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免於恐懼的自由

2018/7/1 — 13:24

 「言論和藝術創作的自由,是優秀創作的關鍵。這是大灣區中唯香港獨有的優勢。」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主席張秉權日前寫道。

就在那不遠的過去,《中英聯合聲明》之後,主權移交中共之前,香港湧現充滿政治隱喻的創作,百花齊放,好不熱鬧。

轉眼三十年,我們的創作人今天有更自由嗎?還是連隱喻都再也玩不起? 紅線處處,敏感詞彙清單愈寫愈長。中國大陸創作人曾經「擦邊球」闖關的模式,今也漸漸成為香港的日常。一個念頭冒起,必先經驗(自我或他人的)政治審查,再戰戰兢兢地實踐。有時成事,有時不能成事,死胎太多,實在一個也嫌太多。

廣告

近日,香港文壇接連發生叫人興嘆的事件,但剛剛搜過一轉 Wise News,主流傳媒看來關注缺缺。書展海報明明劣評如潮,但它們卻像喉舌一樣將新聞稿搬演一次;圖書館擅改得獎文章,明明是涉及道德操守的討論,但它們至今仍然隻字不提。我相信,這些傳媒機構中的個體,定必有良知之士,到底是甚麼讓他們敢怒不敢言呢?雖不至於是硬橋硬馬的政治審查,但相信恐懼必在其中。

而如此時局,你不必作惡,只消沉默附和,足以成為「平庸的惡魔」。

廣告

主流傳媒失陷,香港人需要自己的媒體。就像馬來西亞也有他們的《當今大馬》,難道香港人不值得一個為香港人發聲的媒體嗎? 時局傾倒,我們或挽救不來,但我們尚可支持一個媒體,保留一股與建制論述抗衡的力量、一把主旋律以外的聲音。當你有機會支持一個媒體,使之免於任何金主的干預,使之真正服務於人群,而非個別權貴,請不要猶豫,讓它成為你監察社會的眼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