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開信:駁斥古諮會屬下評審小組的謬誤

2015/9/7 — 16:33

同德押(灣仔好日誌 facebook 專頁)

同德押(灣仔好日誌 facebook 專頁)

致:
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及屬下的評審小組
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
發展局

諮詢失效,「同德押」被毀
駁斥古諮會屬下評審小組的謬誤

(1)   背景

廣告

1.1   古諮會在2015年8月25日召開特別會議,委員投票以『多數』壓倒『少數』維持「同德押」為三級歷史建築。主席林筱魯會後指,其屬下的評審小組覆核資料後,指「同德押」在典當業歷史上非代表性,類似建築在港較普遍,不太罕有,建築設計亦無新意。

1.2    一個論點只要說得振振有詞,然後公開說多幾遍,就會有人信以為真,不再深究。我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發生在「同德押」的個案上。我想,即使民間要求保留「同德押」的理據在整個評審小組覆核過程中是如何被傾聽,又如何被抹煞,亦不可以無聲無色地被淹沒。

廣告

1.3     我認為古諮會屬下的評審小組未能公允地覆核「同德押」的文物價值,他們很多論點實在站不住腳。故此,我決定題筆寫這公開信與大家分享感受,並用事實和常理去駁斥謬誤。這是我作為歷史研究者的應有之義。一切實話直說,倘有失禮,請勿見怪。

(2)   歷史價值

2.1     對於「同德押」與李右泉關連方面,評審小組認為關連不大,原因是李右泉在上址經營「同德押」只是約2年的時間。既然如此,我想問評審小組、古蹟辦和發展局:位於元朗下白泥的『碉堡』於1910年廣州新軍之役失敗後才設立,次年就爆發辛亥革命,為什麼他們這麼重視這個時間短暫的反清革命遺址,要把它列為法定古蹟?

2.2     對於「同德押」與高可寧關連方面,評審小組認為關連不大,原因是高可寧發跡於澳門,在澳門影響力相對較大。這個說法不合理。高可寧創立的德成置業有限公司由1947年起經營「同德押」至今差不多70年,還可說關連不大嗎?一方面刻意貶低高可寧家族對香港典當業的影響力,另方面又承認現存幾間舊當舖均屬這家族擁有,發言顯得前後矛盾。

2.3     對於「同德押」與香港典當業關連方面,評審小組認為當年他們評級已充分考慮當舖的歷史;但事實上,他們早前的資料並不充足。當年古諮會及屬下的評審小組評估「同德押」的參考資料(詳見附錄一)只提及「同德押」位於軒尼詩道371號,沒有提及李右泉和高可寧二人,也沒有提及「同德押」在上址經營了幾十年。這參考資料仍存放在古諮會網頁內,足以證明當年的評估不全面。

2.4     最新的資料顯示,位於軒尼詩道371號的建築物於1931年至1934年間建成,並非舊資料所指於1942年才證實存在。單就這新資料,評審小組就要在建築物"歷史價值"評估1(d)項把分數由"0或1"提升至"2"。另外,針對李右泉和高可寧兩位香港典當業巨子的新資料,評分無可能不作改動。以下關於"歷史價值"評估的準則,存放在古諮會網頁"常見問題"內。

(3)  建築價值

3.1     對於「同德押」建築價值方面,評審小組認為建築物的設計在1930年代相當普遍,因此價值不高。這根本是不成理由的藉口,既然「同德押」的外型與建築風格有這個普遍性,是典型的1930年代建築,那麽它就是這時代建築風格的例子,即符合"建築價值"評估2(a)準則的要求。

3.2    評審小組又認為建築物『內部』的天花裝飾、門窗已清空,間隔和裝飾也不復見,因此其建築價值不高。但政府提供古諮會參考的照片,全是建築物人去樓空的現況,沒有舊照難以比較前後分別。另外「同德押」外觀大致仍能保持原貌,相比下『內部』如果真有更動對文物價值影響輕微。再者,某些法定古蹟(declared monuments)例如香港大學孔慶熒樓、鄧志昂樓和大學堂都只保育『外部』(exterior)。

(4)   罕有性

4.1     對於「同德押」罕有性方面,評審小組認為本港類似建築尚餘10多間,「同德押」並非如外間所稱般罕有。這實在罔顧現實。評審小組所指的現存轉角騎樓,絕大部份是轉角位採用『直角』設計,而非『弧型』設計,『弧形轉角騎樓』其實所剩無幾,不多於五間,有些更沒有評級。

4.2    據古諮會2015年8月25日特別會議接收的資料顯示,港九兩地現存做過當舖的舊建築,連同「同德押」尚餘五間。舊當舖屈指可數,「同德押」還不算罕有嗎?另外,尚餘的五間舊當舖,只有「同德押」、「南昌押」及「和昌大押」有評級,其餘「德生押」及「德榮大押」均沒有評級。

(5)   另外幾點觀察

5.1     古諮會特別會議上至少有三名委員表示支持將「同德押」升格為二級歷史建築,他們是林中偉(文物保育建築師)、何佩然(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教授)和丁新豹(香港歷史博物館前總館長)。在他們看來,「同德押」的文物價值不止於第三級,但同時又未達第一級標準,故倡議升為第二級。

5.2     丁新豹在古諮會特別會議上指出,新界元朗舊墟內有年代更早的「晉源押」(建於1910年代),而最傳統舊式的當鋪有極強防盜的牢固性,他舊時在差館上街附近見過這樣的建築,但這早已不存在。雖然「同德押」不是最傳統的款式,但它至少由1938年起在同一地點經營至今,多少仍是舊年代典當業的一個例子。

5.3     值得留意,出席古諮會特別會議的委員不包括廖宜康(文物保育建築師)和何培斌(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教授)。二人都曾在2015年8月18日接受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均認為「同德押」值得加分。(資料來源:香港電台網上錄音

5.4     廖宜康在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表示,「同德押」是一個「好有價值嘅建築物,讓香港人回憶到舊日30年代一些當鋪及灣仔的面貌。」何培斌亦有同感,他說:「現時全港的轉角位騎樓式唐樓已所剩無幾,以其稀有性(Rarity)是會為建築物的價值加分。」

5.5     從名單可見,表示支持「同德押」加分或升格為二級歷史建築的均是從事歷史研究、建築研究和文物保育的諸如林中偉、何佩然、丁新豹、廖宜康和何培斌。可惜廖宜康和何培斌都缺席2015年8月25日的古諮會特別會議,故此沒有機會進一步申述他們的立場。

做了應做的事,說了應說的話,立此存照!

香港史研究者

2015年9月4日

副本送:

袁智仁(活在觀塘發起人)    民間文化保育團體聯署 聯絡人
楊雪盈(灣仔好日誌社區大使)民間文化保育團體聯署 聯絡人
吳韻怡(中文大學建築文化遺產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