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民退保與生果金

2017/2/24 — 22:16

香港不少中老年人因各種理由,要露宿街頭。不少論者認為,全民退保或能幫助他們。(資料圖片)

香港不少中老年人因各種理由,要露宿街頭。不少論者認為,全民退保或能幫助他們。(資料圖片)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二月二十二日發表的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度財政預算案,財政盈餘高達九百二十八億元,但只係一次過出綜援、生果金(高齡津貼)(註一)、長者生活津貼「雙糧」,並未「取消強積金對沖」,亦無長期增加免審查的耆英津貼。香港長者為香港社會貢獻心力幾十年,應該得到社會尊重及回饋。香港係富裕社會,不應有長者露宿、瞓劏房、在街執紙皮之類。全民退保可能淪為加強版強積金,變相強搶小市民人工。建議大幅增加免資產入息審查的生果金,大敬天下耆庶盡歡顏。

社福界及泛民頻頻要求政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無疑,歐洲許多國家,例如芬蘭,都有全民退休保障基金,由政府、僱員、僱主三方供款,但那些係民主國家,而港共政權並非完全民主政府。有市民擔心香港全民退保可能變成強積金翻版,進一步剝削打工仔的血汗錢,然之後(可能)由當局串連基金大財團,上下其手,兼且濫收行政費。到你退休時,話你知你筆退休金經已投資蝕哂,試問你又可以點?強積金有辦你睇,委託私人財團打理,行政費任其需索,異常昂貴(註二),再加上對沖機制,挪用強積金支付遣散費,結果打工仔退休所得極少,尤其是基層,有清潔工做了成世,強積金只得幾萬(註三)。所以,為免全民退保成為強積金加強版,全民退保主要供款人應為政府資助及大財團利得稅,僱員供款減到最低為妙,並不得抵銷長者綜援。

「學者方案」聲稱能照顧基層需要,毋須簽衰仔紙都能領三千五百元退保金額。但就無透露政府現行長者綜援基本金的預算將一併納入全民退保基金,即是現時正在領取綜援的長者,於方案實施後,將只可領全民退保取三千五百元,原本可領取的長者綜援基本金三千二百元將不會獲發!(參青年新政《拆穿全民退保騙局》)

廣告

況且,香港不少低收入或自僱人士,根本無供強積金,退休如何是好?

香港長者幾十年來為香港社會賣命,無論貧富,無功都有勞,所以香港社會應予回饋,將長者生活津貼(註四)併入生果金(高齡津貼),大幅增至每月四千,並定為公民權利而非福利,毋須入息資產審查,但須限於居港三十年或以上者,即真正長期為本港付出人仕,(芬蘭長者生果金亦視乎居芬年期)。

廣告

同時,領生果金的合資格年齡,最好降至現行政府公務員退休年齡六十歲,符合現實環境。生果金不得抵銷長者綜援,但長者綜援,既為福利而非權利,當須入息審查。至於長期居於境外人仕,例如而今廣東計劃所含者,對本港信無歸屬感,應取消領生果金權利。

 

註一:高齡津貼,俗稱生果金,每月金額為一千二百九十元,香港社會福利署為長者永久居民提供的福利金,自一九七三年起推行,當時名為老弱津貼,合資格年齡為七十五歲,七七年改為現稱;七八年十月一日起受惠資格改為七十歲。;八九年受惠資格降至六十七歲;九一年受惠資格降至六十五歲;另外,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起推出廣東計劃,方便長期居住在廣東省的合資格香港長者,亦可受惠於相等於香港的福利。

註二: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on.cc東網專訊》強積金推十五周年,被轟蠶食打工仔血汗錢。有勞工團體檢視現行強積金制度,發現行政費用在過八間竟然勁升逾一倍至九十六億元,加上制度容許僱主供款部分可與僱員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對沖,結果十五年來「沖走」僱員應得權益累計達二百六十六億元,批評強積金反蠶食了僱員的退休金,

註三: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九日《頭條日報》:清潔工兩遭「對沖」 強積金只剩五萬「劃線都無用啦,僱主會諗其他方法縮皮,對我哋都無乜用」,六十四歲外判清潔工陳女士(化名),過往曾被僱主兩次以強積金對沖遣散費,現時強積金戶口只剩五萬多元。

註四:香港特首梁振英一月十八日發表《施政報告》,建議在現有的長者生活津貼,增加多一層高額援助,資產不多於十四萬四千元的長者,每月可申領三千四百三十五的援助。政府亦會放寬現行長者生活津貼的資產上限,由現時單身者的二十二萬五千元,上調至三十二萬九千元。另外,政府會取消俗稱「衰仔紙」安排,讓長者以個人身分申請綜緩,並將領取長者綜緩的合資格年齡,提高至六十五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