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偏頗的土地大辯論並不能為香港解決任何問題

2018/9/27 — 19:29

采頤花園原址為駐港英軍的彩虹軍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采頤花園原址為駐港英軍的彩虹軍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黎銘澤(西貢區區議員)】

將軍澳區內有不少年青人和年輕家庭,房屋政策對他們來說,是十分重要。但是,他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認為香港土地供應的規劃最大問題,並不是供應不足,而是選擇建屋用地和住宅供應分配不公,導致市民上樓之路越來越遠。

在這段時間的土地大辯論中,給予全港市民的印象是,政府和小組不敢損害社會權貴的利益,只願意犧牲社會大眾可以免費享用的郊野公園和海洋資源。如果土地供應不足真是如此迫在眉切,按成本效益和影響社會較少人為計,政府理應先收回各私人遊樂場地和粉嶺哥爾夫球會;發展棕土,那些土地已被人完全破壞;並且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閒置的農地。當政府已經做足上述的方法,而香港的土地供應仍然不足時,再討論發展郊野公園、填海和人工島等破壞自然資源的方法,才可以讓市民信服。

廣告

其實今次小組所主持的大辯論,有很多市民關注的議題並沒有接觸,令人懷疑辯論的結論並不能解決住屋難的問題。首先,軍事用地並不在是次討論的範圍,但它們確實佔用了不少土地。政府理應向北京當局反映,體諒香港的土地供應不足,要求釋放部份用地。將軍事用地重新發展早有先例,彩虹的采頤花園和現時的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大樓的前身就是軍事用地,足以證明軍事用地是可改變用途的。

再者,政府並沒有答應要市民和自然生態作出犧牲而得出的土地,全數發展成可供本港市民居住,他們可以負擔的住所,而不是淪為炒賣的工具。不少人經常要香港學習的新加坡,他們有八成居民住在公共房屋,亦不介意將大量組屋發展在沿海土地。政府理應先增加公營房屋的比例至公七私三,答應將新得來的土地發展為普通市民可以負擔的住所,向境外人士同公司買家實施限購令,禁止他們購買二手樓、並限制他們在一手樓最多購買百分之 20 的單位,保障港人置業需求。

廣告

真正的土地辯論亦需要處理人口政策,既然政府和小組不斷強調香港的土地供應不足,每日 150 個單程證來港名額是否可以討論?香港政府應該收回單程證審批權,並讓香港市民討論,在住屋需求如此龐大時,單程證的配額是否可以減少,舒緩住屋需求的增長,令香港社會有能力處理本地居民的住屋問題,這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做法,亦可以減少社區對新移民的矛盾。

總的來說,是次土地大辯論並不能確實解決市民住屋難的問題,因為它沒有決心觸碰權貴的利益;沒有空間討論更多值得發展的土地;沒有遠見改變貼身影響市民安居的住屋分配問題。它只會淪為一場為政府塗脂抹粉,硬推填海和發展郊野公園的話劇。真正做到安居樂業,需要在其他方面落手,讓香港的土地真正為香港人而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