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停建高鐵不是爛尾,是考慮 Sunk Cost,善用公帑

2015/12/1 — 10:41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總站地盤 (圖:高鐵網站)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總站地盤 (圖:高鐵網站)

【文:賀穎傑 @ 前線科技人員】

早前,政府在年底就退休保障進行諮詢前,突然將「全民退保」方案改名為「不論貧富」退保方案,又將「非全民」的審查方案,改名為「有經濟需要」方案。林鄭指改名不是有政治取態,亦不是污名化全民退保,而是「非常老實地點出問題」。

昨天,政府宣佈與港鐵就高鐵超支達成協議,港府需追加近二百億撥款,高鐵會同時施展財技,向港府派發數額相近的特別息,以圖製造港府不用拿出現金填氹的假象。政府並表示,立會若否決追加高鐵撥款,工程將「爛尾」。

廣告

我們認為,若港府貫徹其於退保問題上「非常老實地點出問題」的標準,那就不應該用「爛尾」去形容停建高鐵,而應該改稱「考慮 Sunk Cost,善用公帑」。在管理學上,Sunk Cost 代表已發生而無法回收的成本支出,如因失誤造成的不可收回的投資。Sunk Cost 是一種歷史成本,不會亦不應影響當前行為或未來決策。因此,在投資決策時理性的決策者應排除 Sunk Cost 的干擾。

現時高鐵的情況就正正是 Sunk Cost 的教科書典範:政府已花的六百多億無論如何不可能直接收回,打個極端的比喻,即使政府決定把西九的地洞填上,承建商亦不可能「回水」。因此,立法會在考慮是否同意追加撥款時,需考慮的不是已花的六百多億;剛好相反,決策者應該把這六百多億完全排除在考慮之外。決策者需要考慮的,是停建與不停建,那一項選擇於將來更能善用公帑。

廣告

不停建,納稅人就要追加接近二百億元,而在一地兩檢的問題未有眉目解決之前,高鐵的使用率鐵定偏低,別說回本,就連通車後能否收回每年十多億的營運成本亦成疑,勢必成為納稅人的無底深潭。若解決一地兩檢,則無可避免地對一國兩制造成衝擊,界外成本極之昂貴。簡而言之,追加撥款就是教科書所謂的 throwing good money after bad 最活生生的例子。

停建高鐵,根據早前公共專業聯盟召集人黎廣德的估算,西九總站可改建其中 20 萬平方米用作商場零售,每年租金收入37億元。剩餘的14萬平方米地下空間可作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效益先行,例如採用低碳創新科技建設生態地下城。至於包含原菜園村地段的石崗列車停放處,共有27公頃可騰空作房屋用途,參照規劃署對錦上路地皮的規劃標準,共可建5600個單位。顯而易見,停建高鐵的結果就是增加政府收入,開拓市民生活空間,解決土地問題,一石三鳥。

如果決策者能正確考慮 Sunk Cost,放下情感的包袱,理性的決策絕對是應該立即停建高鐵。希望各位立法會議員能夠做好把關工作,這絕對是廣大市民於明年立法會選舉時的重要參考因素之一。

 

Reference:

搞好民生 停建高鐵 穩賺千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