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8/12/27 - 18:21

兩宗弊案教會皆欲無疾而終 受害者落區傳福音申訴不公

朝雲 攝

朝雲 攝

黎明:挺身背後要承受莫大壓力 L 姑娘:好撒馬利亞人喺邊呢

✽ ✽ ✽

聖誕前後,教會多在各區梭巡獻唱,非議卻略有所聞:或到廟宇門前「踩場」;或流於儀式莫視窮苦在旁。

廣告

今年有兩批人別開生面,他們報的佳音(哀音)開宗明義是不平之鳴,要為抱屈者發聲。

究竟在「唱通街」背後,誰更秉持基督的使命?

註:相較精研樂韻的鍾一諾,勞工組的歌聲(如果可形容為歌聲)比較特別。為了觀眾著想,輯錄的比重略有偏頗。提醒大家看到勞工組的獻唱,須要有心理準備才好開聲。

✽ ✽ ✽

黎明、容暉

黎明、容暉

突破爆出性騷擾醜聞,受害者黎明和容暉公開遭遇,批評申訴迄未解決。十多名基督徒與她們一起往沙田突破青年村獻唱,要求突破敢於突破。

黎明解釋「報佳音」的傳統背負著慘痛,耶穌降生的消息招來希律王嫉妒,盡殺城中幼兒,但耶穌依然倖存。「佳音嘅精神唔係為在位嘅人,而係宣告被壓迫嘅人得釋放;被綑綁嘅人得自由。希望突破開門迎接佳音。」

黎明、容暉收集逾千二人簽名,藉此機會交予突破,並透露受害人不止她倆,只不過沒有曝光。因為站出來要付很大代價,尤要承受圈子內的攻訐。

總幹事蔡元雲等高層俱沒現身,轉派三名女士出來接信。面對提問,她們不住說「稍後回應」,再無餘話。

兩名受害人要求突破,訂立完善的申訴機制;為肇事者留下記錄,因性騷擾而離職,不要迴護而飾非;向她們公開道歉;與她們公開對話。

她們澄清突破雖更新指引,卻甚為保守,內文連「性騷擾」三字都沒有。突破辯稱無權界定誰犯性騷擾,但容暉指出根本迥異於平機會守則,機制應以平機會為準繩。

兩人亦澄清沒有拒絕對話,而是不想私下了結。黎明解釋突破曾私下接洽,謂已收悉申訴,但再無下文。她們曾建議雙方各限二十人,半公開對話也行。突破答覆正在調查,雙方不宜會晤。

「門徒媒體」記者問到,肇事者身份是否追究困難的原因。黎明說不想強調其人身份,希望公眾關心機制。

參考資料:端傳媒門徒媒體

謹致謝悃。

✽ ✽ ✽

L 姑娘

L 姑娘

大埔浸信會轄下一所幼稚園,合約社工 L 姑娘正欲坐下時,一學童頑皮地拉開檯櫈,她始料不及,落地受傷。

醫院已確認 L 姑娘因工受傷,本可獲有薪病假。然而大埔浸信會一度要求 L 姑娘簽署「借糧」的單據,拒簽的她寧願花光積蓄,越級向浸信會主席投訴,大埔浸信會才發放病假薪金。

在停工的日子,大埔浸信會從未與 L 姑娘磋商復工和續約事宜。直至合約屆滿,當晚凌晨便把她逐出工作的通訊群組。「之前冇同我講續唔續約,一過凌晨即刻剷我出 Group。」她詢問何故,對方才說合約已完,雙方再無僱傭關係。

根據法例,僱主絕不可解僱因傷休假,正向勞工處申請「工傷證明書」的員工。但在 contract 時代,定期續約成為常態,僱主就有機可趁。乃後她繼續向勞工處申訴,才追回所有欠薪。

「我受傷當日已經講,能唔能夠話畀學生家長,畀小朋友知發生咩事。但幼稚園從來冇交代過。」L 姑娘亦批評大埔浸信會「走法律罅」,視員工為工具,遇事即棄。理應尊重同事,共商何去何從。

「應該等勞工處有咗判決,再同我商量續唔續約;而唔係趁合約完結就劃清界線。」她要求大埔浸信會書面道歉,但杳無音訊。

她最不平是一所教會,一間社福機構居然這樣做,因為她也是基督徒。她提到信徒一定知曉的「好撒馬利亞人」,縱屬仇敵,守義者依然扶傷濟困。「點解一間基督徒社福機構,對服務對象就講關心,對受傷同事就割席?」

原屬街工的勞工組,自遭梁耀忠解散,仍堅持事業,協助同道。他們先為 L 姑娘請願,但大埔浸信會無動於衷。勞工組遂再到大埔「傳哀音」,為 L 姑娘叫屈。

程展緯(圖右)

程展緯(圖右)

身為大埔街坊的程展緯,主動加入派發傳單,更走入大埔浸信會解釋行動。開門的職員先感錯愕,隨即關門返內。

琴姐、L 姑娘

琴姐、L 姑娘

琴姐

琴姐

另一聲援者琴姐,是遭街工辭退的第二批成員。她和 L 姑娘感同身受,談得非常投契。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