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教會慎防對政權「趨炎附勢」的必要性!

2018/11/12 — 15:07

早前筆者撰寫了〈一個香港教會的「墮落」始於對內地政權的「趨炎附勢」!〉一文,收到會內朋友的一些回應。所屬堂會的主任牧師巧言規勸筆者收斂潑辣筆墨,另一位資深牧長感慨贈言:「履霜堅冰至,其來也漸,其入也深」,鼓勵筆者「多提供可靠訊息,指出中共打擊基督徒和妨礙傳道的事實」之餘,提醒「不要誤傳偽造消息」,其他有關大膽敢言的謬讚溢辭,筆者深感愧怍,不敢掠美。無論如何,筆者的一貫態度是「有幾分事實說幾分話」,下筆前盡量小心求證,可是釐清實情後撰文用詞遣句只嚴守「是其是非其非」原則,不會「文過飾非」的妥協。那麼,筆鋒揮灑墨漬沾及有關人士的敏感神經而觸動痛處,絕非筆者本意,懇請主內弟兄姊妹包涵是也。如此表過後,筆者再就「教會與政權」的關係問題,繼續抒發己見。

其實,筆者的觀點並不複雜難解,只是重申一向堅信「教會必須維繫自身的獨特性和珍惜既有的獨立性,與政權保持適度而得體的關係距離」這一條原則。在過去西方歷史上「政教合一」和「君權神授」封建年代,代表上帝的教會與君臨天下的掌權者有著糾纏不清,以至互相勾結的關係。因此,教廷與宮廷既涉及法理上的授權和認受,也關乎權力的制衡,以至利益的壟斷和分配等。可是,時至今天,教廷的威權不復如前,現代政治體制穩定發展,專注屬靈事工的教會與掌管國家管治權的當政者,彼此的運作原則上已涇渭分明。一般而言,原教旨宗教主導的政權和少數極權國家除外,宗教信仰的影響與現代政治道德倫理在互相尊重和認同的基礎上共生並存。所謂「政教分離」的現實意義,正正在於教會與政權兩者並無從屬關係,更不應彼此干預。

筆者當然明白,現實上教會當然有必要與政權代表當局保持正常交往,但是,就教會立場而言,必須恰如其分的表現得有理有節,不卑不亢,譬如參與禮節上的儀式和慶典:春節、國慶、回歸紀念日或其他特別節日等慶祝活動,無傷大雅,其餘與政權較廣泛而深入的往還實在並無必要。筆者以為,教會更毋須主動親近或積極接觸政權,因為容易「被視為依附權勢」,或者「被當作政權的附庸組織」,以至「被誤會投靠政權而從中謀取利益」等,有損教會獨立自主於世俗政權影響的形象。由此觀之,香港路德會早前邀請中共統戰機構中聯辦副主任擔任「教育事工促進會」主講嘉賓之舉,嚴格來說,筆者認為實屬不智。

廣告

關於「教會與國家」這方面的闡釋,香港路德會在出版的《信仰立場宣言》一書中有簡明解述:「……兩者不可混淆。……上帝用教會拯救人……上帝用國家在人間管理表面的秩序。……故此,我們對那些企圖用國家的權力為謀所謂『教會利益』而訂立的政策,予以定罪,因為他們把教會變成一個受制於世俗的機構。我們也對企圖用上帝之道來管理國家,要把國家變成一個教會的那些政策,予以定罪。」(註)香港路德會既然基於信仰立場,如此清晰而客觀的詮釋教會與政權之間的關係,便應該謹守「政教分離」原則,踐行在教會傳道、社會服務和教育等具體事工的層面上。

筆者有感於當前政治時局充滿權力利慾的誘惑和試探,「趨炎附勢」以至「阿諛奉承」的人性弱點容易滋長,本著愛護教會的心,奉勸所屬香港路德會領導層眾人必須慎言謹行,與政權關係保持一定距離,因為任何逾規越矩的事最終都不能逃得過上帝的審判。筆者將會繼續聽其言觀其行,監察其所言並非虛妄、其所為並非胡作!

廣告

註:香港路德會神學與教會關係委員會印行《信仰立場宣言》(2016)香港路德會文字部出版第 15 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