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外交困的輔導老師

2015/4/20 — 11:47

除了學生的成長適應、友儕關係、學習壓力、網路成癮、家人相處,近年一連串社會事件產生的價值及信念崩塌更是輔導人員前所未見的新課題。(《School of Rock》劇照 )

除了學生的成長適應、友儕關係、學習壓力、網路成癮、家人相處,近年一連串社會事件產生的價值及信念崩塌更是輔導人員前所未見的新課題。(《School of Rock》劇照 )

【文:周子恩,進步教師同盟成員、中學教師】

眾所周知,隨著社會環境急速變化,學生問題日益複雜,輔導老師的工作壓力愈來愈大。

事實上,所謂輔導老師的工作壓力,大概可分為兩種,包括外在的,即個案本身的複雜性或數量,及不同持份者,包括校方、家長、學生的互動,乃至輔導工作與老師其他職務安排上的衝突。

廣告

而另一種壓力,亦是本文主要觸及的,則是內部的,源於輔導人員對自身的專業要求,及輔導專業之工作特質在學校實際環境運作時之困難。

廣告

對輔導概念有基本認知的朋友都知道,處理個案時,輔導人員需要盡力創造一個沒有評價的安全環境,鼓勵案主面對自己的行為,並為此負責。然而,在人力資源匱乏的學校環境裡處理學生問題,的確充滿著不少限制與困難。例如在一般中學環境,大部分老師都十分忙碌,輔導老師更是分身乏術,與個別學生面談幾次尚算可行,但面對學生每每詳盡傾聽,又似乎真是強人所難,更遑論協助學生梳理及跟進背後複雜的系統問題。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上述可見的資源問題,傳統的意識形態也窒礙了學校的輔導工作。不少輔導者都深信「無條件的接納」可以營造包容的氣氛和自由空間,讓案主在接納和信任關係中,開放地談論自己的一切,作自我了解,開放而主動地探索自己內心。但面對一些「經典」個案,例如學生欠交功課,尤其當碰上屢勸不改的「積犯」之時,具雙重身份的輔導老師唯有如「無間道」一樣選擇協助校方執行紀律工作。然而值得反思的是,當輔導老師願意以尊重學生的心態去了解學生「犯案」動機時,每每發現故事背後的「結構性深層次矛盾」。就以筆者早年接觸過的一名代表港隊的精英運動員學生為例,他被老師投訴每天上課時熟睡,長期欠做功課,但將心比己,每晚練習體能5-6小時後,你還能應付翌日的工作嗎? 是誰教這個少年陷入這本來不應存在的兩難局面? 政府為了這群滿有個人志向的少年人準備過什麼?

事實上,學生輔導問題五花八門,絕非如行外人想像只集中在低組別學生身上。除了學生的成長適應、友儕關係、學習壓力、網路成癮、家人相處,近年一連串社會事件產生的價值及信念崩塌更是輔導人員前所未見的新課題。另一方面,不少被視作「舊酒」的老問題一旦轉了「新瓶」,處理方法已經需要重新調節,例如傳統以肢體接觸為主的欺凌個案,早已轉化成網絡欺凌,而以往學生的至愛亦由Facebook轉往Instagram。另一個有趣的例子就是近年冒起的「女神收兵」個案所衍生的人際關係問題,當中的案情實在教我們這些老人「長知識了」。

幸好,輔導老師早已適應面對上述內外交困之局。既然在可見的將來當局不可能效法外國先進國家將教學和行政分家,在學校特設學生成長支援部門或其他專業職系(除非大家認為一校一社工已經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為了學生的最大利益,輔導老師唯有多花額外心力一方面注意生態變化,以免被時代拋離太遠,一方面施展渾身解數,努力照顧面前每一株小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