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共政策「除惡務盡」的虛妄 — 續談禁電子煙

2019/3/1 — 11:18

我希望那些掌管握公權力,公共政策以及法律的制訂者,能夠時刻懷著一份警覺,那就是無論你「幾叻」、「幾打得」都好,始終你是凡人,不是全知的上帝,你的知識,你對問題的認知,以至你手中掌握的資料數據,都有機會出現偏差,因此不要總是覺得真理在我手,因而要替天行道,除惡務盡。「除惡務盡」四隻字和那種心態,會令行為和措施變得極端,如果錯了,遺害就會極大。如果能夠常懷這種自覺,就不會下下「去得咁盡」,輕言要禁這禁那,因為那樣容易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除非是真的有「clear and present danger」。因此在公共政策中留下緩衝、透氣的空間,並不是件壞事,那是明白自己都有錯的可能。我們的媒體,常常喜歡政策要密不透風,因此常常愛問官員如何能夠堵塞「漏洞」,但可又知道,為了要堵塞盡所有漏洞,而把這些緩衝、透氣的空間完全消滅,那不單十分擾民(試想近日交通津貼的例子,如果為了杜絕濫用漏洞,而要事先嚴格登記和審核,大家還會否像如今般開心﹖),且一旦判斷出錯,就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所以,我贊成管制電子煙(與及香煙),而非禁電子煙(與及香煙)。

上星期以自由主義作為框架,討論了不應以「為咗你好」(for your own good)之名去強行剝奪別人的生活方式,今個星期想具體商榷一些贊成禁電子煙的論據。

反對禁電子煙就是被煙商收買﹖

廣告

有報章社論警告議員勿為煙商護航,並特別提到美國槍械管制之所以失敗,就是一些政黨政客收了政治捐款而反對,又說各地煙商都以政治游說和銀彈攻勢,來阻礙控煙禁煙立法。這明顯在暗示政黨議員如果反對禁電子煙,那就有「收水」之嫌,對異見者作出「誅心」之論。

這種誅心之論,很易製造出白色恐怖的氣氛,讓異見者為了避免被懷疑動機而噤聲,實在無助討論公共政策。

廣告

政黨議員不敢說,就由我說。我從來沒有吸過煙,更與煙草商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會被發現諸如在黨慶晚宴有涉煙商業務的公關公司買了枱,而被大興問罪之師,因而被廢了武功,我只是想以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觀點來討論問題,那也是上周本欄文章的主旨。

我很怕一種氛圍,那就是那些「政治正確」者,視自己一定「啱哂」,並且嫉「惡」如仇,視異見者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勾當,例如被收買,因此再無平心靜氣討論的餘地。

禁得煙,為何不可以下一步禁酒﹖

不少人已經提出,如果今天可以以危及自身健康為由,全面禁電子煙,那麼明天也可以以同樣理由去禁酒、禁高糖高脂食物,禁加工肉,甚至禁打機 …… 門一打開,就難再關上。

但有贊成禁者卻反駁:「飲酒傷身問題在於過量,跟煙草產品自身已含大量有害物質,是兩碼子的事」。但實情又是否如此呢﹖

其實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布的「一級致癌物」(指對人體有明確致癌性的物質)清單中,固然有煙,但其實也有酒,且不單是烈酒,而是所有含酒精飲品(即包括紅酒、白酒,甚至是啤酒),更甚的是,清單中甚至不止包括煙酒,還包括加工肉(如煙肉、香腸、火腿等)、檳榔等。所以,煙和酒,以至是煙肉、香腸、火腿,「會致癌在科學證據上的肯定程度」(the weight of the evidence as to whether an agent is capable of causing cancer)是同級的。因此,禁得煙,下一步就禁酒,再下一步禁煙肉、香腸、火腿,在邏輯上是完全說得通的。

「政黨關注公院爆煲,沒理由拖控煙後腿」﹖

有贊成禁者又稱:「本港公營醫療系統『爆煲』,政黨政客不斷呼籲投入更多資源,加強疾病防治,沒理由講一套做一套,縱容煙禍擴大加劇醫療負擔」。但我再次想講,實情又是否如此呢﹖

例如,近日有人提出公營醫療「爆煲」主要是因為單程証新移民,但後來卻有人提出數據來商榷,指出香港老年化才是主因。我相信把公營醫療「爆煲」拉到與吸煙有關,只怕更加武斷,究竟公營醫療所處理的症,有幾多是與胸肺和呼吸系統有關﹖有幾多是與肝有關﹖有幾多又是與心血管有關﹖如果答案是後兩者更高,那麼按著這個「爆煲論」的邏輯,又是否應該先禁酒禁高糖高脂禁加工肉,而不是先禁煙呢﹖

我想說的是,當你主張全面禁止,去到這樣嚴重的地步時,請不要以武斷的印象來作為論據,請以具體數據來說服大家。

「危及他人」和「危及自己」的考慮

當然,我知道二手煙會影響他人,觸及上星期提到的「傷害原則」(the harm principle),所以我贊成要管制吸煙,例如把工作間、食肆、公眾場所等的室內地方列為非吸煙區,以盡量減少吸煙對其它人的影響。

當然,除了「危及他人」之外,還有「危及自己」這一點,吸煙又好,吸電子煙都好,都會有損健康,那又如何處理呢﹖我贊成通過宣傳和教育,而非全面立法去禁。始終吸煙或吸電子煙,都不似不扣安全帶般,可以在irreversibility和proportionality 兩點上justify,它不會一次過造成不可逆轉的重大傷害,煙和酒都是可以戒的;也不像扣安全帶般僅屬舉手之勞,更何況,我們還要顧及consistency 的問題,正如前述,吸煙與飲酒或吃煙肉香腸火腿,會致癌在科學證據上的肯定程度是同級的。

Irreversibility、proportionality,及consistency

我從來沒有吸過煙,也對吸煙沒有甚麼好感,我只是對近日主張禁電子煙者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及公共政策的討論水平,感到不太舒服,覺得太過民粹,因此想以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角度來討論問題。

最後,重提一次,因為我們並非全知,因為我們的認知和判斷會出錯,因此當我們掌握公權力時,最好凡事留一線,留有餘地,容下自己若然真的出錯時還有緩衝的空間。除惡務盡的心態,只會令行為和措施變得極端,如果錯了,遺害就會極大,且不說十分擾民。要禁,除非涉及危及他人,除非是真的有「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所以,我贊成管制電子煙(與及香煙),而非禁電子煙(與及香煙)。

 

(也談禁電子煙 二之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