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院爆滿的根本原因

2016/3/30 — 18:55

上年11月的演習,醫管局測試應對病毒爆發的能力(資料圖片)。

上年11月的演習,醫管局測試應對病毒爆發的能力(資料圖片)。

如果你有朋友在公立醫院工作,他們定會告訴你,每年這個時候,病房比平日更像酣戰中的戰場 — 病床入住率長期爆錶,病人苦苦輪候,醫護持續透支,不少同事相繼病倒,餘下的同事,便更加辛勞了。

每年政府都會用可笑的藉口搪塞過去 — 天氣寒冷、流感肆虐、人口老化 — 彷彿只有今年的冬天才會寒冷、感冒今年才開始流行;然後年復一年,問題愈來愈嚴重,醫療系統還是一樣毫無改進。

假如天氣、流感、人口老化都不足以解釋一切,那麼公營醫療系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廣告

<長遠醫療規劃缺失之一:財政>

有人直接以多項大白象工程超資比對公共醫療開支,指「如果不要『三跑』或者高鐵,便可以多建幾間醫院、多聘一些醫生和護士」等等。不過,筆者必須指出,若從公共財政的角度考慮,即使反對興建這些大白象工程,這種「左手交右手」的論述也未必公允;更合乎現實的說法是,在現時港府擁有龐大財政盈餘的情況下,不必(也不應該)犧牲公共醫療開支,因為即使堅持大白象工程上馬,而公共醫療開支同時大幅增加,庫房仍可應付裕如。

廣告

不過,政府反其道而行,削減今年公共醫療方面的預算。官員指「醫護界因為誤解而有怨氣」。其實,就算撇開大白象工程不談,政府投放公共醫療的資源依然遠遠不足。香港的公共醫療開支大約只佔GDP的4%至5%,遠低於大部分已發展國家;加上現時的醫療系統千瘡百孔、瀕臨崩潰,政府本來應該大幅追加撥款,撥亂反正,現在反而減少預算(醫管局因而必須於來年動用大約一半儲備應付開支),這樣又怎能怪責醫護人員有怨氣?怎能怪責市民遷怒於大白象工程?

<長遠醫療規劃缺失之二:人手>

另一方面,每當醫療規劃的議題炒熱時,政治投機者如張宇人之流便往往祭出「醫生嚴重不足」的偽命題,以達其政治目的。香港醫生不足的情況到底有多嚴重?

香港現時每1000人口約有1.9名醫生,而鄰近亞洲地區,如日本的比例則為2.3名(2012年)、新加坡3名(2014年)、南韓2.6名(2013年)、馬來西亞1名(2013年)。相比之下,香港的醫生人手確是稍嫌不足,但差距並非如坊間想像般大,例如與日本比較,香港大約只少17個百分點而已,按理不至於出現以下情況:病人在急症室輪候數天仍然未能入住病房、專科門診新症輪候時間長達3年……偏偏這些放在眼前的實況,恍如第三世界的醫療服務水平。明顯地,整體醫生人手不足,並非問題的癥結所在。

問題的癥結是,現時全港的醫生有近1.4萬人,在醫管局服務的卻只有5000多人,以此不足四成的醫生人手,須為全港超過九成市民提供住院醫療服務,當然捉襟見肘。事實上,如果單以公營醫院的求醫人口與醫生比例計算,每1000人口只有醫生0.67名,即不足日本2.3名的三分之一。香港的整體醫生人手本來只是稍為不足,但就公營醫療系統而言,卻已病入膏肓。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公私營醫療失衡,而失衡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醫療政策缺乏方向,引致資源錯配。

多年以來,政府的醫療人手政策有如鐘擺,朝令夕改。2002年醫管局面臨財赤壓力,推出「肥雞餐」作為誘因,吸引資深醫生提早退休,以削人手;2003年畢業的醫科生竟然供過於求,每名花費納稅人300萬元培訓成材的醫科生,竟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命運。

數年後,公立醫院出現醫護人手荒而備受詬病。於是到2012年,政府慌忙大幅增加醫科生名額,由250人增至共420人。如今,這批醫科生將於2018年畢業,總算有望解公立醫院人手不足之窘(現時公立醫生的空缺大約300個),只是屆時醫管局到底能否吸納這批畢業生,政府至今又拒絕承諾。

簡單說,醫療人手政策缺乏方向,引致資源錯配。一時不夠醫生,即慌忙加人;一時太多醫生,又急急削人。情況有如醉酒駕駛,時而偏左,忽爾偏右,最終兩邊碰壁,車子怎不傷痕纍纍?乘客怎不慌忙逃生?資源錯配,加上得不到應有尊重,醫生逃離公營醫療體制,於是公私營醫療失衡便更加嚴重了。

<醫護四面楚歌 政府雪上加霜>

那邊廂,政府本末倒置,打着「醫生嚴重不足」的偽命題,提出大幅降低輸入海外醫生的門檻。更嘗試粗暴改革醫委會,加入4個由特首委任的業外委員,企圖透過操控醫委會,從而達到上述目的。政府寧棄自家大學品牌的醫科生,浪費培訓醫科生的高昂公帑,也要聘用海外醫生;更為達到政治目的,不惜降低來港執業醫生的水平,置港人健康福祉於不顧。

總而言之,回歸以來特區政府在醫療規劃與資源調配方面,均缺乏遠見。這種種短視,導致人手錯配,直接造成公私營醫療失衡。近年,短視的惡果逐漸浮現,公營醫療系統瀕臨崩潰,而承受惡果的不是別人,正是每位求醫的香港人,以及每天辛勤服務大眾的醫護人員。

即使如此,在工作環境欠佳、配套資源匱乏、人手嚴重不足的惡劣情況下,我們這些「人體維修員」依然咬緊牙關,肩並肩,努力撐着這個岌岌可危的醫療制度。這時候,最荒謬的事情發生了 — 政府居然雪上加霜,叫前線醫生去上國情班;飛往北京的機票,還是以公帑付的呢!
 

 

原文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