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共討論的前提

2019/2/8 — 12:25

資料圖片,來源:crystal710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rystal710 @Pixabay

政治傳播不是在於尖刻的誥問或贏一場漂亮的口水交,而是在於有效地說服別人。

說服別人的前提,是不被說服的對象討厭。人們常常說要被討厭的勇氣,前提是那些是你想要迴避或不怕被批評的人 — 你總不可能會想被自己喜歡,或者想要爭取支持的人討厭吧。

而人對人的情感,本身就交雜許多主觀或感性上的判斷或經歷。你可能會因為小學時被同學 A 舉報在堂上進食而到現在仍討厭他,縱使可能你認為那個舉動的確逾越校規;你被一個讀書很棒的男生(或女生)傷害,就覺得聰明的人不會是好情人。這些「先入為主」是構成人類如何接觸世界的重要支柱,有時候是很荒謬,有時可以盡量減少,但我們必須很謙卑地說:這是無法 100% 被消除的。再「理性」的人,都會被感性或偏頗的觀感所支配。

廣告

回到公共討論上,我們在嘗試說服別人時,首先要避免被對方馬上標籤是「不可靠」或甚是「敵人」— 催生了防衛意識的生物是無法被威脅來源說服的。有時候,當我們急於反駁一個觀點時,就會產生一種「不近人情」、最尖銳的話語來應對,挑對方論述最難以論證的地方作攻擊,或是徹底質疑對方的立場和論據來源。結果一埋同意這種論述的人就會感到冒犯:你憑甚麼嘗試顛覆我的生活經驗?你如何解釋其他證據,XYZ 的出現?

這都不是一種好的雙向交流。網路世界、公共平台一向都公認為最難發生有效交流的地方,有時不知道用戶是否「網軍」、對話散亂和無法掌握重點、容易被人斷章義等等,但「爛牌更要用心打」,作為其中一個最有效的傳播平台,我們不應放棄、更要謹慎應對之。其實,世界沒有那麼多人懷著惡意,被強烈情緒牽動的人,也不是替公義畫上句號的人。我們往往想像到政見不一,在你眼中發表非常荒謬言論的人是邪惡的存在,然而歸根究底,可能很多都是生活在完全不一樣的社會碎片,對世界有完全不一樣看法的人。這些人可以是票投謬論連連的韓國瑜、覺得社會少點爭吵、會放假跑上深圳買喜茶的人……我們要認清站在對立面的人,然而這個圈子其實愈少愈好,對權力愈少的人敵意愈低,才能有更拓展政治上的影響力。

廣告

人的想像力總是被他的圈子和日常被框限。曾看過一段慈善機構宣傳影片,拍攝一位明星到中國山區探訪,眼見一位幼童捧著面盆吃著五毛錢一包的公仔麵時,向他的父母說這些是不健康的飲食,不宜多吃。他的父母回了一句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的說話:「沒,他只有在生日時才能吃。」

有時候政治人物的謙卑,在於我們的想像力,在於我們如何不猜疑對方的時候,嘗試與他形成共同立場,建立關係,從而用自己的理念,說服對方貌似截然不同的想法或甚「偏見」。溝通是政治的基本,也是最艱深和難以掌握的功夫。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