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兒童權利在香港

2018/8/23 — 16:15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李灝雋(香港中文大學全球研究(四年制)三年級)】

「兒童權利」一詞看似奇怪:兒童有或應有甚麼權利?為何要談兒童的權利?兒童權利關注些甚麼?相信不少人或許會有這些問題,甚至更多。現今社會強調人權,兒童也是人,因此兒童權利理應同樣得到跟人權的重視,因為前者包含在後者之中,但事實上要到 1989 年通過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公約》)才有人留意。《公約》講述兒童權利這概念,是首條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公約,確立了兒童權利的概念和框架,卻鮮有人了解《公約》的由來和基礎。20 世紀初,英國人,救助兒童會創辦人之一,埃格蘭泰恩.傑布女士(Eglantyne Jebb)起草了《兒童權利憲章》,是首份講述兒童權利的文件,而《公約》也以此為藍本。

那麼香港的情況又如何?其實《公約》早於殖民地時期(1994 年)已經實施,因為中國也是締約國,回歸後香港亦都繼續實施,並於 2005 起開始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就《公約》在香港實施的情況,提交報告予中央人民政府,與中國的報告一併交到聯合國。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就報告提出問題和回應。以上次報告為例,委員會指出香港有部份關於保護兒童的法例和兒童福利政策,並未完善,亦欠缺全面的綱領。縱使香港是世界上最強調個人權利的地方之一,但在保護兒童權利方面卻相形見拙。本地方面,較早成立的家庭議會(2007)或是立法會的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還有今年年中成立的兒童事務委員會,都與兒童權利息息相關。當中後者是專門處理兒童權益的官方組織,對象為18歲以下兒童,而重點工作主要針對 14 歲或以下兒童。就觀察目前情況,委員會恐怕都只是政府的諮詢組織,對倡議和保護兒童權利的幫助有限。

廣告

兩大困難 窒礙發展

在推動兒童事務上面對的兩大困難,或許可以解釋為何香港在保護兒童權利方面會如此落後。首先,《公約》中兒童 18 歲以下的定義並未在香港廣泛採用,以致政策失焦或涵蓋不足。雖然政府接納《公約》中兒童的定義,但到實際執行時,往往無法實現,兒童的定義在不同範疇有不同的標準,例如按照法例,年上如滿 15 歲就可以合法兼職工作,而 16 歲則是合法性交年齡等。引伸下去,就是本港缺乏中央資料庫,儲存兒童的統計數據,難以了解本地兒童情況。事實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有嘗試整合各政府部門的數據並於網上公開,但仔細一看,不少數字範圍不一,實際應用難度高,例如患上愛滋病的兒童的數據以每十年為分界、安置在各類社會機構的兒童數目以 21 歲或以下為一組、羈押在懲教院的兒童數目所同樣只有 21 歲或以下的數據等等。當局提供的資料顯然乏善可陳,根本無法有效透過這些數字來了解本地實際情況,遑論以這些數據為基礎來倡議保護兒童的政策。簡言之,香港在推動兒童權利上仍然處於起步階段,八字還沒有一撇。

廣告

放眼未來,本地的兒童事務有多方面可以發展。不論是在社會推廣兒童權利,還是關注各項直接關乎兒童權利的議題,例如兒童肥胖、網絡安全、教育制度、精神健康等等……都需要廣泛而準確的數據反映本地兒童面對的狀況。歸根究底,建立具指標性的統計數字來監察兒童發展才是首要之務。

Child Rights Change Maker 計劃

救助兒童會 CRC Maker(Child Rights Change Maker)計劃由一群關注兒童權利的大學生組成。透過研究和文章發佈,每位 CRC Maker 成員發表個人對兒童權利的意見和想法。我們明白到要倡議兒童事務,必需有年輕的聲音融入我們的工作當中。CRC Maker成員由其關切的議題出發,根據親身的經歷、自行搜集的資料,再進行分析和書寫每篇文章。每份心血都是他們往後立足兒童事務的一步一腳印。CRC Maker 成員代表的,不是本會或這個計劃,而是匯集香港兒童的心聲。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想法,和他們互相學習和進步,一起倡議兒童權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