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十九十後都是超人,只是不姓李

2015/5/26 — 12:22

近月,某城中富二代訪問中,談及年輕人要買樓,務必要儲錢。本來,這是「阿媽是女人」的說話,無傷大雅,但一來,他舉出的例子:月入萬五儲三千便可買樓,實在太「堅離地城」,二來,配合其背景,又的確有足夠的原素構成一個社會熱話。

月入萬五儲三千可買樓,我只能想到那些上進青年新聞故事:「某某畢業後死慳死抵,五年後終儲了二萬元,再加上他父親資助他八十萬,終於三十歲前成功上樓…」可歌可泣啊。

沒有富爸爸的話,劉生的上樓方程式又如何?已有海量文章指出劉生的離地,我不作詳談,簡單說,即使你人到中年,四十有多終儲夠首期,但可惜,銀行也不會借錢予你上車,事關供款超出入息比率上限,就是這麼的現實問題。

廣告

現今年輕人,每當申訴上樓之苦時,便總有一批已上岸、手執幾幢物業的五六十後跳出來,力斥年輕人不要「只懂埋怨」,想當年,他這樣那樣…(下刪三四百字),最後結案陳詞時,若沒有一句「廢青」,已是一位相當厚道的可敬長輩了。

先要搞清楚是,我絕不否認這些長輩的努力和刻苦,其實上一二代的努力,絕對令人敬佩,很多人的祖父母,都是靠一雙手,咬緊牙根,養大多名兒女,成就香港的獅子山下故事,上一代的故事,年輕人切不能忘恩忘本。

廣告

現今年輕人青出於藍

但另一方面,現今香港的年輕人,又是否真的那麼不濟?各位長輩,當你聽到年輕人向你訴說現今社會之苦時,莫即刻一句「只懂埋怨」,便全盤否定年輕人提出的問題,事實上,你又何以肯定他不曾努力,不曾捱苦?其實換個角度,撇除時代背境,現今的年輕人肯定是青出於藍勝於藍。

知識更廣 多才多藝

試想想,六十至八十年代,你靠一雙手,肯捱肯搏,絕對有機會。今天?肯捱?新界的牛牛也要流浪街頭啊;兩文三語是基本了,你寫入履歷表不臉紅嗎?大學生,一街都是;要懂電腦懂互聯網,最好能懂得搞一個華麗既實用的Powerpoint;各適其適的專業資格走不了;還要熟知天下大事,了解中國國情,最重要, 是口才了得,把死的說成生的。上一代說的朝九晚五呢?發神經,「標準工時」是朝八晚七,超時補水的事,請到圖書館找歷史科一欄。以往李超人靠一雙手可「痴膠花」賺第一桶金,若你今天打算依樣畫葫蘆靠痴膠花發達,那你真的「痴膠花」了。

打一份工,要更多時間,要更多知識,就以金融業為例,有如曹仁超曾說,他那代人,能獲得一本公司年報仔細研究,便已勝人一籌;藍籌只幾間,行業只數個,本地人炒賣的主要集中於股票、外匯、商品期貨期指。現時又如何?上市公司數以千計,各行各業你想得到的都有,未想到的都有;港股、美股、歐股、還有…驚嚇的A股;股匯債是必然的,還有一眾結構複雜到「無語倫比」的衍生工具你也要認識,大家記得當年的「雷曼迷債」事件嗎?其實又有多少上一輩能確實說出他買的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想創業?先問問各大地產商的租金吧,不如在網上發圍吧,可以,但當然你要有超凡的創意及優越的執行力、相當具挑戰性。

付出更多 競爭更大

上一代,辛勤工作,一人幾份工,這一代,一份工足以佔用你一生的大部份時間,兼職即使有時間亦無工作機會;上一代,賺了錢,存入銀行入息也是一門抗通脹的辦法;這一代,零息世界,後生仔要抗通脹,又要較他們的父母多一項知識,叫理財,所謂你不理財,財不理你。當然不忘要持續進修,否則早早便被時代淘汰。

上一代人,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你和我和他同樣貧窮,今後是富是貧,各自修為:何況當年中國仍剛剛走出文革浩劫,百廢待興,那時的香港人,根本是做「獨市」生意;現今一代,富二代、官二代充斥於各行各業,沒家境的年輕人,先天便輸在起跑線上,何況,互聯網世代,講競爭是全球性的。

所以你現在明白,為何現今的八十後、九十後,若非靠父蔭而早早「上車」,肯定能成為新聞人物,登上大報,說什麼「八十後上樓血淚史」之類的故事,其實這不正正說出現今社會的畸型嗎?

以往買樓,是凡人,現今買樓,是超人、即是,萬中無一啊。

說了那麼多,是否說出當今年輕人肯定沒機會?絕對不是,阿媽是女人,這的確是廢話,但又確是事實。年輕人要努力,要有上進心,在自己能力控制範內做到最好,是基本要求,再來便是加一點運氣和際遇吧,是啊,有時候的確是很無奈的,正如黃子華曾在《楝篤笑娛樂圈血淚史II》說,他本來認為可以控制命運,但到最後發現,自己主演的戲,連戲名命名也左右不了。時代的巨輪對眾生是一視同仁的。

上一代求生存、這一代求生活

上一代人,多是由中國逃難至港,求三餐溫飽,故拼命搵錢,加上港英政府自六七暴動後改變施政方針,完善制度,打擊貪污、造就一個相對平穩,相對公平公正的政治環境,好讓港人安心搵錢,卻又竟養成上一代的政治冷感習慣,面對九七,只求「游蛙式」,也造成當年基本法起草之際,埋下多個地雷,直至今天爆發,有如普選特首成假普選,又有如每年賣地設上限,成為今天高樓價的其中一個遠因。

上一代的政治冷感,造成的惡果要現今一代承受。現今一代替全香港人爭取應有權利,又竟被上一代人指責搞亂香港,我相信不少年輕人很難吞下這口氣。

耐性化解世代矛盾

社會改變,上一代的經驗,未必能適用於當下社會。故不厭其煩再說一次,各位長輩,別開口埋口便說你們以往怎樣怎樣成功,能否多花一點時間,了解現今年輕人要面對的困境?其實每個發展成熟的社會,都要面對世代矛盾這個老問題,每一代人也應認清社會的轉變。

在匆匆一句,指罵他人「廢青」和「離地」前,或者我們更需要的,是理性解開彼此的誤解。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