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眾參與」歷史從此改寫

2015/10/13 — 19:43

2015年4月,在收到逾5萬份意見書、經過近5個月的公眾申述環節、民意一面倒反對新界東北規劃之下,城規會經過兩天閉門會議,通過新界東北兩份分區大綱草圖。規劃署官員龍小玉指出,草圖獲城規會委員全體同意,並且不建議作任何修訂,這顯示委員連裝模作樣棄權或反對的機會都沒有,城規會根本連橡皮圖章也稱不上。新界東北一役,充分反映香港城規制度早已名存實亡。

然而,令人更加震驚的是,這只是城規黑箱作業的一個新開端,變本加厲的案例仍浪接一浪,陸續有來。同是2015年4月,規劃署向元朗區議會呈交文件,建議改劃部分錦田南土地作房屋發展,其中錦上路站40多公頃用地,將交由港鐵發展私人住宅,總地積比率約3倍,提供多達8700個住宅單位,打造為新的中產豪宅社區。政府表明,只會向區內的人士進行諮詢,包括鄉事委員會及元朗區議會。

事實上,早在2014年4月,規劃署與港鐵完成錦田南「規劃檢討」,建議利用錦上路站附近多達152公頃土地,興建33700個單位,錦上路站上蓋只佔其中約四分一。正如筆者當時已指出,這次規劃署並非自行做錦田南檢討,而是邀請港鐵合作進行研究。港鐵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固然公認長期獲得政府的特殊待遇,將香港最珍貴的公共土地資源,轉化為港鐵股東的私人利益;但這次就更變本加厲,不但將40多公頃的上蓋物業,更連同周遭逾100公頃的用地,一併交由這家上市公司「研究」。同樣,港鐵亦只向區內的人士進行諮詢,包括鄉事委員會及元朗區議會。

廣告

公私合夥 掩耳盜鈴

到了最近,則發生了康文署聯同新世界發展把自梳士巴利花園開始,經過星光大道,一直延伸至連接紅磡鐵路站的所謂尖沙咀海濱「優化計劃」,在8月提交城規會審議,並在收到逾300份反對意見書下強行通過。有關計劃只曾象徵式於油尖旺區議會及海濱事務委員會討論,翻查海濱事務委員會的會議紀錄,當時已有很多委員提出質疑,隨後創建香港的代表要求倡議人籌組持份者工作組修訂設計,並製造立體模型公開諮詢公眾,結果影蹤全無已「入紙」城規會。

廣告

由於「優化計劃」早已欽點新世界發展,並強說將通過「非商業、非牟利、不涉及資產轉移」的所謂「夥伴合作計劃」進行,事件難免引起公眾極大的疑慮。包括筆者在內的各方關注人士,亦已就計劃涉嫌違反政府「公私營部門合作指引」,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並已獲受理,其他人更紛紛就計劃提出司法覆核。在面對強大輿論壓力下,康文署於9月中表示,會與新世界就「優化計劃」的「具體設計和日後的運作安排,加強及深化公眾的了解及參與」。

康文署此舉顯然只是自我感覺良好。首先,在完全未經公開招標、毫無清晰甄選及評估準則,以至欠缺任何具透明度及問責性的程序之下,新世界參與「優化計劃」的合法性已極存疑,現在康文署卻竟聯同新世界一同展開公眾參與活動,實在是對程序公義和市民常識的一大侮辱;其次,所謂的「公眾參與」亦只針對「具體設計和日後的運作安排」,完全不觸及新世界的角色、「夥伴合作計劃」或「公私營部門合作」的程序和監管問題,亦屬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之舉。

要獲欽點才可參與

當然,最為令人震驚的是,所謂的「公眾參與」已展開一個月,也就是限期近一半的時間,除了政府新聞處於9月中發布的新聞稿外,康文署完全未有披露任何「公眾參與」的活動及細節,公眾要表達意見亦不知從何入手。直至上周,有報章報道,原來康文署已於上月底低調進行首場聚焦小組會議,邀請油尖旺社區團體出席,署方表示本月將舉行其餘聚焦小組會議,邀請年輕人、電影業、旅遊界及商戶等出席,並於月底至下月初於4個地方舉行巡迴展覽,介紹最新設計,對參觀人士作問卷調查。

言下之意,是當下政府部門(再加上私人財團如港鐵和新世界)的所謂「公眾參與」,已淪落至它欽點你參與,你才有資格參與;你屬於反對團體嗎?根本就不在聽取意見的範圍。除了政府部門和私人財團私相授受外,公眾利益在哪裏得到體現?這種做法和內地的「民主集中制」有何分別?香港到底在實行「一國兩制」抑或是「一國一制」?

屬於「優化計劃」一部分的星光大道上周亦已關閉,匆匆結束其短短只有11年的壽命,銅像和手印的重置位置仍是一大謎團。據康文署的說法是:「該處的橋樑結構建於1982年,至今已落成30多年。由於自然損耗及橋台上設施老化,故須進行整修及改善工程以應付訪客和運作需要,工程約於2018年年底完成。」既然橋樑結構至今已落成30多年,為何偏偏就是不遲不早,要在「公眾參與」進行期間進行整修?每月坐擁10多20萬高薪厚祿的康文署高級幹部,難道職責就只是忙於為官商勾結擦屁股,不斷用一個謊言掩蓋另一謊言嗎?

星光大道重建及活化計劃概念圖

星光大道重建及活化計劃概念圖

原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