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共享你個頭的經濟啊?

2017/6/10 — 9:10

知為什麼,上網的時候,不時會看到一些政府抓 Uber 經營者的文章。作為一個平日連的士都不多坐的人,我是看這些文章,才知道這個世界,有一間公司叫 Uber 。由於頻率有點高,腦內難免出現一種陰謀論性質的疑問:究竟這些文章,是否幫 Uber 爭取營運空間的業配文?

當然,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把所有批評政府抓 Uber 的人,都當成受人錢財的打手,實在有失公允。他們可能是 Uber 的用戶,政府的打壓影響到他們,自然要出來開罵。正如警方掃黃之後,在旺角的嫖客都會小媽拆蟹,然後高呼紅燈區全面合法化和規範化,這是絕對可以同情地理解的。

或許這樣說,那些批評政府抓 Uber 的文章,在客觀效果上是 Uber 的業配文。如果實情真是這樣,從比較市儈角度來講, Uber 的營銷策略也未免太成功,而那些為那間公司爭取生存空間的人,也實在太可悲了。業配文,不論你是批評政府,還是罵的士比起 Uber 是多垃圾,你至少是收了錢。人家出糧你寫軟廣,資本主義鐵律啊。人家不出錢,你卻傻呼呼地為對方擦屁股,為人家謀完財路之後,下次坐車還要給車資,圖個什麼呢?

廣告

哦哦哦,聽說是為社會出謀劃策,香港要追上步伐,發展什麼「共享經濟」。不說這個「共享經濟」,我還不來氣,一說我便全着火了。一個人的中文究竟要爛到什麼水平,才能覺得那個什麼 Uber ,是「共享」經濟啊?中文詞語的「共享」,英文的 "share" 是什麼意思啊?我有一個蛋糕吃不完,掰開一半送你吃,那叫「共享」。

在我眼中,怎樣才算「共享經濟」呢?網吧見位子沒坐滿,不如叫流浪漢進來坐,那可以叫「共享經濟」;餐廳有餸賣不完,既然把廚餘丟了,不如送給窮人,那可以叫「共享經濟」;以前有些人,把自己二手衣服,送給窮親戚穿,那可以叫「共享經濟」。總之,把自己多出來送別人的,不收錢,那才叫「共享」。

廣告

但凡要錢的,或者以物易物的,都是「買賣」,或者叫「交易」。明明是一場「買賣」,卻說成是「共享」,這叫「詐騙」。搞一個平台,讓所有個體戶,打著「共享」的名號做「買賣」,從中抽佣金賺錢,那就是「詐騙集團」。協助這個平台,不斷把「買賣」包裝成什麼「共享」,無心的叫耍白痴,有心的叫「串謀詐騙」。

那麼,坐 Uber 難道不用付錢不?要付錢的話,還「共享」個毛啊?那麼個玩法,你擺個哋攤,把你家不用的東西拿去賣,又叫「共享」啊?明明就是有人弄個網站方便你找白牌車,改個洋氣一點的名字,弄一個看起來很學術的「共享經濟」名號,便說得像是什麼人類文明新玩法。現在的藍星人,真有那麼好騙的不?

當然,如果你質疑,香港應否全面取締白牌車,便如同香港應否禁止人們做小販一樣,倒是可以討論的。問題是,你不要學那些蛋頭教授,瞎掰什麼「共享經濟」嘛?這是在糊弄誰呢?還扯到什麼「與時並進」什麼的,上網叫白牌車,跟你在街上找白牌車,所造成的交通問題,難道是不一樣嗎?如果Uber其實不是白牌車,原來是無人駕駛飛行器,那就真的不一樣了。

說得那麼多,大家別以為我反對人家用 Uber ,我連泥鯭的都不反對呢?反正錢在你手上,你愛怎麼用便怎麼用嘛?你拿去吃喝嫖賭都可以呢。我受不了的是,為了可以繼續貪方便,可以上網叫個白牌車,弄虛作假瞎吹什麼「共享經濟」,還反過來說政府後知後覺啊,不願「與時並進」什麼的。好嘔心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