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傾城、傾國、傾心

2017/10/8 — 11:15

「價值連城」這句成語家傳戶曉,很多人可能已忘記其出處:秦王垂涎趙國寶玉「和氏璧」,提出以十五座城池交換(儘管趙國認為秦王意在強搶,於是有「完璧歸趙」故事,這是後話)。用城池換寶石看似誇張,但一百年前,珠寶公司卡地亞確曾以一條珍珠項鏈,換來紐約第五街的一整幢大廈用作集團總部。

當年珍珠非常罕有,靠大海撈珠,全球每年只有幾十粒推出市場,因此只屬皇宮貴冑玩意。但幾年後,日本人御木本幸吉用自己發明技術,每年生產千萬粒大小、形狀和色澤都比天然珍珠優勝的養珠,珍珠價錢大跌,從此成為大眾化產品,御木本(Mikimoto)則至今仍是跨國珠寶大品牌。

情人眼裏出西施,寶石的價值也是見仁見智,經濟理論的供求關係固然有影響,但這供求既可以是實際數量,也可純是印象。例如女士最愛的鑽石看似矜貴,實則蘊藏量極豐富,只是過去百年來絕大部份生產一直被De Beers一家公司控制,確保不會出現供過於求而拉低價格。

廣告

在製造需求上,De Beers更可謂推廣界的傳奇。比如結婚牽涉鑽石戒指,不是甚麼歷史悠久的傳統,只是De Beers找到一個五百年前歐洲貴族政治聯婚,重新包裝為童話式浪漫故事,創造出鑽石婚戒這概念,再配合「鑽石恒久遠,一顆永留存」這標語(比不上英文原版的「Diamond is forever」簡潔,但仍屬佳作),比喻不變的愛,世上女性從此中了鑽石魔咒,男士亦惟有乖乖從命。De Beers還幫消費者想好了「畢直」,創造訂婚戒指價錢應等於「兩個月工資」的準則,這無疑是推銷絕招,因為是個「移動龍門」,有錢人固然可豪花,普通打工仔也可量力而為,總之貴有貴買、平有平買,皆大歡喜(最歡喜當然是De Beers)。

至於所謂「四C標準」(顏色、清澈度、切工、克拉重量),是1960年代發明的市場推廣計劃一部份,目的是令中產階層安心購買較細顆的鑽石。而「鑽石可以保值」更是天大誤解,它離開零售店後會立刻大跌價(且別論大多數零售商根本不會接受回購)。

廣告

《Stoned: Jewelry, Obsession, and How Desire Shapes the World》還有關於其他珠寶的故事,包括荷蘭人怎樣從美洲土著手上用玻璃珠換來今天的曼克頓島、法國版「何不食肉糜」主角瑪麗皇后如何因一條項鏈被送上斷頭台、本屬王室復活節禮物的俄羅斯珠寶彩蛋到頭來如何支持蘇共等。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