社區農場面書專頁在四月二十六日的報導,當天在場的警民關係科王家強曾表示業權人有權聘請保安以「最低武力」抬走佔用土地的人。

但從鏡頭可見,保安員日前使用的武力,似乎遠超「最低」這個限度!

廣告

可是,更值得商榷的是,即使符合「最低」的要求,保安員就正如警民關係科王家強所說的可以使用武力嗎?這個說法的法理基礎是甚麼?王家強所說的準確嗎?

身處於今天的香港,我們日常生活中都有可能接觸到保安員,釐清保安員使用武力的合法性就顯得更加重要了。

翻查「保安護衞員技能測試手冊」內的資料,保安員需要認識的「法律責任及有關法例」的其中一項為:「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有關拘捕及使用武力的情況」。在這一項下,「手冊」列明:「保安護衞員的權力與普通市民相同」。這意指:保安護衞員拘捕及使用武力的權力與普通市民相同。

另外,由「保安及護衞業管理委員會」編寫的「大廈保安人員須知」內則清楚列明:持有保安人員許可證的人與普通市民一樣,只擁有「市民拘捕權力」。

這些敘述清晰表明,保安護衞員擁有的拘捕及使用武力的權力並不比普通市民大!那麼,普通市民究竟擁有怎樣的拘捕及使用武力的權力呢?

市民擁有的拘捕及使用武力的權力源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101及101A條。根據第101條,「任何人可無需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 」關於這一條,需要注意的是,市民並非可以逮捕犯了或懷疑犯了任何罪行的人;他只可以逮捕犯了或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在101條當中,關鍵字眼是「可逮捕的罪行」。

那麼,甚麼是「可逮捕的罪行」呢?根據香港法例第1章《釋義及通則條例》第3條,《詞語和詞句的釋義》,「可逮捕的罪行」(arrestable offence)是指:「由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或根據、憑藉法例對犯者可處超過12個月監禁的罪行,…。」

按「大廈保安人員須知」的解釋,「由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所指的是「謀殺」;而「可處超過12個月監禁的罪行」的例子則包括爆竊、刑事毀壞、縱火、盜竊、搶劫、未獲授權而取用運輸工具等等。

除此之外,「大廈保安人員須知」也列明,「根據普通法,任何市民均有權拘捕他認為破壞社會安寧的任何其他人。」當中,「破壞社會安寧」則指「透過襲擊、毆鬥、暴亂、非法集會或其他騷擾,對某人或在該人在場的情況下對其財產造成或可能造成傷害,或使某人害怕會受到上述傷害,換言之,不論在公共或私人地方行為不檢或擾亂公安,導致暴力事件、構成暴力威脅或挑撥他人使用暴力,均屬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 。」

簡而言之,市民只有權拘捕犯了或懷疑犯了以上罪行的人。

當市民行使拘捕權時,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101 A條,市民「可使用就當時環境而言屬於合理的武力」。

按照以上的闡釋,警民關係科王家強所說的保安可以使用「最低武力」抬走佔用土地的人似乎並不準確。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只有當佔用土地的人犯了或懷疑犯了「可處超過12個月監禁的罪行」或上文所舉例的罪行時,保安才可以使用「最低武力」行使「市民拘捕權力」去拘捕他們。

但日前馬屎埔村村民與市民的守護土地行動真的犯了這麼嚴重的罪行嗎?假如不是的話,保安根本就沒有權力使用武力。他們日前使用武力的情況就等同於一名市民襲擊另一名市民。這照理是違法的了;在場的警員理應制止,並應拘捕使用武力的保安。

然而,從媒體上得知,警察不單沒有拘捕,甚至沒有阻止任何一名使用武力的保安。這是否意味在場警察認為村民的守護行動真是犯了某些較嚴重而又是市民可使用拘捕權的罪行,因此保安使用武力是容許的呢?假如是的話,這就帶出一個令人費解的問題:目睹罪案發生,為何在場的警察不作出拘捕行動,反而容讓一眾只是一介平民的保安員代為執法呢?如果一名警察與一名市民同時目睹罪案發生,警察不單沒有行動,更旁觀市民代為執法,那會是多麼荒謬!

警察不執法,並假手於保安不但有違作為警察的職業倫理,更有違常理及常識!警察這行徑的不義之處也在於對一眾保安員的不公!受過專業訓練並享有法定權力的執法者有甚麼可以令人信服的理據去依賴只屬平民身份的保安代為執法?

警方可能辯說當時其實無法可執!但這不就等同說保安員日前使用的武力是非法的嗎?

馬屎埔村保安員使用武力的事件,可歸納為兩大問題:

(1):假如保安員當日使用的武力是合法的話,那麼為何在場的警察沒有執法,而假手於保安員呢?

(2):但假如保安員當日使用的武力是非法的話,那麼為何警方至今沒有拘捕任何相關的保安員?

最後,本文希望引述數年前一宗市民仗義追捕色魔卻同時被捕的案件作一總結。據報導,在2010年10月,一名青年在協助追捕及制服懷疑非禮的男子時,由於兩人身體互有碰撞,導致涉案男子身體有輕微受傷。案中懷疑非禮的男子指控青年毆打他,警方遂以涉嫌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罪拘捕仗義青年。案件中仗義青年明顯在行使「市民拘捕權力」,然而當時他使用的武力是否合適則確實需要進一步查證。警方事後就著拘捕仗義青年的解釋是,警方須謹慎調查懷疑非禮的男子的指控是否屬實,故拘捕了該名青年,以便蒐集相關的人證物證,即使作出拘捕也不等於日後會檢控他。

根據這先例,警方除有需要向公眾解答以上提出兩大問題外,為謹慎調查計,警方似乎至少也應拘捕日前使用過武力的保安員,以調查他們使用的武力是否合法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