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球趨勢:廢青 vs 廢老

2016/11/15 — 14:29

【文:黃樂祈(自由撰稿人)】

大約十年前,社會學學者呂大樂撰寫了一本小書《四代香港人》,自此多被人援引,有些中學更指定學生為之撰寫閱讀報告,可謂一本知名度頗高的書籍。簡而言之,該書把戰前和戰後的香港人以出生年代分為四代的香港人,剖析各代之間思想差異的內容與成因,並探討其中的張力。

港英美不同世代投票意向大不同

廣告

隨着時代的變化,「某代香港人」先轉變為「某十後」(及「千禧後」)間視野分歧的討論,而在雨傘運動後,又再演化為「廢青」和「廢老」(或「廢中」)的世代之爭,不同年紀的縫隙似乎有增無減。不過,「廢青」、「廢老」之爭,不單是香港獨有的現象,反之,此實為全球趨勢。縱觀今年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不同年齡對政治現實視野各異,乃國際局勢不穩的成因之一。參考英國脫歐的投票意向(參圖一),年紀較輕的選民傾向支持留歐。

所以,當脫歐的呼聲壓倒留歐,當地社交媒體發洩不滿的年輕者大有人在,他們認為老一輩的投票決定非常自私,對下一代的未來置若罔聞,甚至有人聲言「以後在火車也不會再讓座予老人」【註一】。同樣,今屆美國總統大選亦出現這種「年齡層分裂」的情況,年紀較大的選民傾向支持特朗普(圖二)。這就解釋到為何近日多場抗議特朗普當選的示威者以年輕人居多【註二】。

廣告

(圖一)英國脫歐公投不同年齡的投票取向,資料來源:POLITICO Europe

(圖一)英國脫歐公投不同年齡的投票取向,資料來源:POLITICO Europe

(圖二)美國總統大選不同年齡的投票取向,資料來源:Edison Research for ABC News, AP, CBS News, CNN News, Fox news, NBC News

(圖二)美國總統大選不同年齡的投票取向,資料來源:Edison Research for ABC News, AP, CBS News, CNN News, Fox news, NBC News

不同世代對處理現況的態度趨兩極

當然,要仔細分析今年香港、英國、美國三場選舉的結果,單看年齡層的數據並不足夠。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它是一個重要的「影響因子」。那麼,何以三地的「廢青」和「廢老」在選舉的取向有明顯的分別?是偶然,還是有共同的緣由?

二戰結束於一九四五年,距今已有七十年之久。最老年的一輩,經歷過戰爭的洗禮,加上生、心理已步向晚年,對「亂」有一種異常的抗拒。但是,他們和戰後出生一代也對過去有種特別的情懷。畢竟,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初,那段時間被稱為資本主義的黃金時代(Golden Age of Capitalism)。戰時積壓的需求和戰後的出生率促使經濟快速成長,不少的地方物阜民康,低失業率、財富成長、社會服務增加、休閒能力上升【註三】,確實令人回味。美國戰後享受過黃金歲月,迅速崛起成為大國;英國戰後雖漸遜色,亦因帝國的影子和種種文化遺產仍讓國人感到自豪;香港曾幾何時享有「國際金融中心」的美譽,經濟欣欣向榮。「美國夢」、「日不落」、「魚翅撈飯」——「廢老」因着成長的背景,產生出一種獨有的視野。他們不一定每位都有幸成為當下社會的既得利益者,但眼見社會氛圍的變遷,容易勾起了他們對過去的憧憬,令他們與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產生共鳴,務求重拾美好的時光。相對,「沒有過去」的「廢青」,成長於經濟步向衰退的處境,他們追求的東西自然不同。

年輕與年長一輩的思想有所不同,本屬正常現象。但隨着二戰起發展的政治和經濟結構瀕危,全球經濟衰退,首當其衝的「廢青」與「廢老」本來已有的代溝就變得更深。譬如港英美迄一九九七年後,無論男女,十五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失業率都遠較整體失業率為高(參圖三、四、五)。在這種情況下,「廢青」實在有對「廢老」建立的秩序抱有懷疑的動機。臺灣的太陽花學運、香港的雨傘運動、日本的SEALDs,至上文提及的三地選舉,多少都是年輕人對既有體制的反抗。而當「廢老」和「廢青」對解決現況問題的取向兩極化,世代之爭,看來在所難免。

〔圖三〕香港年輕人與整體失業率之比較,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圖三〕香港年輕人與整體失業率之比較,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圖四〕英國年輕人與整體失業率之比較,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圖四〕英國年輕人與整體失業率之比較,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圖五〕美國年輕人與整體失業率之比較,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圖五〕美國年輕人與整體失業率之比較,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註一】Rhiannon Lucy Cosslett, ‘Family rifts over Brexit: ‘I can barely look at my parents’, the guardian

註二】美國多個城市連續第二晚抗議特朗普當選,《BBC》中文網,見網頁

【註三】Satyajit Das著,許瑞宋譯,《停滯的年代:全球經濟陷入困境的原因》(臺北:天下文化,二○一六),頁十四至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