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學校輔導員慘過做記者?

2019/4/7 — 19:16

資料圖片:小學生(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小學生(政府圖片)

相信各讀者對於學校輔導員一職都並不陌生,就讀中小學時,不少受情緒困擾或性格較為難馴的學生都會跟學校輔導員接觸,如情況較為複雜者,則可能被輔導員轉介至駐校社工跟進。近年來中小學生的課業壓力大,不少學生的精神健康都受影響,根據「小學生抑鬱焦慮狀況調查2018」,指出受訪的小學生中有接近18%都有抑鬱癥狀,雖然政府有見及此,立馬推出「一校一社工」政策(以及即將推出的中學「一校二社工」政策),但卻因此而令學校資源都投放在社工身上,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一校一社工」的政策並非為學校增撥人手,而不過是撥錢全面取替現有輔導專業人員為社工。難道把輔導員換為社工,就能保障學生的精神健康?

學校輔導員起薪點與校工相若

事實上,學校輔導員的職責是協助學生全人及發展和終身學習,讓學生在德、智、體、群、美各方面都有全面的發展,而且能夠一生不斷自學、思考、探索、創新和應變,以面對成長路上的各項挑戰;除此之外,學校輔導員亦是家長、學生和校方之間的橋梁,一方面協助學校與家長建立伙伴關係,為家長安排活動、講座,支援家長管教子女的需要;另一方面又與學校老師合作,共膳處理學習或適應上的困難,並為有需要的同學提供輔導。此說雖顯得輔導員的角色十分重要,但在現時香港的教育體制中並沒有學校輔導員一項,其起薪點與加薪幅度一直維持在低水平,現時的入職薪金大約只有$13,000(校工入職都有$12,000),做足十年也不過$20,000,對比起社工起薪點$23,360相距甚遠。這樣的工作也有人願意做嗎?的確,仍有不少有抱負的人願意成為學校輔導員,希望能以一己之力協助學生的特殊學習需要、生涯規劃、處理精神健康、社交等問題。

廣告

社工、學校輔導員缺一不可

誠然,現時「一校一社工」的政策令學校以社工取代學校輔導員是無法完善校內的輔導系統,根據2013年六個來自美國中小學校長、社工、學校心理學家、學校輔導員及校園資源組織發表的聯合文件指出,學校輔導員、心理學家和社工皆有其獨特的專業範疇及在工作執行上的互補作用,一間學校之大,無法單以一名社工補足龐大的學生輔導需求。如果以為聘請了一兩個社工就保障了學生的精神健康,這種想法亦未免天真。

廣告

與其只推「一校一社工」政策,撥款之少其實只讓輔導員被擠出教育體制外,倒不如再加撥款,讓每間學校都有駐校的輔導員及社工,兩者相互協助,共同保障學生的精神健康才是上策。中小學生向來都是社會最珍貴的財產,口口聲聲話要保障學生精神健康,要撥款時就慳住慳住,雷聲大雨點小,有用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