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屋全面市場化:危險的進路 暗藏的禍心

2017/10/24 — 13:22

香港公屋(資料圖片)

香港公屋(資料圖片)

有關某基金房屋報告的公屋部分,所指出的公屋住戶錯配與回收進度緩慢現象,其盲點在於迷信市場萬能,認為只要把公屋全面市場化,住在偏遠新市鎮公屋的基層就可以按需要在自由市場上租賃,由市場來取消政府分配的效率問題。

這種進路非常危險而且暗藏禍心,根據某王姓教授的發言,大有把公屋居民妖魔化為霸佔資源的惡霸之勢,美其名讓公屋住戶「晉升」為業主,實際上是為取消公屋作為住屋的基本權利而鋪路:

一) 英國有大量被稱為 Sink Estate 的公屋,前身都是一些基層及中產共同的安居之所,例如著名的 Aylesbury Estate 、 Heygate Estate 等,為了正當化市政府的清拆行動,當年的貝里雅政府不昔把有關 Council House 妖魔化為 Sink Estate ,更配以媒體報導為 the estate from the hell 。但 Heygate Estate 清拆後的結果,卻是大量買了類似綠置居的 Rent to Buy 的業主,拿著 10 多萬英鎊的賠償被逼搬離原居所 20-30 公里的地方,因為英國倫敦市中心的 Starter Home (即類似社會房屋),至少要索價 48 萬 7 千英鎊。

廣告

二) 不要以為英國發生的事和香港沒有關係:早一兩日我就在信報看到一個英國的樓盤廣告,由仲量聯行「獨家呈獻」的 Glacier House ,地點位於倫敦 Vauxhall 的 Nine Elms ,其中一個被清拆 Council House 的新晉高尚住宅地段,入門價是 £599,995 ,買家就是我們香港人(和大陸人)!

三) 行文至此,你還相信將公屋住戶「晉升」為業主有著數?萬能的市場換來的豈止是 Gentrification ,形容為 Super Gentrification 也不為過吧。遠的不說,看看昔日的何文田邨和北角邨變身為私人住宅之後,升價何止十倍?公屋市場化真的可以「提升資源分配效率」?如果把「錯配」的意思,理解為窮人不應「錯配」在市區核心的靚地皮,整件事的邏輯便簡單易明多了。

廣告

四) 說到根上,住房的權利為何會變成資源分配,乃至於矮化成為福利的分配甚至是有錢人的施予?某教授的八成置業大計,在董建華施政時期未能全面實施,竟在十五年後借屍還魂了。需知香港不是新加坡,要行租屋制度?先把土地收歸國有吧!其實教授很久以前寫新加報住房發展的文章時也有提及,不過可能因為貴人事忙而忘了吧!

五)簡單回應回收效率:公屋回收率低是因為興建量過低,自1980年起的年均公屋興建量是 23,000 個,近 10 年基本年年不足 15,000 個,以至可回收舊單位數不斷下跌,而不是因為富戶政策效率差。

舊文回帶:《「供應」靠煉金術 — 回收舊單位

(本文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