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不自殺契約及輔導專業人員的守密原則

2016/3/18 — 9:28

「不自殺契約」近日被瘋傳

「不自殺契約」近日被瘋傳

首先,輔導工作者,會面對守密的道德議題,我列舉一下守密在以下幾個情況下,守密的倫理是可以違反:

一,是危及他人生命及自己生命的情況,如果一個人聲稱會傷害別人,或是自己有自殺計劃,輔導專業人員有必要向當事人表示,輔導專業人員會通知警方。

二是該人表示已向/欲向16歲以下兒童性侵犯,就必須報警。

廣告

Gerald Corey 及  Morrissey (1994) 提供以下自殺的緊急應對方法,直接詢問有欲望自殺,甚至是有計劃自殺的人,他們會問及「你有自殺計劃嗎?」、「過去有沒有自殺過?」、「家人有自殺史嗎?」、「你的自殺工具為何?」而工作員可以如在建立與案主的關係立契約(我們在進入輔導專業關係是不停立契約的過程),提出,你可以立一份契約,在下一次見面前,不要死於故意自殺?Wubbolding (1988) 表示在契約建立之後,其實是需要開始與其他輔導工作者開始專業會議,用時間換取他們應對自殺的策略及借莊嚴的立合約(西方重視字面的合約精神及遵守合約的原則)減低自殺的風險,因為合約提醒了輔導工作者與案主之間的特殊專業關係(老實說,在美國及西歐的有效性可能比立約文化少的亞洲國家的人,更為有效),Morrissey (1994)補充,在與他人討論的過程中,可以一起考慮當工作員介入時,所採取的步驟當中要考慮的道德及法律的問題。立約是為了為工作員及同事換取時間來幫助案主,而案主也可以以合約來提醒自己已建立的關係及誓言。是保護案主,也令輔導工作者可以制訂策略,更具針對性及周全的方法,應對危機。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