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蹉跎 再猶豫 港大必然倒下!

2015/10/11 — 12:40

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我參加了港大學生會、港大教師及職員會、港大校友關注組、18進步專業團體在港大舉辦的「堅守院校自主,不容黑手介入」集會。整場活動,看到義憤填膺的參與者,聽著義正嚴詞的發言,團結的歡呼聲,不間斷的掌聲,一致的聲討,共同的訴求,像極了一場什麼選舉的誓師大會,卻欠缺了勇往直前的行動。跟朋友於集會後吃飯閒聊,大家用了一個字總結集會:膠!

六時開始的「港大校委會管治危機與改革」論壇中,三位發言嘉賓吳靄儀、劉進圖、曾廣海都重述了校委會的荒誕行徑,都要求這些校委下台,吳靄儀還特別強調要阻止校監繼續干預,守護大學院校自主;建議修改大學條例,以達目的。心裡暗暗喝采,期待著她建議如何爭取時,她已飄然退下。

這一環節也讓台下參與者發問和表達意見,其中一位大聲疾呼「這是全香港人的事」,全場鼓掌和應,卻種下了大會腰斬所有其他台下發言時間的禍根。

廣告

大約七時至八時四十分,便是師生、校友及校外支持團體分享的環節。大台控制得宜,兩位主持謝志峰和曾志豪發揮MC的功效,整個環節井然有序,台上台下打成一片,情緒高漲,被現場氣氛麻醉了,像一場演唱會多於爭取大會。

港大教授陳祖為稱對校委成員失信心,建議不要用來自其他大學的人做校委主席,有點自掃自家門前雪之意。Timothy O'Leary也提對校委失去信心,問了一條關鍵問題:What can we do ? 正期待他趁機發勳進一步行動時,他說:We don't know. We must continue to speak about it!原來也止於一起發聲,繼續爭取。張達明只說說對陳文敏的批評如何荒謬,間接証據已充分顯示政治干預,如何打仗的討論當然匱乏。

廣告

更令人失望的是蔡寶瓊,用了時間談教院學術自由被干預的歷史,目的大抵是要大家警醒,不要讓李國章進一步禍害港大。但在場人士,有誰不知李國章是大魔頭呢?

退休法官王式英也是了無新意,強調的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有誰不知? 建議的前瞻路線也是贅言。最天真的是把希望放在立法會,建議立會內討論? 眾所周知,在立會泛民已被廢掉武功的場合,任何欲借立法改變大學架構削弱特首權力的議題,必被否決!王式英居然說The Government cannot stop us !也太離地了吧?

其他校友:莊陳有、歐耀佳、葉健民、學術自由學者聯盟代表、港大院會及舍堂學生代表等的發言,由莊陳有說的「想見到正義會勝利!」;區耀佳的「我地會繼續跟進。保衛香港教育、核心價值!」葉建民要求同學們「要用最大最大的聲音講你們想要怎樣的大學?」林夕的「大學應容許大家自由討論問題、表達立場」等,都語重心長,可惜的是,都缺乏了真正振聾發嘳的主張。

18專業團體只有法政匯思和杏林醒覺獲准發言,王醫生、任律師精采演繹,道出了要「一起救香港救母校」的呼籲,要「移除腦瘤」的決心,當然如何救,怎樣切,沒有提及。

學生代表也是要求學生站出來,要把「蝴蝶效應推至龍捲風程度」;把「政治干預踢出校園」;也是停留在「討論」修改校例層面。

「老鬼」校友稱繼續撐港大學生會,爭取所有大學自主,關心校長云云。意願良好,力度不足。

然後到萬眾期待的宣佈行動時刻,港大教職員會代表楊德忠點中了要點:教職員升遷問題!雖然大聲疾呼「人格不能賤賣」,卻一語道破了整個行動的致命處!

關注組葉建源一貫作風,要「滙聚更大力量,一步再諗一步」,沒有破釜沈舟的決志,了無新意,只是「推動第二次會員大會,讉責校委會;要求校委會解釋「長遠利益」是什麼;感謝馮敬恩;對梁智雄和投反對票的委員表示不信任」云云,又是一連串的請群眾給予掌聲的要求,葉建源的慷慨激昂,就止於此。

反而是馮敬恩較為誠實謙卑,說「不須要太激昂。救港大不須要掌聱。」說出了「下一步行動,要大家俾啲空間,做最適當的事。」並承諾會「繼續監察校委會,關注大學規程」。具體行動包括「11月中商討修政大學條例」;並以公投處理兩個議案:「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必須由教師、職員及學生接受的人選出任」及「李國章不適合在香港大學管治架構擔任任何職位」。

由頭至尾,整場活動也太叫我失望了!大家都關注學術自由、院校自主;大家都清楚知道,若讓港大校委會得逞,所有其他教育界也會如骨牌效應,一一倒下;大家也深明香港將加速大陸化,無一倖免!

繼續討論,也不會有什麼新意;修改大學條例必被否決;公投即使通過也沒約束力。那群人已發瘋,為效忠共產黨已成魔;他們已是無恥之極,不會有理性討論的空間。我們唯一的有效武器,就是罷課罷教!不要再懼怕學業受阻,不要再考量飯碗升遷問題,這場關鍵戰役,必須乘勝追擊,再蹉跎,再猶豫,港大這座「淪陷中的保壘」必然倒下!即使能畢業,能保飯碗,也只是共產專制政權下的附庸,害了自己,害了兒孫,遺憾萬年。

 

發表意見