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23 - 13:19

催淚彈可以殺人

金鐘,警方在高處大放催淚煙

金鐘,警方在高處大放催淚煙

每次聽到警察講「施放催淚煙」,傳媒又竟然照跟,我就火滾。催淚彈就是催淚彈,有彈殼,而且好大個,怎可能是「煙」;發射就是發射,怎可能是「施放」這般溫文爾雅?如果鐳射筆也說成是「鐳射槍」,那麼發射催淚彈果支嘢,應該叫催淚炮。

警察形容「施放催淚煙」,是徹頭徹尾的語言偽術,一直試圖掩飾催淚彈的潛在風險。中文大學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總覽近年全球有關催淚氣、胡椒噴霧及鐳射筆健康風險之醫學文獻,供學生參考,本文摘錄部分要點:

催淚彈殼能造成嚴重瘀傷、眼部受傷、失明、頭骨破裂;印度有病例,催淚彈殼能導致神經線受損及截肢。報告引述一個統合分析,綜觀全球 11 個國家地區共 31 項有關催淚彈及胡椒噴霧的研究,共 5,131 人因催淚氣及胡椒噴霧受傷而接受治療的人,當中二人死亡及 58 人永久傷殘,其餘完全康復。

廣告

兩宗死亡個案,一宗發生於巴林,催淚彈射進家居導致一名男人呼吸困難死亡;另一宗尼泊爾病例,示威者被催淚彈擊中頭,腦部創傷而死。

58 人身體機能永久受損,當中 18 人因為被催淚彈殼擊中,導致眼球破裂及失明(4 人)、植物人(1 人)、截肢(3 人)及肢體傷殘(10 人);14 人出現持續精神疾患、23 人出現持續哮喘徵狀及呼吸問題、另 3 人有長期皮膚過敏。

土耳其 2013 年一次示威中吸入催淚氣及胡椒噴霧後,117 尋求醫療協助而需要接受精神檢查的人當中,50 人被診斷為急性壓力疾患、27 屬創傷後壓力症候群、9 人被診斷為重度抑鬱症。可見催淚氣及胡椒噴霧造成的精神創傷亦不能忽視。

據外國病例,呼吸系統病患者,如哮喘病人,吸入催淚氣的風險較大;若在密封空間使用這些化學刺激物,傷害會加劇;催淚氣及固體微粒可能殘留於環境中,蘇格蘭一病例源自附在傢俬上的「二手催淚氣」。

中文大學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給學生參考的單張建議,把傷者盡量移離煙霧範圍,走向上風位;病人應採取半坐直的姿勢,用生理鹽水沖洗面部,不要擦眼睛,不要用油或醋洗眼,移除隱形眼鏡。

縱觀中外記者的影像記錄,警方多次在毫無必要亦違反常理情況下,向人群直射催淚彈,射頭、射向高處掉落人群、射向密封環境、射向民居安老院、射向空無一人的街巷,到今天發了近二千枚催淚彈,已有記者被催淚彈射中額頭,距離眼睛只約半吋之差、也曾幾乎造成人踩人事件,未有人死亡只是幸運。

《紐約時報》圖文並茂總括香港警方濫用催淚彈四宗罪:一,在密閉空間(葵芳站)發射催淚彈;二,從十幾樓(政府總部)高處發射催淚彈;三,向人群發射催淚彈;四,於視野不清地方無差別發射催淚彈,全部違反使用守則。警方今日解釋謂沒有於「高處射催淚彈」,影片只是攝影角度問題。退一萬步當警察今次無講大話,但防暴警察把催淚彈射向高處,待其墮落,墜下速度極快,幾吋長的金屬彈殼,可以造成嚴重損傷,等同高空擲物,意圖謀殺。

直到今天,沒有任何政府部門就催淚彈造成的公眾健康風險提出警告,至於人見人愛的警方,當然,亦無半句道歉。

補充:

中文大學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的報告中亦提到鐳射筆的健康風險,鐳射筆種類很多,有些很安全(如商店用的條碼閱讀器),但近年功率高的鐳射筆越來越容易買到,網上貨品亦缺乏監管,也因為經常於兒童玩具中出現鐳射光束,令安全受關注。現時爭議的鐳射筆,一般屬於 IIIa 級,功率低於 5mW,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認為風險很低,但世界衛生組織則較為審慎,指出這類鐳射筆太強,不應向公眾售賣。

翻查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明(見第二頁),IIIa 級別危險之處,只在於配合輔助儀器一同使用時才出現,例如鐳射筆配上望遠鏡等情況下使用,才有機會傷害眼睛,世衛認為不適合普通消費者使用。

2018 年,一位希臘男童直接望向鐳射筆數次,視力受永久損害。鐳射光束能造成視網膜病變,不過文獻並無清楚說明受傷個案的具體環境,及光束的距離,美國 FDA 的安全指引主要針對玩具及兒童青少年使用。

正常人若近距離望到光線刺眼,會眨眼或轉身,故合規格的鐳射筆一般不會對眼睛造成嚴重傷害。同等功率的鐳射筆,偏藍或紫色的,較紅色綠色的危險,乃因為人的眼睛對藍紫色光線,不及紅色或綠色光線敏感,避開光束的動作會較慢。

 

相關文章:
她的眼淚
人性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