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3/5 - 18:41

假裝香蕉

這是拉薩河水利風景區一個很搞笑的蓮花裝飾塔,我為這篇文章找配圖時,在 Google Photos 裡尋找以前上載的照片,輸入 banana,居然就出現這張照片。我們一直開玩笑說這是香蕉,而非蓮花,想不到連 Google 也同意了。(作者 Facebook 圖片)

這是拉薩河水利風景區一個很搞笑的蓮花裝飾塔,我為這篇文章找配圖時,在 Google Photos 裡尋找以前上載的照片,輸入 banana,居然就出現這張照片。我們一直開玩笑說這是香蕉,而非蓮花,想不到連 Google 也同意了。(作者 Facebook 圖片)

若有人經常責斥別人「崇洋媚外」,不單影響個人對世界的理解,還會波及自身民族的底氣。有些中國遊客跟我說,在香港時用英語來問路,回應都比較客氣。對方似乎暗示,香港人就是崇洋媚外,所以見遊客用英文問路,以為對方是 ABC、半唐番、香蕉仔、竹升妹,因而態度較好。這類言論,在中國的社交或問答媒體上,傳播甚廣,很多人也就信以為真。我每次聽到這種說法,都覺荒謬得想嘔白泡。

有些人甚至說自己來香港只說日語,並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有時我在香港的街道,聽到一些中國遊客用蹩腳的英文問路,其實怎麼聽,都聽得出對方是中國人。有口音當然沒有問題,正如香港人說英文也有明顯的口音,但只因自己說了英文,得到禮貌的回應,就一口咬定對方「崇洋媚外」,那就挺可笑。

實情是,對方好意指路,往往只因為他本來就比較友善,如果有心歧視,就算你用帶有口音的英文或較純正的普通話發問,別人還是可以板起臉。如果只因問路一方刻意使用英文,然後把對方的熱心扭曲成卑躬屈膝、數典忘祖,就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了。說句不客氣的話,抱有這種想法的人,往往是把崇洋媚外的思維完全內化,並透過其自身自憐自卑的眼睛,投射到世界每一個角落裡,覺得全世界的人也像他一樣崇洋媚外。

廣告

這種人,在「民族大義」之旗幟之下,只為得到蠅頭般的便利,就能隨意放棄本民族的語言,並要透過外國的語言,從而博取別人的尊重。

最沒民族底氣的,就是這種人。

將來最反骨,賣國求榮,義無反顧當漢奸,肯定就是他們這幫人了。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 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