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健民,謝謝

2018/11/15 — 12:29

辦完今晚陳健民教授的最後一課,我大大鬆了一口氣。

事前有各種期待和擔心,博群同事這些天來也全情投入,確保萬無一失。我們有同樣的心願,希望辦好這場講座,向健民老師致謝致敬。

一個以教育為志業的老師,他的一生最在乎的,就是學生,就是講台。是故對一個即將退休老師最高的致敬,是有屬於他的最後一課,讓他的學生和同事回來,再聽一次老師講課,並向老師道一聲謝。是故我們能為健民老師辦這樣一場告別課,是我們的榮幸。

廣告

在健民教授之前,我曾參與籌辦和出席過關信基、石元康、李天命、關子尹先生的最後一課。我真的希望,這能成為中大的傳統:在大家敬愛的老師退休時,學系的學生和校友,能為自己的老師辦一場告別課。

廣告

這是人情,是傳承,是感謝,也是大學教育的真義。

今晚講座聽到一半時,我心裡已知道,這是歷史性的一課。在短短個多小時,健民和我們分享了他大半生走過的路:他讀過什麼書,遇到什麼人,為什麼當初選擇學術和公共參與,他對香港和中國的關懷,以及他的信仰和信念。這裡面,有社會學、有政治學、有公民社會和公民抗命,有人生哲學和宗教情懷,還有真實的政治實踐。

全場聽眾多次站起來經久不息的掌聲,許多朋友眼中的淚光,印證我的判斷。

今晚的健民,站在講堂上,有著最好的狀態:清晰、完整、有故事、有思想,還有笑話。我們所有人都真切見證到,健民怎樣用他的生命,活出他的學問和信念。我們有著這樣的師友,是我們的福氣。

不過,我一邊聽也一邊傷感:這真的是健民的最後一課嗎?沒有健民的中大,將是何等寂寞?健民的精神和理念,又將如何傳承?

我最初建議的題目是:「我到為植種 — 山中歲月三十年」,健民建議改為:「毋忘燃燈者 — 向啟蒙者致敬」。他的意思是,最後一課,他要感恩,要向先行者致敬。

健民同樣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先行者,同樣是無數學生的啟蒙者,同樣是值得我們敬重的老師。

健民,謝謝。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