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面禁電子煙,林鄭是「大膽有為」抑或「任意妄為」?

2018/10/22 — 18:54

【文:顧書維】

特首林鄭月娥在競選的時候,不斷強調管治新風格,市民都引頸企盼有什麼德政,但她第二份施政報告出來的結果,卻教人失望。單是全面禁止電子煙這一項政策,筆者就有三個疑問。

第一個疑問:為何不禁止傳統煙,而是加熱煙、電子煙。在記者會上,特首的回應只是「傳統煙存在已久,很難處理」,而令筆者嘆為觀止的,是在施政報告尾二一段,特首如此寫道:「我最後一個體會是,只要明確符合公眾利益的事,政府就應該快快做、大膽做。我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全面禁止電子煙、加強基層醫療健康和進一步增加研發資源,就是向着清晰的目標大步前行。」按這邏輯,那麼對於傳統煙,為何特首不「快快做、大膽做」,而是一句「很難處理」就輕輕帶過?

廣告

第二個疑問,政策為何轉變得如此之快?對於加熱煙、電子煙的規管,政府研究了兩年,今年六月終於遞交立法建議予立法會,當時表明規管方式與傳統煙相若,數個月後就改為全面禁止,政策轉變之快,教人意外。聽電台節目中食衛局局長陳肇始的解畫,實在為她感到十分尷尬。更過癮的是,林鄭在回應記者問題時,表示「某程度上可以說我是推翻了以前作的其中一個決定,這亦是我管治風格,其中一個特色,有東西可做得更好,應該從善如流做得好。」以公眾利益之名,突然來個政策急 U Turn,他日是否可以用同一個理由,推翻其他過往的政策?持份者、公眾又如何適從呢?政策蘊釀需要過程,特首今次一錘定音,究竟是「大膽有為」抑或「任意妄為」?

第三個疑問,政府的公權力可以去到多遠?全面禁電子煙,不單純牽涉到煙民問題,更是全民問題。今日以健康為由禁煙,那麼他日是否可以以同一理由,擴大一步去禁酒、禁高糖食物、禁垃圾食物、禁網絡遊戲?香港的政府,是否相信自由選擇?這個政府是人民的公僕,抑或是中國式的父母官?公權力無限延伸之下,人民最終還餘下多少自由?別忘了,這還不是一個民主選舉的政府。

廣告

不少人擔心,全面禁止電子煙將逼使吸煙者或戒煙者重返傳統煙市場,但香港政府有做這方面的研究嗎?陳肇始只是無可無不可地虛弱回答一句「不一定」。筆者早前在《Business Insider》見到一篇文章,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提到有十三個領域的工作,有機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正正有篇幅談及到電子煙。

基金會認為,研究人員需要更好地了解電子煙的影響。雖然自 1990 年以來,10 歲或以上的吸煙的人口比例從 25% 下降到 18%,但如果不持續努力,數字有機會回升。坊間一般共識認為,吸煙禁令和與煙草稅相關的價格上漲有助於降低吸煙率,但即使這些方法再加強,數百萬吸煙者仍將死亡或生病。基金會遂指出,電子煙和其他替代煙草產品並非無害,但可能不那麼具有破壞性。研究人員需要加深了解電子煙是否可以在降低吸煙率的同時,不會使青少年上癮。

正所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如果這種一錘定音式的做法就是「管治新風」,實非香港之福。

 

作者自我簡介:泛民前社區主任,現留學英倫,主修國際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