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入境處的藝術造詣

2018/12/25 — 11:47

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後,不少表演者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資料圖片)

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後,不少表演者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資料圖片)

【文:中產平民】

台灣樂團閃靈獲邀請參加何韻詩在香港舉行的音樂會, 出人意料地得到一個拒絕入境的理由, 就是閃靈樂隊成員並沒有在香港境內不存在的技能和知識經驗。 大家千萬不要批評入境處不認識藝術, 其實藝術呢啲嘢, 我哋識條毛咩。 入境處高層們的藝術造詣實在高得不能再高, 因為歷年來入境處一直歡迎不一樣的音樂人進入香港, 只是大部分人都跟筆者一樣, 藝術水平太低, 不懂得欣賞而已。

什麼人可以輕易來港進行藝術表演? 最經典的就是之前在西洋菜街晚晚表演的大媽吧。 而大媽們的好朋友, 在全港各區進行藝術表演的人, 包括之前在西洋菜街表演雜耍的同胞, 入境處都對他們無任歡迎。 除此以外, 在香港各區也有一大批穿著性感舞衣, 表演重口味音樂的大媽們。 在入境處眼中, 這批大媽和雜耍表演這就是擁有在香港境內不存在的技能和知識經驗, 能夠吸引一班上了年紀的男士欣賞, 所以便可以輕鬆入境, 不是嗎?為何近年香港歌手的演唱會一票難求?另類的音樂界人士, 尤其是擁有雙程證的一批, 其實也貢獻良多。為了刺激本港經濟, 他們不惜以身犯險來香港炒黃牛, 令本地歌手的演唱會能夠製造話題, 吸引本地居民踴躍購票。可能在入境處眼中, 他們的技能和知識經驗絕非本地人能夠匹敵, 所以運用酌情權, 批准他們來香港跟南亞裔的排隊黨裏應外合, 將本地演唱會事業再次推上高峰, 製造一票難求, 座無虛席的熱鬧氣氛。 身體殘缺的內地人士來香港行乞, 可能因為香港的醫療制度實在太完善, 香港的醫護人員甚少有機會觀摩身體殘缺的病人, 所以入境處便採取酌情權, 讓他們來香港進行另類的交流吧。

廣告

像筆者這些毫無技術修養的平民百姓, 當然不會明白入境處的苦心。 入境處不是不支持本地藝術發展, 只是台灣閃靈樂隊實在不夠另類, 難以讓入境處批出工作簽證罷了。 在未來的日子, 香港歌手如果想要請外地表演嘉賓, 不妨考慮到國內邀請唱山歌的歌手, 或者懂得吞劍的雜技表演者, 甚至是馬戲團的獅子, 可能會獲得入境處的賞識, 獲批工作簽證來香港表演。

(作者簡介: 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