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冇檔冇得管,有檔冇得睇

2019/2/1 — 17:53

資料圖片:港鐵沙中綫紅磡站地盤(攝於2019年2月)

資料圖片:港鐵沙中綫紅磡站地盤(攝於2019年2月)

就算檔案法立咗法,你想查沙中線都未必有檔你睇!?

政府近日在記者會再次公布沙中線工程醜聞,指在紅磡站部份施工地方的四成「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遺失,而這份表格記錄施工缺陷以及確認工程是否有按照圖則進行,並應該由港鐵簽署,但港鐵指有四成表格遺失,而港鐵亦沒有相關表格,認為是禮頓沒有提交給港鐵。傳媒引述專家指這些表格應該多方都有副本保存,同時遺失是不合理情況,懷疑有人故意銷毀表格。

事件爆出後,民間不少人表示如果香港有《檔案法》便不會有如斯荒謬的事件發生,但其實胡亂立法、變成「檔案廢法」,也不一定代表港鐵「有檔你睇」。點解?

廣告

事緣法改會今次諮詢的《檔案法》只針對「公共機構」,由於港鐵是私營機構,所以如果跟足法改會炮製的諮詢框架,即使最後成功立法,其實管唔到港鐵。在《檔案法》沒有包含港鐵的情況下,即使政府將重大鐵路工程建造監督權外判給港鐵,即使出現港鐵無保存紀錄,港鐵亦無責任按《檔案法》的標準為所有公務立檔和保存。更甚者,政府已將責任外判,問題的「黑鑊」全數推到港鐵身上,阻礙公眾問責。

以上只是「有冇檔」的問題,退一萬步,即使港鐵今次將施工文作保存得好,亦都不代表你可以睇。皆因法改會今次《資訊自由法》諮詢亦相當鬼祟,涵蓋機構同樣只有《申訴專員條例》上的政府部門及法定公共機構,政府作為股東的私營機構同樣「管唔到」。意思即係法改會建議只會釀成「冇檔冇得管,有檔冇得睇」的局面。

廣告

其實隨着這類公共服務「公私合營」模式漸成常態,外國社會日益擔心這類私營機構成為「毀檔溫床」,紛紛要求檢討《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涵蓋範圍是否足夠。例如,澳洲《檔案法》除了規管政府部門外,亦包括聯邦政府具有控制地位的公司(Commonwealth-controlled company ),有控制地位公司意味即使是私營公司,只有政府有一定控制權(in a position to exercise control),亦需要受《檔案法》規管。因此,並非辦法規管的,外國大有案例。

觀乎香港政府作為港鐵最大股東,財政司司長法團可以委任董事局主席,就連沙中線紅磡站項目經理亦是由政府委任,反映政府本身對港鐵有一定控制權,所以更應該將港鐵納入《檔案法》規管範圍。更何況法改會亦建議用「表列」形式加入受規範的機構,所以只要政府認為有需要規管,將之放入規管名單即可。

若然將會訂立的《檔案法》連港鐵都可以豁免,大型工程可以用「不是公共機構」避開規管的話,可預視日後只有更多「毀檔連城」的狀況。

 

參考資料:
Australia Archives Act 1983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公開資料小組委員會 《公開資料》諮詢文件摘要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檔案法小組委員會諮詢文件摘要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