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眾對醫療系統的信心 關係著醫療效率及市民生死

2017/5/10 — 19:19

鄧桂思的瑪麗主診醫生吳國際一鎚定音,形容處方漏藥是醫療失誤及嚴重事故。由此檢視早於07年落實的醫管局新通報機制,當聯合醫院在4月6日發現出錯時,院方沒可能意識不到失誤嚴重,因為其時鄧桂思已因急性肝衰竭,被轉送瑪麗醫院,急於72小時內換肝以保命,繼而有女兒緊急捐肝的呼籲。

九件必須呈報的事件,包括「錯誤處方可引致病人永久喪失功能或死亡」,根據機制,聯合醫院必須於24小時內、即4月7日,向醫管局通報,一切若跟足程序,則48小時內、即早於4月8日,聯合應已成立調查小組,並在六周內完成根本原因分析,八周內交報告;屈指一算,昨天聯合醫院開記招時,本應可交代原因分析了,但結果只交代了「已成立委員會徹查,料八星期後有結果」。

但以上只是平行時空的假想。事實是,聯合在4月6日自知出錯,延至4月20日才通報醫管局,因為當時有不得不通報的原因:鄧桂思家人查問了,追究了,事件見光是早晚的事,聯合已處被動,不得不開誠佈公。醫管局收通報後,卻也沒有立即通知政府,根據高永文說法,他是上周末才得悉事件,即是又延遲了許多天,而此期間,鄧桂思病況反覆,仍然全城關注,為甚麼負責監管的政府當局,竟然沒有掌握第一手資料?

廣告

一切若跟足程序,昨天的記者會上,聯合醫院不只鞠躬道歉,應已能交代初步調查結果,先不說處分,起碼應該如年前伊利沙白醫院發生同類醫療失療後那樣,公布補救措施。但都沒有。如何足夠挽回公眾信心?

今年是醫管局推出嚴重事故公布機制十周年,但以上時間表反映的,卻是層層通報疏漏、延誤,而這已非第一次;醫管局是否應該檢討通報機制的人事管理有沒有出問題?

廣告

今次失誤對聯合醫院而言,絕對是恥辱,這不僅由於是低級錯誤,且百分百可避免,還因為聯合腎科一向是具名聲的,多次見報,甚至曾獲醫管局嘉許。誰會預期得腎病的鄧桂思進了醫療水準本該可靠的病房,竟遇上雙重失誤,事涉兩名醫生,都是副顧問醫生的資歷。

開漏藥固然有錯,但更大問題在隱瞞,壞了誠信。再有經驗的醫生都會出錯,尤其考慮到聯合病房在香港是數一數二的逼爆;但有經驗的醫生沒可能判斷不出失誤之嚴重,卻選擇遲不通報,不但說不過去,而且遺害深遠:請聯合醫院及醫管局高層去讀讀網上留言吧,遍地不信任蔓延,許多人在嗟嘆醫生信唔過、信自己好過的想法。

理智地看,這想法顯然是錯誤的。人體之複雜絕沒有可能是普通人有能力判斷的,鄧桂思事件及以往眾多醫療失誤所反映的,正是一個丁點疏忽、微小差錯,都可能致命。只得「常識」如我們,出現疏忽、判斷出錯的機會,怎麼可能低過專業醫生?那又怎麼可能不信醫生,信自己?

可是,當市民一而再讀到如此低級的醫療失誤,公眾信心動搖是必然後果,可以預期,將來更多市民會在治療過程跟醫生「據理力爭」,醫生專業威信變脆弱,醫療將更艱難,公眾整體受害。

所謂「公眾對醫療系統的信心」不是一句公關口號,而是切切實實的關係著醫療效率及市民生死的關鍵。現在回想,聯合應否後悔自己一早心存僥倖,隱瞞錯失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