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今日再教人生哲學,會有何改變?  一個前通識科教師的反省

2019/6/7 — 15:32

大學課室(資料圖片)

大學課室(資料圖片)

十多年前,供職大專,教了有關人生意義的通識科三年(科目是生活化的,不是哲學專門)。那時頗有End of History式的錯覺──覺得目前階段,自己的心態、想法,都已經成熟,已經不怎麼會有大變。當時看來,自己在課堂上所講,內容已是周全嚴謹,然而再過這十多年的學習,歷練,省察,對人生,對生活,至今所想,自覺卻變化了很多,深覺舊日的不足,寫下來,當中有反省,有對昨日所說的不認同。

一、更尊重各自的價值觀

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對是非好懷,應該做這,不應做那,有自己的原則,對學生藉以安身立命的標準,必先尊重與肯定,鼓勵從各自的體驗移步求索。畢竟人的價值觀,還是得立足於自身的經歷──經歷過愛別離,而對感情重視;承受過磨難與創痛,而對人有慈悲心。切身經歷而來的價值觀,才衷心服膺,才致力實行。

廣告

過往花大篇幅詳細討論哲學史上的經典價值觀,就算提到生活的事例,都是示範如何應用這些經典道德原則判斷好壞是非。哲學傳統的經典道德原則,固然有嚴謹合理處,也有助學生對世事以不同角度理解與評斷,刺激思考,卻往往是外於學生自身的經驗累積。他人的價值觀天花龍鳳都好,若未有切身的體會,很難憑空從外移入;經典的價值觀縱然如何合理,充其量都只能作為值得參考的調節方向。因此,假如有機會再講述價值觀(當然這純是「思想實驗」,大概不再有這樣的機緣),當更尊重和鼓勵學生自身價值觀的省察與形塑,為各自已有的進程加油;畢竟我們都只能靠著各自的道理行事;除此之外,又能怎樣呢?

二、警惕自己真實坦誠

廣告

站在台上,對著過百聽眾,講形而上的題目,舉手投足,言語態度,有意無意間就配合著講台上超然的形象,自己性情上的千瘡百孔渾然忘卻,自己生活上的放僻邪侈拋諸腦後,縱有自嘲,亦只是拿瑣屑事點到即止,純屬氣氛營造。

現在回想,較理想還是以同路人的身份自處,道出過去的跌撞與改道,坦承生活的脆弱與掙扎,可給借鑒的是這中間的對治與求進,是經驗的歸納,非居高臨下的指引。有血有肉,大概反令說話更加可信。隱匿的一面,是否終歸大白人前,是一回事;展露「亦是個不斷應對自身不足的人」,是坦誠,是親和,也是示範。

三、多講實行原則

基本的原則──仁愛、公義、離苦得樂、求真,人與人之間,未必有大分歧;對同一件事,所以有不同的判斷,往往出於對現實世界有不同的認識。因此,還是適宜多談人情物理,以及可能的對應方法。這是生活上技術層面的事,卻未必比理念原則次要。當年自己對世事省察尚淺,這方面講不出甚麼;到今日要說的大概包括──

(1) 世事複雜,可能性眾多,我們所見的往往片面,未見的一面大可令我們對事情改觀,成件事原來係咁。越是思想成熟,越少輕下判斷,常提醒自己:事情的原委,可以與我這刻所設想的截然不同。

(2) 尊重他人。尊重他人不只是外在的態度,更是出於對他人的一套基本認知──認知他人的感受總可能有我自己未想到的原因,他人的想法與行事,總可能有我自己未想到的理由,然後談得上與他人相處時有由衷的尊重。

(3) 人行事,常是出於多重動機──既為己,亦為人。可我們眼中別人的動機,常有既是出於此動機則不是出於彼動機的錯覺:為了自己,就不是為人了;為人,就接受不了也有為己的動機。政客為了選票,就不是由衷關懷選民了。那名人要是真心行善,就不會那樣沽名釣譽了。可是,人不是這樣的,人動機駁雜,是常態,畢竟人行事時就如其他時候一樣,總有種種念頭掠過腦際,大可不同念頭都曾用來解釋過自己的行為。預期利己利人之事,只要當中雜有利人的動機在內,行事動機的善惡就已過了關,毋須要求自己/他人行事時單單只有利他的善念而迥無各種隱晦而難以直接自主的自利之念。對己,多了諒解體察,少了有害無益的作偽掩抑,有助長遠改善;對人,也少了很多「佢咁做一定只係為自己」一類酸刻無聊想法。

四、關於「放下」

華人傳統社會的大眾佛學多講放下(或let go),當年知一點皮毛,就也講放下。就算講得天花亂墜,回頭看,只是口輕輕的空談,與人心底實實在在的複雜糾結毫不相應,事實是:放下往往不是知識上的問題,或是意願上的問題,當做知識來講甚無謂,而是涉及應對技巧的實戰問題,當中需要對情緒與思緒的觀察與接納,以柔制剛,過程往往是時刻的下而上,上而下。當年那種「以放下對治」的浮泛之論,與自己心底親歷的困擾與掙扎也沒有連繫,是對真實人生省察未深的結果。若只是無助聽者應對困擾還好,最壞是聽者將沿路上經歷創痛而未能隨放隨下的人,委曲成不願放下,令人以何不食肉糜的話相煎,可大可小──當情緒與思緒堅實不下,刻意「放下」易流於壓下,只會令情緒思緒加劇而延綿,欲放下而更不可得(當然這是經歷中的體會了)。這方面不免有曾經貽誤他人的自漸。

記下這些,一是寫下自己心態與認識上的轉變,二是當年有機會說時未有說出較妥貼的東西,這裡勉強是一種隔靴騷癢的彌補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