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義不彰年代的教師自處之道

2016/11/6 — 13:01

資料圖片 (youthgovhk youtube 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 (youthgovhk youtube 片段截圖)

近月香港社會紛擾亂局的劇變確實始料不及。 這不僅是立法會議事堂內翻起的宣誓風波,卻是觸發全國人大委員會祭起維護「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的大纛,斷然主動釋法。 以「洪荒之力」拍打滋擾生事的幾隻小小蒼蠅,卻引起風雷轟動的影響,完全是毫不對稱的恰切反應。 執筆時雖然仍未清楚得悉釋法的具體內容和細節,但是這樣的啟動措舉顯然有違常規程序公義,以釋法主權在手的勢態悍頑行事,罔顧「一國兩制」的初衷原則,刻意撼動香港法治核心價值的磐石,令人憂悒不已。

回顧這幾年來香港社會已呈露撕裂的兩極化現象,如今雪上加霜,恐怕更一發不可收拾。 香港教育生態其實已異常惡劣,學校裡和課堂內早已不是教師自以為能夠安身立命和可以持守本業職分之處所了。 干預校政專業本位的行政主導措施、衝擊教師專業自主的強權政治手段,以及矮化教師在教育政策制訂過程中的專業角色等情況,充分反映在「國民教育」課程設計、《基本法》教學內容、「身分認同」探視和「港獨思潮」討論的多個議題上,有關框框條條的指示卡壓在教師身上。 早前有某辦學團體就「討論校內港獨」問題煞有介事的以行政指令知會屬下教師慎言謹行,列舉的規範細則有侵犯教師個人社交網絡溝通自由之嫌。

就以教師傳授知識、技能和態度等三方面而言,前兩者的教導工作教師不難應付,可是涉及行為態度表現的道德倫理和價值觀念,在當局預設種種關卡陷阱的教育場景中,教師的處理愈來愈感到舉步維艱。 筆者以為教師既然一向自許為專業人士,便應該在此時當刻凸顯出專業人士應有的識見、言行和承擔。 筆者明白,在黑白混淆和時局危困之際,面對政治干擾的無形壓力,有識之士敢於挺身而出,彰顯個人情操和伸張社會公義實在並不容易,而教育界人士同樣必須接受嚴峻考驗,因為現實上總要計量付出或多或少的代價,以至不利的風險。 話既如此,「時窮節乃見」可能只是文天祥直抒胸臆的一廂情願,「疾風勁草」難免是詩人行吟尋章的偶爾擇句,而「傲雪寒梅」恐怕不過是畫家腕底筆下的數抹淡彩。

廣告

一般教師基本上是政治取態保守的一群,就算有人思想略見進取偏激,也往往態度含蓄曖昧,未敢坦率直言,寧願傾向採取穩妥溫和手法,更鮮有付諸激烈的政治行動。 本來這也是不少人較為退縮軟弱的人性弱點,不過多讀幾年書識多幾個字的專業人士,尤其是教師,總要深思熟慮和畏首畏尾,心底的權衡輕重還是以少點冒出頭來較為上算。 筆者相信這是教師安穩工作環境影響而養成的生活習性,趨向耽逸意識而不知不覺中消磨了抗爭意志。 平情說來,筆者不避妄自菲薄,這樣的說法只是多年在教育界觀察所得和經驗之談,雖然並沒有甚麼學術研究足以佐證。 

筆者當然理解嚴冬的艱難日子並不好過。 香港已踏入公義不彰的荒唐年代,傳媒監察的第四權屢屢遭受嚴重削弱,虛偽矯情和投機順服的人愈來愈多,人們自我約束的例子已見怪不怪,以至原來追求民主公義的常態初心竟然被扭曲為尋釁滋事的極端行為。 不過,教師是影響著下一代成長和學習的教育專業人員,肩負的育人責任至關重要。 筆者籲請各位教師同工謹守專業崗位,從高處的觀望心態轉移為站在地面的踏實態度,為了學生必須堅定的是其是非其非,以身作則的竭誠彰顯社會公義,有所為而量力而為,切勿隨波逐流,更不要合污同流,以至淪落為無恥下流。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