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借宿一宵

2019/8/7 — 20:30

全民教育局製圖

全民教育局製圖

【文:思樂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8 月 5 日有人發起罷工、罷課、罷市。晚上有位舊生聯絡我,這位學生已畢業一年,中二開始教他,語言上有些障礙,要一點時間慢慢表達自己的想法。學生說他在荃灣西站附近,問我可否借宿一宵,我馬上答應,並到街上接他。

聽到他的請求,當然第一時間聯想到示威,坊間有很多不懂育人是甚麼,以為自己講的就是道理,別人一定要認同的人,經常把自己對社會變化的不理解演繹成誤入歧途、老師教唆、未到收成期等,但我作為老師當下想到的,是無論如何,借宿一宵只是一個卑微到不能再卑微的請求,有事慢慢商量。

廣告

我沒特別更衣,穿著背心、短褲和一對拖鞋,著急地跑到街上,走過連接屋苑的行人天橋是一個建築地盤,這段街漆黑一片,遠處走來一個身影,是學生!走近看,他還是那個儍兮兮的小子,借宿一事應該另有因由。

一邊帶他回我家一邊問他:「你參與晚上的示威活動?」

廣告

「沒有呀?」

「那為何這麼晚在街上?」

有障礙的他已經可以講超過一句的句子,但說話還是需要點時間,而且有點結巴。「我上夏季課程,上完乘巴士,但很多路綫改了,已經輾轉乘了好幾條路綫,在荃灣站附近下車,再沒有巴士往屯門。」

「西鐵綫還在停嗎?不是恢復正常運作?」

他遲疑了一會說:「我怕!好怕!不敢乘西鐵綫!」

「7 月 21 日你在車上?」

「我在家,但看到電視的報道。」

「你之後便沒有乘西鐵?」

「有,只是屯門與兆康之間。」

我的心沉了一下,依然是那個因天生障礙而自信心不夠的傻小子。很多人只看眼前,但從來沒有看前因後果,沒有 7.21 白衣人的無差別襲撃普通市民,沒有警署落閘,沒警察對事件含糊其詞多於實質彰顯公義的行動,就沒有今天的升溫對峙。作為小巿民,可以如何免受恐懼、挺起胸膛、自由地繼續如常生活?

所謂法治,不是港澳辦記者會所講的有法必依、司法必須威嚴這麼低層次。法治還要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是做官的有兩把口,執行有兩把尺。任何一個人,不論穿白衣、黑衣、普通市民抑或公務員,違法便一視同仁被逮捕和提告,沒有未審先判,沒有私刑,沒有不必要的粗暴對待。

每一位香港人,其實就只是要求這點人人平等的尊嚴,讓公義被看見,可以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