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其實,香港沒有準備好照顧更多老弱傷殘

2016/10/24 — 11:01

鑽的得到商界贊助,定期接載院舍長者參加「鑽的休娛2.0」免費夜遊。

鑽的得到商界贊助,定期接載院舍長者參加「鑽的休娛2.0」免費夜遊。

繼劍橋露天日光浴事件,最近康橋風化加懷疑受虐致死的慘案,再把香港人的情緒上推上沸點,社福界及家長們尤其義憤填胸,矛頭直指無人性的私營院舍經營者之餘,當然是政府監管和施政的失敗,讓這些令人髮指的院舍一而再、再而三逃過法網,實在讓所謂繁華的香港蒙羞。

激情過後,大家能否接受一個事實,那天被劍橋解僱的員工,翌日已有另一些院舍主動聯絡有意聘用她嗎?這是江湖傳聞,但筆者這幾年營運鑽的無障礙的士服務,對安老界有點認識和直接接觸,認為這傳聞有很高真確性。「試過去探訪院舍,院長無閒招呼我們,因為她正在廚房炒菜預備飯餐?﹗」這是安老服務界前輩的親身經歷。

或許,又有人說,那些無良賺盡的院舍僱主給微薄人工、工作環境惡劣,沒有人願意加入私營院舍是正常的,政府應該加強監管取締﹗批評的說話總容易出口,但正如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蔡海偉說,政府資助院舍每一張床的成本是一萬六千元,但向私營院舍買位的只是綜援價六至八千元,相差一倍,還未計私營院舍要自負盈虧尤其承受隨時兩、三成加幅的租金,更可惜是,若再加上經營者是劍橋、康橋的心態和能力,結果就是大家在新聞看到一宗宗令人齒冷的駭人事件。

廣告

你又或會問,為何政府不多建院舍取代所有私營院舍,繼續用一萬六千元一張床的價錢,照顧所有有需要的老弱傷殘?當公屋也成為不少地區人士反對興建的樓宇,包括區議員也會直接說出公屋拖累私樓樓價,長者或殘疾人士院舍面對的迴響更大,其中一些理由是「不喜歡救護車經常出入﹗」我想,說出這些話的人,大抵也是自己父母有病入院也會嫌不吉利而避免探訪吧﹗有些安老院的長者長期也沒有兒女探望,難道他們也是怕看見救護車?

好了,假設政府真的有能力迎難而上,解決了土地問題,不斷興建新院舍,不斷用一萬六千元一張床來照顧未來二十年數以十萬、百萬計的老弱傷殘,那作為納稅人,你又願意再繳交多少稅款來應對拾級而上的公共開支呢?說到這點,那些「浪費過千億儲備、無謂大白象工程」的反對聲音便要接位,明白因為大家對這個政府不信任、不服氣,X X勾結的憤怒無日無之,但這些怒火總讓大家忘記人口極度老化後的實際數字,若只靠政府埋單,就算假設這個政府完全可信的,莫說千億,就算少一個大白象工程,也未必可以長遠承擔很多很多萬六元的床位,結果就只是苦了下一代。

廣告

最近部分對安老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也到日本東京參觀一年一度的國際復康照顧的大型展覽,筆者前年也曾經去過,看到一群一群穿著校服的年青人去參觀,後來我問那裡面正採訪鑽的故事的日本電視台朋友,為何那麼多學生願意加入養老行業?原來人口極度老化的日本,養老安老已是一個很龐大的產業鏈,有各式各式的產品服務銷售,而在學校也是有固定的課程,這行業人工還未算很高,但總算有很多機會給年青人嘗試。

而我在場所見,的確在攤位內做示範的員工,不少也頗年青,印象最深的是一班帶了無線咪,示範一套防止失智長者走失的寢室科技儀器,他們朝氣勃勃,就算你聽不明日語,但他們努力做出身體語言和熱誠的態度,總讓你感到「日本有這些年青人真好﹗」

其實,日本為了準備迎接極度老化的人口,十多年前進行一個很大膽也很有遠見的改革,就是推出國民保險金的制度,四十歲以上開始供款,然後到六、七十歲以後,由個案經理審批應該配對什麼安老的服務,根據個人財政狀況再決定政府應該付多少。這制度一出台,一夜間一個千億養老安老商業市場激活了,各行各業起動創意,看看如何分一杯羹,十多年後的今天,便發展成百花齊放、朝氣勃勃的市場和產業鏈。

所以有朋友參觀日本安老院舍時,總慨歎為何用香港一般私院院舍的價錢,可以在日本享受養和醫院般的空間和生活質素?我記得日本電視台朋友來香港採訪鑽的,拍攝我們帶長者免費參加鑽的休娛夜遊活動,編導只帶了一盒有十二塊的曲奇餅送禮,但後來發現院舍有一百二十人,她感到很驚訝和尶尬。

其實香港政府也明白要「錢跟人走」,把消費者力量引入安老服務,於是推出「社區照顧券」等政策給公營、私營的也一同競爭,但引起社福界極大爭議,認定這些肥肉只會給劍橋、康橋之流吞下。記得有一次出席一些安老研討會,社福界有資深社工問「NGO朋友撫心自問,當市場開放了,我們的營運能力、推銷技巧能否達到水平?」

有在安老界做私營服務的朋友說,這些爭議實在不敢讓自己多說半句,很擔心說出來會得罪了很多NGO界的朋友,我回應,「最近有NGO朋友給我一個擁抱,說多謝鑽的,以完全沒有政府資助的模式證實了無障礙的士服務的可行,她亦在做自負盈虧的安老服務,沒有政府資助的限制,終於自由經營了﹗」

我很期望,香港的年青人,也有這位NGO朋友做安老服務的自信和光采,公營也好、私營也好,只要在市場上有好的迴響,「客仔」自然走上門,我只會繼續支持良幣,全力驅逐劣幣,香港應該有更好準備照顧老弱傷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