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月二日 馬屎埔村

2016/6/3 — 18:09

【文、圖:朝雲】

2/6 粉嶺馬屎埔(一)

凰凰木的落英紅綠相間,委於泥土。然而此情此境,與畫家石家豪所繪的地標「村口花狗」,俱已消失於馬屎埔。它們所在的農地,已被恆基以鐵板圍封。

廣告

恆基派逾數百保安與工人,掃蕩農地,加建圍板。並以南亞裔保安,作為驅逐抗爭者的主力。

若干市民留在田內,突破封鎖,護送村民進駐碉堡。恆基先掃除農地周遭路障,並抬走守留守的市民。碉堡成為田內最後據點。

廣告

村民在農田旁的空地設有哨站,擺放物資。由於彼此毗連,戍守的保安與守望的市民屢起爭執。

保安一度採取主動,衝出農田,直抵該地,欲迫退民眾。民眾不服反撲,推保安返回農地,雙方爆發迄今最大規劃衝突,物資站滿目瘡痍收場。

恆基為了求快,加建圍板時,直接用挖泥機的怪手打樁,不理自己的員工,聲援的市民,都圍攏在旁(圖八),險象環生。

當恆基不斷加裝圍板,兩邊即將合圍,民眾試圖衝破防線,重返農地。雙方再生激烈推撞,終究無果。

據現時所知,有婆婆的手受傷,亦有女士遭圍板割傷,另有 NOW TV 攝影師眼睛受傷,皆需入院治理。

最後恆基成功圍封農田,休息的保安就坐在清廓一空的物資站。筆者忍不住說,你們坐的椅子,正是被你們沒收農田的村民製的(圖十二)。他們多聽得明廣東話,但假裝聽不懂。

今天恆基將會掃除最後的堡壘。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