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個好人 — 記一節與學生的基本道德倫理課

2017/2/24 — 19:15

學生問:佔中多日,警員飽受壓力,難道不能體諒一下嗎?(圖為兩年前佔領期間,警察到旺角「清場」一幕。)

學生問:佔中多日,警員飽受壓力,難道不能體諒一下嗎?(圖為兩年前佔領期間,警察到旺角「清場」一幕。)

【文:張兆聰】

學生: 老師,您認為「人性本善」嗎?

老師: 只要您相信每個人都有一股正直不阿的信念,一顆願意反躬自省的良心,那麼人人都可以是個好人。

廣告

學生:那麼,警察是好人嗎?

老師:不獨是警察,社會上任何人,即使犯錯,只要衷心改過遷善,也可以學習如何做個好人,而最終也能成為好人。

廣告

學生:我不明白。七位警察都是除暴安良的執法人員,為何他們最終要受監禁處罰?

老師:因為他們犯了錯,做了不能原諒的事。

學生:我不明白。他們所打的都是非法佔中,並向警察潑淋液體的示威者?

老師:所以該示威者最後亦逃不過法律的後果,被定罪收監。然而,人家違法是一件事,其他人能否因此透過違法行為予以懲罰則是另一回事。

學生:我不明白。對方挑釁在先,警察「替天行道」,制止犯罪,何錯之有?

老師:文明法治社會,賞善罰惡,由法律去裁判。或許示威者有罪,但沒有人能夠逾越法律,用「自己的方式」去「替天行道」。簡單而言,我們不能以對方的不是,包裝自己所作的不是。更何況,對方已經被制伏,沒有反抗,警察仍然拳打腳踢,已非「制止犯罪」,甚或更似報復。

學生:佔中多日,警員飽受壓力,難道不能體諒一下嗎?

老師:您不能,我不能,甚至無人能夠可以因為壓力大而毫無後果的做任何違法的事。

正如老師不能因為學生或家長挑釁而毆打對方,醫生不能因為病人或家屬的挑釁而毆打對方,輔導員不能因為受導者的挑釁而毆打對方,所以警察當然亦不能受犯人的挑釁而毆打犯人。

學生:您所指的是否法律上的「公平原則」?

老師:對。文明社會的法律所以能夠彰顯公義,因為法律對每一個人都公平。無人能夠擁有特權,假如法律不容許毆打傷人,則社會上每一個人都不容許毆打傷人,無論您是何許人,甚麼職業,甚麽社經地位,壓力多大。

學生:既然法律講求公平,為何七位警員的監禁刑期遠比「搞事者」嚴重?

老師:我相信是因為警察作為執行法律,維護法紀的核心一員,社會上對警察以至其他執法人員的道德操守及守法誠信均有更高的要求。我不是說平民百姓的守法要求低,對於市民而言,他們必須要守法,但對於執法人員而言,他們更加不能違法。正如學生出手打老師,學生必須承受後果,但老師毆打學生,更是萬不能容許發生。

學生:那麼,警察還可信嗎?

老師:不獨是警察,假如您願意相信每個人都有一股正直不阿的信念,一顆願意反躬自省的良心,那麼人人都可以是個可信的好人。即使是犯事的警察,只要有日擁有以上特質,都是可貴的。

學生:最後,如何做個好人呢?

老師:引用陶傑先生(註)的一番話:「做個好人,不是叫您四方討好,八面玲瓏,個個不得罪;而是要誠實、美好,不存害人之心,對弱小富有憐憫之心。做個好人,要有所堅持,嫉惡如仇,與罪惡的人和事勢不兩立,絕不同流合污」。不存害人之心,絕不同流合污。



(註)引自陶傑先生載於2013年6月29日《蘋果日報》,題為《做個好人》。

作者簡介:中學歷史、通識科教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每日學習如何令孩子們都能夠成為有良心及正義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