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價值 17 億的元朗行人天橋系統,比現有道路網絡更強大?

2018/7/31 — 20:57

擬建行人天橋模擬圖(圖片來源:路政署)

擬建行人天橋模擬圖(圖片來源:路政署)

【文:關間聞】

談論這件事件之前,大家不妨先重溫一下事件的來龍去脈

元朗市的行人天橋系統(簡稱「天橋系統」)很昂貴嗎?也許吧。昂貴可以衡量、比較。有人以1998年落成的汀九橋為例,造價17.35億,剛好與天橋的17.85億「相映成趣」,以此質疑造價不合理。不過年代較遠,物價保險建材價等早已翻幾翻。另一個可供比較的近期設施,是2009年落成的昂船洲大橋。橋身可供貨櫃車行駛,最終造價超支,達37億。假設以後每年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年升幅平均為5%(註 1),昂船洲大橋今日的造價可能會上漲至大約60億,接近天橋系統的三倍多。

廣告

三至四條「天橋系統」的造價等同一條承載量更大的重型運輸橋樑,難怪被大家質疑。

公共建設需要興建與否,不能忽略造價是否合理,至於發現甚麼溶洞需要甚麼百米深樁,姑且不視之為斂財藉口,但可否另選樁柱落腳點?可以避重就輕嗎?解決不了,就應找尋較便宜的替代方案。適當的吝嗇,才是公帑使用之道吧?公帑用之於利民,不是用來安撫「我不是鄉巴佬」這種虛榮心理

廣告

即使天橋系統造價沒有那麼昂貴,仍然要問:有需要鋪設這個規模的天橋系統嗎?

我的結論是:不需要,因為元朗市原本的道路網絡配套已某程度上應對需求,即或仍有所缺乏,只需在原有設施上改善,已可解決問題。

天橋原來的構想,是縱向連接西鐵朗屏站至元朗教育路,橫向接通市內明渠兩岸。這裡有幾個疑問,首先,為甚麼一定要到達元朗教育路?元朗教育路固然是元朗市中心一部份,但青山公路元朗段是否一個不可接受的次選?反過來說,為何不野心大一點,不理多麼昂貴,都要直達十八鄉路,貫通整個元朗市及周邊地帶?第二,現時朗屏站有多「與世隔絕」?第三,明渠兩端的連接設施,是否嚴重不足?

不如由筆者落實一點,帶你到元朗走一回,並羅列現存道路網絡的缺點及改善建議。筆者不厭其煩地、嘮叨地詳述這些路線,正是想大家多發問:眼前有一個明明可用、四通八達的道路網絡,「天橋系統」為何而建?欲取而代之?還是對現行網絡作出補充?現行網絡的缺點不足何在?計劃中的遠景,和現存道路網絡承載力差距有多大,令大家要仰賴新建的「天橋系統」救助?

坦白而言,一介草民,怎會輕易提出能折服政府內專業人士的方案?反而管治一方,理應提出可折服草民的理據,好讓我們判斷是否值得動用大量公帑架設天橋系統。

要了解或解答上述問題,需要親身到元朗市四處走動,自會「恍然大悟」。若果你身處西鐵朗屏站,現時有三個途徑(註 2)可走向市中心/元朗教育路:

1. 走到E出口(圖 1),直達元朗安樂路,再經大橋路(天橋或地面)到元朗安寧路(圖 2),經大橋街市,再越過青山公路元朗段,穿過大棠路或康樂路,就可到達元朗教育路。

現存缺點:需要上落行人天橋,並多次橫過馬路。
改善方法:多建一段有上蓋、有升降機、規模較小的天橋,連接西鐵朗屏站E出口,直達元朗安樂路或元朗安寧路,同時為現有天橋加上上蓋。

圖 1:西鐵朗屏站 E 出口遠望大橋路(作者提供圖片)

圖 1:西鐵朗屏站 E 出口遠望大橋路(作者提供圖片)

圖 2:大橋路天橋

圖 2:大橋路天橋

2. 走到D出口,經明渠旁保輝徑,或明渠旁大橋村行人通道(圖 3),直達元朗安寧路,再到元朗政府合署,如前述,越過青山公路元朗段,透過其他行人道到達元朗教育路。

現存缺點:明渠旁的行人道,可謂天晴烈日曬,風雨濕透身,D出口亦沒有架設升降機,對輪椅使用者造成不便。
改善方法:為行人道加建上蓋遮風擋雨,並在D出口加建升降機。

圖 3:西鐵朗屏站 D 出口遠望

圖 3:西鐵朗屏站 D 出口遠望

3. 走到B2出口,這兒有名副其實的行人天橋系統(圖 4),覆蓋範圍極廣。行人天橋起自朗屏站,經俊賢坊、越過元朗安寧路、繞過元朗信義書院外圍、經過元朗西巴士總站、穿過元朗廣場,接駁另一條天橋,到達豐年路輕鐵站(圖5),天橋最後落腳於豐年路,前行片刻就可到達元朗教育路。

現存缺點:現有天橋規模「未必」可以應付驚人的人流量,天橋沿途亦欠缺升降機。
改善方法:可加建升降機,方便輪椅使用者,事實上天橋接近安信街一段,現正進行加建升降機工程。

圖 4:西鐵朗屏站 B2 出口

圖 4:西鐵朗屏站 B2 出口

圖 5:離開元朗廣場,到達豐年路輕鐵站

圖 5:離開元朗廣場,到達豐年路輕鐵站

上述改善方法,應該不需要好幾億公帑吧?

另一組疑問,現有橫跨明渠的設施是否嚴重不足?其實明渠兩端早已搭建行人及行車天橋,部份行人天橋設有供輪椅人士使用的斜路,就是殘舊一點,沒有遮風擋雨的上蓋,可以加建改善,不一定要如斯大興土木,濫用公帑。

誠然,筆者上述判斷,沒有研究數據支持,有其缺點、盲點。現行設施能承擔的人流量,未知可否應付日後「突如其來」的人流。

不過,那「突如其來」的人流,來自何方?經常出入元朗市的居民,曾幾何時發現上述幾組通道經常擠塞得水洩不通?還是只要「天橋系統」完成了,人流就會逐步或突然湧現?

這裡觸及一個既敏感,亦涉及各方利益的老課題。元朗為甚麼必定要如此「繁榮」、如此擁擠?人流無止境地增加,誰人受害?那夥人得益?現實的元朗時空裡,最需要疏導人流的地方在那兒?「這裡」架起的天橋是疏導「那兒」人流的良方妙藥嗎?

還是那一句,到元朗市四處走動,自會「恍然大悟」。

 

註 1:「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按年升幅,可參閱《香港統計年刊》,筆者估算極為粗略,未有把薪金、建築材料、融資等項目分開計算。
註 2:西鐵朗屏站面向教育路方向,有4個主要出口,C出口與D出口很相似,故略過不提。

作者自我簡介:一介書生,喜歡舞文弄墨,讀書清議。原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